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现代鲁滨逊

时间:2015-09-25 23:20:53编辑:中国红故事

  1943年8月12日,辽阔的莫桑比克海峡恬静而忧类,满载军火的“雷贝利”号货轮悄悄离开莫桑比克南部的伊尼亚巴内港,驶往东非的蒙巴萨,执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次重要任务。“雷贝利”号船是一艘英国战时运输部的运输轮,全船56名乘员,除船长、驾驶员、服务员和6名海军护航队员是英国人外,其余均是中国船员。轮机长是中国人沈祖挺。
  “雷贝利”号钢铁的船头犁开蔚蓝色的海水全速前进,不时有一两条飞鱼跃出水面。海员们知道,这宁静中充满着危险——水下很可能隐藏着德国潜水艇。全船都处在紧急戒备的状态。
  8月13日,担心的事终于来了。瞭望的水手高喊:“右舷发现潜艇!”喊声刚落,一枚鱼雷就从右前方飞快射来,幸好偏了一点,越过船头飞向了一边。船长命令迅速改变航向。但就在这一霎间,一声巨响,第二枚鱼雷击中了船头,顿时起火了。
  沈祖挺大声呼喊:“跳水,快向远处游!”然后纵身跃入大海。
  4分钟后,“雷贝利”号就下沉了。这时,右前方一艘德国潜艇露出水面,船旗上凶恶可憎的法西斯标志清晰可见。沈祖挺和落水的船员们屏声静息,尽量把头埋在水面下,避免再遭袭击。潜艇绕着下沉的货船神气活现地兜了一圈,又潜下海去了。
  沈祖挺和船员们见潜艇下潜了,这才抬起头来,互相招呼,互相帮忙,艰难地登上了救生艇。水手长指挥着水手划着救生艇,在海面上兜了一个多小时,把所有活着的人都救了起来。
  经过清点,救生艇上共有40人,36名是中国船员,4名英国海军的护航队员。其余16名船员全部丧生,其中包括英籍船长、驾驶员、服务员和9名中国船员。
  蛇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船员们一致推举沈祖挺来指挥和领导大家自救。沈祖挺分析了遇难的位置、风向、风力,估计将救生艇驶回非洲大陆是有困难的,而随风飘向马达加斯加岛还有可能。他叫水手长架起风帆,利用救生艇的小罗经仪,向东偏北方向驶去。根据救生艇每小时3海里的航速推算,需要5天才能到岸。于是,沈祖挺将舷上的全部食品、淡水、工具、信号设备和药品集中起来,按7天预算,由他统一配给食品和淡水。由于航程较远,平均下来,每人每天只能吃三块压缩饼干、两杯淡水。为了保持体力,减少消耗,沈祖挺要求,除了驶帆、掌舵和瞭望的人外,其余船员尽量不要讲话、不要活动。
  一天过去了,海面还算平静,仍然刮着西风,小艇顺风慢慢向东驶去。
可是,船员们的心情一点也不平静。大家怀念昨天死去的同胞,同时又担忧着明天的命运。沈祖挺身负重任,更是忧心忡忡,但他不露声色,镇定地指挥着一切,安抚着大家的情绪。
  第三天,海上风力稍稍加大,小艇航速达到每小时4海里,但能见度不好。两天来,食品、淡水定量太少,每人只能勉强维持生命,加之难以入睡,休息得不好,船员们体力消耗很大,忧虑情绪也有增无减。沈祖挺要两名水手加强瞭望,注意发现路过船舶和有无小岛,还特别要警惕碰到德国潜艇的再次袭击。他要求其余所有船员一律躺下休息。而沈祖挺自己却无法休息。
因为他非常担心小艇偏离航向。他虽有20年航海经验,但毕竟是个轮机手,不是驾驶人员,而幸存的人中没有一个驾驶人员。要是航向没有测准,小艇越过马达加斯加进入印度洋,那可就糟了。
  突然,瞭望的水手高喊:“左面发现目标,好像一艘船!”小艇上的人立即惊动起来,向左侧望去。但距离太远,凭肉眼无法判断这目标究竟是什么。有人说看见了桅杆,断定是船;有人却说外型不像船;一定是个岛。不管怎样,大家都很兴奋,个个露出笑容,两天来的疲劳顿时消失。沈祖挺也非常兴奋。他想,只要遇到船,大家就得救了。但是,会不会是敌人的船呢?他谨慎地指挥小艇放慢速度。40双眼睛盯着这个小黑点。目标渐渐大了,他们看清了目标不是船,上面的也不是桅杆,是几排高耸的树木。遇到小岛总比遇到敌人好,小艇直向小岛驶去。
  他们离小岛越来越近,看清了小岛上有高大的树木,还有大片的灌木,但没有任何建筑物,恐惧再次袭上船员的心头:岛上有人吗?有淡水吗?有食品吗?有野兽吗?不过,3天来的海上漂流,使他们感到无论如何也要登陆,哪怕休整一下也好。
  小艇靠近岛子,但无法登岸,岛周围的海面上是一片片密密麻麻的珊瑚礁,木质的救生艇随时有可能被海浪冲上珊瑚礁而撞得粉碎。
  一个水手提议说:“顺着岸边找个口子划进去。”大家都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沈祖挺一声令下,大家立即举起桨。虽然两天没吃什么东西了,可大家不知哪里来的力量,小艇划得飞快,绕到了珊瑚礁较稀一些的小岛西边。
  这边,尽是岩石峭壁,西风把海浪送到峭壁上,激起巨大的浪花,小艇还是无法靠上去,他们只得再向北绕,最后终于找到一片狭小的浅滩。大家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啊,真是个好码头!”  沈祖挺和水手长商量了一阵,决定登陆。但是,浅滩仍有一片珊瑚礁,虽然透过海水清晰可见,但小艇经过,可能会擦破船底。大家正愁着没办法,渔民出身的水手长老王说:“我们宁波渔民的渔船过浅滩时,人下水扒住船头,用脚蹬礁石,保护渔船不与礁石相碰,我们把这叫‘捉船头’。”  沈祖挺听后思索了片刻,果敢地说道:“就这样吧!”他立即安排了8名身强力壮的船员下水,一边4人,手扒着舷旁,身子悬浮在水中。浪高时,他们双脚悬着,浪低时,他们双脚蹬在礁石上将船头抬住,防止撞击。水手长指挥大家趁浪高时,猛力划桨,冲过了礁石。
  船,终于被大浪冲上了沙滩,但船底还是被擦破了。船员一们已疲惫不堪,爬下小艇后,一个个都躺在沙滩上,闭上眼睛,不能动弹了。
  沈祖挺尽管也疲劳之极,却无法安静下来,很多很多的事等着他去安排。
  太阳已接近海平面,黑夜将要来临,晚上如何度过?他带领几人上艇搬出一切可以搬下的东西:淡水、食品工具、药品……。他把两盒防风火柴亲自保管起来,其余物资统统交给一名服务员保管。他和水手长选择了一个较平坦的沙滩,点起一堆干树枝,分配了干粮和水,又安排两个船员守夜值班,大家围着篝火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沈祖挺让大家吃了双份的口粮,准备外出探险。他将船员分成四队,一队留守,三队分别由南、北、中三路搜索岛上的淡水、居民、船舶,并察看有无猛兽的踪迹。
  下午,探险队先后回来,他们走遍了全岛,情况令人失望:岛上没有居民、没有淡水、整个小岛全是沙丘。小岛方圆约两公里,除了鸟类、没发现别的动物踪影,只在沙滩看见海龟的脚印。
  淡水,目前首要的是弄到淡水,否则将要全军覆没!沈祖挺心焦地思考着。
  一个轮机员建议说:“我们能不能用锅子烧海水蒸馏淡水?”  沈祖挺想到过这一点,但哪来的蒸馏设备呢?他和大家反复琢磨,终于用仅有的一把斧子、两根铁棒和救生艇上拆下来的几只铜皮空气箱,做了一个最原始的蒸馏器:在锅上架一个铜盖,盖边弯起水槽,蒸气在盖顶冷凝后顺着边缘流到水槽再滴入淡水箱内。岛上灌木足够他们烧的。试验成功后,他们又造了一台,两台连续工作,一天能造出50磅淡水来,足够大家饮用了。
  有了淡水,就能生存,从而也就有了得救的可能。然而,要解决的难题还有一大堆:怎样弄食物?怎么御寒?这里是南半球,此时的8月天气,夜间只有7~8摄氏度,寒气袭人。还有,怎样防卫?怎样与外界取得联系?

