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探险暴君皮萨罗

时间:2015-09-25 23:20:51编辑:中国红故事

   几世纪前,探险家都是“带着斗篷和宝剑”的人,连大名鼎鼎的哥伦布也不例外。他们在探险过程中无情地屠杀印第安人和土人,掠夺金银财宝。
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可以称得上是他们这些人中的暴君。
  皮萨罗的父亲是西班牙一名上校,生母却是个女佣人,因此他是个私生子。据说,他生下来就被遗弃,生母死了,恰好有一头母猪的幼崽死光了,他就靠喝母猪的奶长大。年轻时,他参加过意大利的战争,以后的大部分时间就作为武装的探险家在美洲度过。到五十岁时,他虽然已在巴拿马买下一块不太大的地产,而他总是觉得郁郁不得志,继续带着探险队顺着南美洲海岸南下航行,寻找发横财的机会。但是,沿海的印第安人都很贫穷,并没有他梦寐以求的黄金白银。他不死心,兵分两路,继续探寻。
  1525年的夏天,探险队遇上一只乘着二十多个印第安人的木筏。木筏上竟有黄金做成的王冠、头带、腰带、手镯,还有大把大把的红宝石、绿宝石。
一盘问,其中有位逃亡的印加王国的公主,她携带的这些财宝和整个王国的相比,只是斗中一粟。
  皮萨罗这才明白,南美的内陆是十分富有的,印加王国的首都通贝斯才是他要寻找的黄金宝库。于是,他给当时的西班牙国王查尔斯一世写了封信,还列了一张木筏珠宝的清单,希望国王委派他重任,前去占领印加王国。1528年他本人特地跑到王官向查尔斯一世国王面陈征伐印加王国的好处和可能性。他说:“我不要朝廷派一兵一卒,只要给我一纸委任,我自己就能征集起军队,消灭印加工国,使它成为西班牙的殖民地!”

  查尔斯一世看着这个身材不高的狂老头,被他煽动性的话语逗得心痒难忍:是啊,既不要我出军队,又不要我花一分钱,只要一纸委任,他就去攻打印加王国,成功了,我能多一大块殖民地,外加那个国家的五分之一黄金,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于是,国王笑笑说:“让我仔细想一想吧。”  1529年7月26日,皮萨罗终于拿到了西班牙王室颁发的命令,封他为圣地亚哥骑士,并仕命他为未来的秘鲁新卡斯蒂利亚殖民地总督和司令。
  这个总督和司令是“未来的”,要变为事实,要把印加王国的大量财富耀取到手,只有靠武装冒险。皮萨罗花了一年半时间招兵买马,他把自己的亲戚统统拉进来,还招募了一些想发财的贫苦青年,到1531年初离开巴拿马时,他的“大军”总共一百八十人,带着六十七匹马、两门大炮、九支火绳枪以及石弩、长矛和一些西班牙双刃剑。出发时,许多人都在暗中嗤笑:凭这百来个人,就想去征服一个国家吗?  皮萨罗却另有打算。他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通贝斯,对此他决不动摇。这个老谋深算的武装探险家知道,西班牙和印加的文明程度相隔几百年,只要时机有利,他的冒险还是会成功的。
  他们踏上南美洲海岸后,就在沿海修筑自己的阵地,准备一步一步逼进内陆。
  但是,沿海的山区炎热异常,崎岖的山路不适合骑马,穿戴盔甲也很不方便,疟疾和各种奇怪的疾病不住袭击他们,人人脸上长出许多莫名其妙的疣子,必须用刀割或用火烧的掉;夜间还经常有小股的印第安人来偷袭、弄得这支想大发横财的探险队人心惶惶。
  皮萨罗知道只有一个办法能安定人心:金钱的诱惑。他经常拿出木筏珠宝给大家看,声称只要打下印加王国,人人都会有一份。同时,他派出暗探,秘密收集印加王国的情报。
  这时,印加国王族之间正好爆发了“兄弟之战”,许多优秀的武士在内战中死去了。得胜的哥哥阿塔华尔帕是印加王国的神王,但他是个缺乏经验的君主,只有印加人才盲目崇拜他,老奸巨滑的皮萨罗早就摸清了他的脾气。
  1532年4月,皮萨罗得知印加国王阿塔华尔帕就在离他们南面三百英里的卡哈马卡城,他就迫不及待地带上全部人马沿河谷上行,想趁印加入不备,来个偷袭。当他们刚走了一程时,印加国王的使者就前来求见,皮萨罗觉得计谋败露,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瘫在椅子上。但是,当他一见到那个使者,她的精神又振作起来。
  使者从外面进来,见着一个人,就在一根绳上打个结,他的绳上已打了一百多个结!这说明,富饶的印加国竟落后到没有文字,靠结绳来记事!使者摸摸他们的大炮,问是不是能让他试着钻进去躺一会儿——显然,他把大炮当成能调整高低的床了。他摸摸皮萨罗的盔甲,连连摇头,显然怀疑穿戴这么重的东西是不是发了疯。最后,他甚至怀疑这些人的大胡子是不是粘上去的什么鸟毛,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大胡子!

