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凶险的追踪

时间:2015-09-25 23:20:56编辑:中国红故事

  W市公安局发生了一起食物中毒事件。遭殃的是五条警犬——三条死亡,两条病危。
  偏在这个时候,边防小城发生了一起重大案件:两名歹徒持枪抢劫了工商银行一个储蓄所,在打死两人,打伤一人,抢走现金六万多元之后逃向茫茫林海,企图越过国境。
  追踪急需警犬!  警犬训练员小王奔进局长办公室,请求让“阿良”上阵,追踪歹徒。“阿良”不是一条狗,而是一条狼!

  一年前,小王掏狼窝抱出一只狼崽子,在领导和同志们的支持帮助下,实施他的科研课题:训狼。一年来,小王应用在警大学校学到的知识,对阿良进行科学训练,现已达到了预期的训练目标。在这次狗食中毒事件中,阿良虽也吃了有毒食物,却凭着它强大的抵抗力而没有病倒。由于家养历史的延长,狗的都分身体机能已有不小的退化。这么一来,狼的嗅觉、意志,对疾病的抵御等方面的优秀素质都大大地超过了狗。在前不久的警大考核中,阿良的成绩除了对人的依附、服从一项为及格外,其它各个考核项目均为“优秀”或“优异”。但是,阿良毕竟是狼,在它的血液里、细胞里先天潜伏着凶残的本质,存在着与人难以共处的野性。
  让阿良出阵能行吗?然而,如果没有警犬,追捕小分队一进入林海,就会像瞎子一样寸步难行。
  看来只能冒一下险了。
  局长同意了小王的请求,并采取了防范措施。
  天快黑了,由老孙组成的追捕小分队很快组成,在“警狼”阿良的引导下进入了森林。
  阿良年轻力壮,奔跑起来就像一阵风似的。小王胸挂冲锋枪,拉着牵引带,尾随在阿良之后,紧张地注视着灰狼的举动。小王身后是带着警棍的小陈。局长指定小陈保护小王的安全。小陈后面是一队全副武装的武警战士。
  阿良鼻翼翁动,低头疾走进入了“形式反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追踪气味上了。阿良的表现很好,看起来小王一年来的努力没有自费。
  “嗷——”阿良一声低吼,表示它发现了情况。小王一解开牵引带,阿良便激动地扑向一个灌木丛。在朦胧的月光下,灌木丛黑森森的,就像一个巨大的坟冢。
  队长老孙打个手势,队伍已迅捷地散开,包围了灌木丛。
  灌木丛里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老孙掀开大衣下摆遮着,揿亮手电——啊,原来是一迭十元面额的人民币,扎钞票的绳子正是储蓄所专用的。
  孙队长说:“阿良引导的方向是正确的。根据时间推算,歹徒离这儿不会太远。继续前进!”  小王拍拍阿良的脑门,奖赏了阿良两块干肉,然后命令道:“继续,追踪!”

  阿良兴奋地扬起扫帚般粗大的尾巴,低着鼻子向前奔去……

  一条小溪横在前面。有经验的潜逃者常常会利用流动的河水摆脱警大的追踪。这对阿良来说也是一个考验。
  阿良在小溪边停了下来,鼻息咻咻,不时地抬起脑袋向四周张望,似乎在犹疑不定。
  逃窜的歹徒涉过小溪并不久,阿良灵敏无比的鼻子其实并没有失去追踪信息。它所以这么盘桓不前是因为这月夜、密林和小溪组合成的环境使它忽然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感动。
  只有小王觉察到了阿良微妙的变化,急忙厉声喝道:“阿良,追踪!”

  小王的一声吆喝打断了阿良的情绪。它回头瞅了小王一眼,又埋下头去辨认气味。
  可是,这时发生了一个意外的情况!

  “嗷一”,“嗷——”远处传来了阵阵狼嚎。
  阿良浑身震颤,抬起头,闪动着耳朵,愣愣地遥望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远处的狼嚎继续着,似乎在互相应和、互相呼唤。
  同类的呼叫一下子唤醒了阿良心灵深处的野性。它激动万分地嚎了一声:“嗷——”  “小王,快控制它!”孙队长紧张地喊,“别把狼群引过来。”