  沈祖挺和大家细致地商量以后,安排8个人负责造水;8个人负责炊事,他们除解决一日三餐外,还要用海水晒盐,腌咸鸟蛋、鸟肉、海龟肉作贮备;8个人专门抓鸟、抓海龟、摸鸟蛋和采集可吃的植物;8个人警卫和瞭望,他们要在岛上最高点建立一座信号台,瞭望天空和海面,还要把一捆橡胶架在柴禾上,准备随时点燃,让浓浓的黑烟作为烽火信号向过往船只求救。其余人作为机动。
  这一群现代的鲁滨逊从此忙碌起来。几天以后,生活慢慢开始正常了,在这荒岛上,他们不但一日三餐有了保证,而且食谱十分丰富而奇特——有煮蛋、海龟肉煎蛋、炒蛋:有鸟肉、龟肉、鱼肉。为了防止便秘,厨师只得在食物里加了嫩草和嫩树叶,尽管又苦又涩,但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一段日子下来,也都健康正常。
  沈祖挺每天在树杆上刻一道标记。半个月过去了,标记排成了行,可海面上,没看到一艘路过的船;天空中,没见过一架经过的飞机。这样的日子,要过到哪一天?冬天到来时,还会有这么多鸟和海龟吗?万一有人生病呢?每个人都在想着这件事。每天的入夜时分,悲观情绪总是弥漫在小岛上。
  沈祖挺说:“干叹气太没劲,我来给大家讲讲故事,讲完了,大家轮流讲!”他给大家有声有色地讲起“鲁滨逊漂流记”来。故事一说完,大家情绪高多了,他们说,鲁老兄一个人,能在荒岛上过几年,我们40个人,怕什么1就这样,各人轮流讲故事,度过了一个个漫漫黑夜。
  一个多月过去了,瞭望所里仍然一无所得。
   有个船员提出:“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死,得想法子漂出小岛,到海上碰碰过往的船只或是争取漂到大陆上去。”