  众人握紧枪,各自进入战斗位置。
  小王怒喝一声,从腰带上解下牵引带,向阿良走去。负责保护小王的小陈握住警棍赶紧向小王靠拢,以防不测。
  阿良厌恶地看看小王手中的牵引带,向后退避着。
  “过来,快过来!”小王厉声喝着,一个箭步到了阿良身边,一把抓住了它脖子上的皮颈圈。
  唤醒了的野性使阿良不再驯顺,猛地晃了一下脑袋,甩开了小王抓它颈圈的手,眼睛里闪着绿莹莹的光,背毛倒竖,低声吼哼,露出了尖锐的牙齿。
  年轻的小王,心中腾起一股怒气,轮起牵引带狠狠地向阿良抽去。阿良闪电般躲闪过,又吼了一声,以示抗议。
  孙队长轻声说:“小王,镇静!”  小王稳定一下情绪,用亲切的语调说:“阿良,阿良,你过来啊。”  这亲切的声音多么熟悉啊!阿良犹疑着,犹疑着……

  小陈握着警棍再一次靠拢了小王,他得防备灰狼对小王的袭击。
  阿良看见了警棍,它是认得这个厉害东西的。它突然回过身体,一弓身飞跃过小溪,飞快地向对岸的一个灌木丛奔去。
  小陈气愤地举起枪来,向阿良瞄准。
  “别开枪!”小王大喝一声,把小陈的枪管向上一推。
  “!!”两声枪声。
  这两枪是从对岸的灌木丛里射出来的。一枪打在小陈的大腿上,另一枪打在灰狼身旁的树杆上。武警们的脑子里同时闪出一个念头:歹徒!

  灰狼怒嚎一声,箭似地向灌木丛扑去。
  灌木丛里闪出两个黑影,各自抱住一棵大树,惊恐万状地叫唤着,向树上爬去。在大灰狼面前,他们的神经已经完全崩溃了。
  在孙队长的指挥下,两个罪犯很快束手就擒。
  当孙队长命令小分队返回时,发现不见了小王。孙队长朝天打了几发子弹,召唤小王归队。
  小王哪里去了呢?

  小王是去追赶阿良的,当时阿良并未走远,就在附近转悠。显然它还在归队和逃遁之间犹疑不决。小王一边呼喊着它的名字,一边向它靠拢。当小王跑近时,阿良又一闪身躲开去。就这样,小王不知不觉就远离开了队伍。
  这时,小王听到了对空发射的枪声,知道是召唤他归队的信号,见灰狼已经远去,只得在回走。
  小王心情懊丧,走几步回一次头,总还希望阿良回心转意能顺路回来。
就在一次回头时,小王看见了一条黑影。
  “是谁……”

  小王还没喊完,头部就被重重地击了一下,立刻失去了知觉。
  原来这里潜伏着另外两个歹徒。他们在这里等候那两个同伙。听得来路枪声、人声,他俩知道出事了,便舍了同伙向边境方向逃去,不料撞上了小王。他们不敢开枪,把小王拖到灌木丛里,死死地掐住了小王的喉咙,觉得对方没气息了,这才松了手。
  灰狼在这时赶到了!

  两个歹徒还没来得及叫声“哎呀——”他们的脖子就被灰狼有力的尖牙咬为两截了。
  阿良是嗅着小王的气味尾随而来的,这时跪下前腿嗅着舔着主人小王的脸,喉咙里呜呜地叫唤着。好像在说:“我回来了。起来吧,起来吧。”

  由于歹徒心虚胆怯,急于逃命。他们并没有掐死小王。小王悠悠醒来,只是脑袋铅一样重,四肢一点儿也不听使唤。他只能微弱地呼唤着:“阿良,阿,良……”

  阿良着急起来,站起身来,叼住了小王的腰带,吃力地把小王从灌木丛里拖出来,小王的身上沾上了歹徒喉管喷出的许多鲜血。
  恰在这时,小分队的几个战士赶到了。他们是分头来找寻小王的。在电筒光里,战士们看见灰狼叼着浑身鲜血的小王,猛吃一惊,以为阿良在加害小王。
  “!!!”

  三声枪几乎是同时响起的。子弹啾啾地从阿良头上飞过。武警们不敢瞄准着打,怕误伤了小王。
  阿良惊惶地一跳,愣愣地看着小王,不知怎么办好。
  “!!”又是两声枪响。
  子弹击中了灰狼,其中一枪打掉了它的左耳朵,另一枪击中了它的臀部。
灰狼惨叫一声,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又委屈地长嚎了一声,然后消失在茫茫林海里。
  小王颤颤地举起一只子,叫了一声:“阿良,回来啊——”他又昏了过去。
  阿良有没有听到主人的呼叫声?这无从知道,但它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没有人发现过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