  另一名船员对沈祖挺说:“反正都有生命危险,不如出去探险。我愿意弄根大木头,漂出去试试,为大伙儿闯一条路子!”

  沈祖挺想,这个小岛一定偏离航线很远,否则为什么看不见路过的船只呢?估计这儿离马达加斯加的西岸不远,如果真“的派人漂到马达加斯加,得救的可能性就大了。但是,怎么去呢?救生艇已经碰烂了,抱一很大木头是绝对不行的。
  晚上,围着火堆,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有人说:“把那棵倒下的大树做个独木船,顺风漂出海岛。”

  也有人说:“等到对西风时,架起帆顺风漂向马达加斯加。”

  有人问:“没工具,怎么造船?”

  “不是有一把斧子吗?”不知谁大声回答。
  “没锯子怎么把大树锯断?”又有人在问。
  “可以用火烧断嘛!”有人出了主意。
  大家就这样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沈祖挺一字一句地细听着。
  第二天,沈祖挺决定:做船!漂海!他带人去把那棵倒下的大树看了又看,量了又量,选好了长度,决定架起火来把这棵直径50厘米的树烧断。他们一边烧,一边往两边浇水,不让火势蔓延,整整烧了一天,取下了一段4米长的圆木。他们把圆木滚到沙滩旁,轮流用斧头一斧一捍地劈起来,很快,一个尖形的船头劈出来了。但要挖出一个能坐人的舱位,实在是难上加难,他们像蚂蚁啃骨头一样,一点一点地啃着那巨大的圆木。
  整整劈了十天了,大家累得腰酸臂疼,只挖出了一个勉强能坐下一个人的小洞。他们在“船”上插上一根桅杆,架起了风帆,就等着出航了。
  如此艰巨的任务交给谁呢?40个人的希望就寄托在这一个人身上了。沈祖挺和大家反复商量,同意了老水手老张的自荐。他会说英语,航海经验又丰富,他的自荐得到了大家的一致信任。他们为老张配备了15天的食品,有咸蛋、龟肉、淡水,又让他带上两个烟火信号。
  独木舟从沙滩上一步一步地推下水去。可是,非常不幸,由于上半部分重,下半部分轻,小船一下水,就转了半个圈,来了个底朝天。半个月的辛勤劳动,半个月的一腔希望,一下子彼颠覆了!失望的情绪又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晚上,大家围着熊熊篝火,又在商议起造小船的事。大家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争着献计献策,只有水手长老王一个人默默无言。一个方案提出来,被杏定了,又一个方案提出来,还是行不通。沉思许久后,水手长说话了:“我们能不能把两根树干扎成一个宽木排,把破救生艇的木板拆下来钉在木排上,这样木排比较宽,不会翻,面积大多了,人也可以睡觉。”

  经过大家仔细的研究,第二只小船开工建造了。他们仔细地拆下救生艇上护舷的扁铁,用来捆扎木排:拆下一块块木板,取下可以使用的铁钉。经过20多天的精心施工,一艘比较像样的小船终于建成了!这次,船做得比较讲究,上部轻,下部重,1米多宽,4米多长,般上还用木板盖了一个舱室,正好够一人住下,还能贮存食物、淡水。考虑到木排漂诲航速较慢,这次他们在船上贮备了一个月的粮食和淡水。
  10月15日,在现代鲁滨逊们遇险的第63天,小木排船就要启程探险了。
大家凑了300美元给老张,让他应急用。老张留下了他在国内的亲属的姓名和地址,和大家一一含泪握别。
  小船升起风帆,乘着西风,稳稳地向东方漂去。沈祖挺和船员们久久地目送着小船,直到孤帆消失在海平面处,他们才离开海边。
  一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正在大家为老张担忧的时候,岛上却发生了危机——淡水的加工发生了严重问题!造水器经过两个多月的使用,锅内为了厚厚的盐垢。虽然不断清洗锅子,刮铲盐垢,可最底处的硬垢怎么也刮不掉,造水慢多了。沈袒挺同意把锅拆下来彻底清铲,但锅却被铲穿了。原来这锅经海水腐蚀,锅底早已通了,全靠盐垢堵着。现在,一个造水器坏了,剩下一个只能出较少的水,全部船员的生命又一次受到威胁。
  沈袒挺果断地命令,重新计算淡水分配量。他让大家找出所有容器,等到雨季来临接雨水。他心中却不安地想,什么时候是雨季?会不会下雨?这些都是未知数啊,但他仍然充满信心地鼓励大家:“再坚持一个月,相信老张能成功,大家能得救!”

  10日25日午饭后,“鲁滨逊”们正在沙滩上休息。突然,北方的天空出现一个黑点,渐渐靠近。当大家意识到这是飞机时。它已掠过小岛上空。
  “飞机,飞机,快点燃信号!”有人叫道。
  沈祖挺立即叫信号台值班人员发信号。一颗烟火信号当即射向天空。接着,他们赶紧点燃了橡胶,浓浓的黑烟冒向半空中。大家全都涌到沙滩上,呼叫、挥手、跳跃,盼望飞机能发现他们。然而,飞机还是飞过去了。这时,有的人急得嚎陶大哭起来。
  正当大家失望的时候,飞机又转回来了。看来,驾驶员还是看见了信号。
飞机在岛上小心地盘旋着,越飞越低。大家看出,这是一架英国空军的巡逻机!下面的人发狂似的欢呼,跳跃着。
  飞机依然谨慎地在半空中盘旋着,突然,它一个俯冲,丢下一个东西。
  大家冲了过去,捡起一个铁罐。沈祖挺他们把铁罐打开一看,里面一张纸条,上面写着:“WHOAREYoU?”(你们是谁?)

  大家于是大喊着:“我们是船员!”“英国船员!”英国船!”但驾驶员哪能听到呢?

  大家望着沈祖挺,都问他:“我们怎么答复啊?”是啊,老沈也着急万分,怎么答复呢?

  聪明的沈祖挺急中生智,忽然果断地指挥全部人员都躺倒在平坦的沙滩上。他指挥着3个人一组,排英文字母。不一会,一行巨大的人身字母出现在沙滩上:“SSRADBURY”(“雷贝利”号轮船)。
  飞机转了一圈,似乎认出了英文字,又丢下了一个铁罐,内附纸条上写着:“知道你们情况,将报告司令部营救你们,请等候。”

  顿时,小岛欢腾起来,大家热泪横流,抱在一起,尽情地跳啊,笑啊,好久不能安静下来。
  第二天下午,来了一架运输机,抛下两只大木箱。大家迫不及待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食品和衣服,有饼千、糖、罐头、香烟、淡水和啤酒。沈祖挺把东西分给每人,还一再交待尽可能慢慢吃,少少地吃,以免长期饥渴的身体不适应,发生危险。
  10月28日,这是一个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是这批海员遇难的第76天。
从马达加斯加西北的英国海军基地安道尔港开来一艘英国护航舰,它停在小岛的西面。军舰放下小挺,将受难的39名海员分批接上军舰。他们在军舰上受到了欢迎和款待,大家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剪去了像野人一样的头发和胡子,然后躺在床上睡觉。
  10月30日下午,军舰抵达东非肯尼亚的蒙巴萨港,全部船员被送到英国海军司令部。
  沈祖挺向当局详细报告了“雷贝利”号被法西斯德国的潜艇击沉的经过和76天的一切情况。他整整讲了一天。
  船员们被安排在旅店休息了几天后,根据大家的要求,被送到当时中国海员比较集中的印度加尔格答。临走时,沈祖挺和同胞们得到了一个几天来他们最关心的消息:半个月前派出去探险的老张,经过10多天的海上漂流,也于3夭前在马达加斯加南部被救起,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大家听了这个消息,高兴得跳了起来。沈祖挺的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他默默地祝福老张早日恢复健康,返回家园。
  两年以后,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了。人们没有忘记在这场战争中英勇奋战、立下功勋的中国勇士。1946年7月,英国战时运输部报请英国首相和女王批准,由英国驻上海总领事馆代表英国政府,授予勇敢的中国人沈祖挺十字荣誉勋章。

上一篇:冰瀑上的风险

下一篇:冒名顶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