  皮萨罗微笑着告诉使者说:“我是大海彼岸一个强大的国君派来的,我是印加王的朋友和兄弟,我去拜访他,还要向他提供最好的武器。”

  使者将信将疑地离去了。皮萨罗吩咐全体人马火速向卡哈马卡进发。但是,他们发现,每个山头上都潜伏着印加人的暗哨,他们的一举一动全被暗哨看得清清楚楚,情报靠手势从一个山头传到另一个山头,一直传到印加王那里。
  进入内陆山地后,遍地都是砂子和光秃秃的石头,随时可以看见石头被太阳晒得突然裂成几块。道路越来越难走。皮萨罗吩咐卸下马身上的给养,让脚夫背着,背不了的就由他的手下人背。在最崎岖的地段,他看到马耷拉下脑袋一怕他们在酷热中累垮,就叫脚夫们抬着马前进。
  通过山地,紧接着是一大片荒凉的沙漠。他们在沙漠里行走了三天,没见着一滴水。皮萨罗命令:所有人撒的尿只许给马吃,不准自己偷喝。因为他知道,在未来的战斗中,马是最好的助手。他们忍着干渴,到达沙漠的另一边达蒂切河,都纵身跳了进去,把头浸在清凉透澈的水中,喝个痛快。接着,挡在面前的就是高耸入云的安第斯山。这座山有一万两千多英尺,还从没有欧洲人来攀登过。皮萨罗的手下人看到,山下的印加人,一个个贫苦不堪,他们不相信在这儿能找到“成堆的黄金”,许多人甚至打退堂鼓,表示不想爬这么高的山了。
  皮萨罗也在暗暗担心:爬这么高的山,要消耗不少体力,万一印加人在哪个关卡埋伏一支军队,都能易如反掌干掉我们,崎岖的山路上,再好的骑术也发挥不出来啊。但是,可能的成功深深地刺激着他——那可是从平民一下子变成总督的机会呀!他下定决心,死也要死在印加工的面前1他赶走了几个不想继续探险的人,镇定了人心,开始翻越空气稀薄的高山。一路上,他们呼吸困难,手脚酸疼得像是没长在自己躯体上。庆幸的是,这儿竟没有印加人的伏兵。
  山峡后面就是辽阔的平地,卡哈马卡城遥遥在望。皮萨罗的队伍活跃起来。他们跨上战马,提枪挥剑,准备来个奔袭。这时,一名印加王的使者又出现了。他说,为了迎接西班牙人,卡哈马卡城已经完全撤空,印加王和他的军队驻扎在城外。
  皮萨罗半信半疑地带领人马进了城,一看,这里果然空无一人,连居民也撤走了。他登上不高的砖坯城墙,向外一看,顿时傻了眼。原来,城外就是印加大军的阵营,白色营帐成片相连,足有四万多人。皮萨罗的武士们虽然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骁勇善战的,但现在只有一百七十人了。一百七十对四万,相当于一人要对付两百多人,力量对比太悬殊了!

  正在这时,陪在皮萨罗旁边的一名武士怪叫一声,大发起歇斯底里来。
皮萨罗也心惊胆颤,不敢向印加大军的白色营帐多看一眼,悄俏地退了下来。
  如果这时宣布撤退,无疑是死路一条。皮萨罗一边观察卡哈马卡城,一边苦苦思索打败空前强大敌手的策略。卡哈马卡城不大,除了能容纳一千人左右的广场外,周围是一些房屋,如果占领这些房屋,能抵抗一阵子。但这是消极的办法。还有一个办法,明眼人是一下子就会识破的,但不知能不能试一试。
  皮萨罗派他的弟弟出城去向印加王致意,并邀请他明天进城来赴宴。
  印加大军的营帐里到处是强壮的士兵,但他们使用的长矛十分粗糙,只不过是削尖的木棍,简直和孩子的玩具一样,棕榈树木棍和青铜斧子也没有多大杀伤力。印加王阿塔华尔帕一口答应第二天进卡哈马卡城赴宴。
  皮萨罗了解到印加王的军事装备情况这么差,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听到他答应赴宴,更觉放心不少。当天夜里,一场倾盆大雨自天而降,接着又猛下了一阵冰雹。印加人住在白色营帐里呼呼大睡,那一百多个西班牙探险者却枕戈待旦,一刻也不敢合上眼皮。
  第二天,皮萨罗吩咐他的弟弟带领一半西班牙骑兵伏在广场右边,他的堂兄带着另一半骑兵伏在左边。两座正对城门的庙字屋顶上架上两门大炮和六支火绳枪,石弩和另三支火绳枪安放在靠进城门的屋顶上。皮萨罗自己站在一间房子门口的阴影里,手里捏着块白围巾,准备随时发出进攻的信号。
他们从早晨等到中午,又从中午等待到傍晚,脖子都望酸了,却不见印加王动身。眼看太阳就要从安第斯山落下去,一阵尖锐的声音传出来,越来越响,接着就听见几万个士兵的吼声。看来,印加国王动身了,一场血腥的厮杀在所难免,几个西班牙人顿时吓得尿了裤子。
  皮萨罗把手指按在嘴上,要大家镇静下来。
  吼声一过,第一批印加人在城门口出现了。他们穿着黑白相间的制服,束着红色授带,走路半弯着腰,为国王的到来扫清沿路的石子。走在他们后面的是乐队,乐手们敲着鼓,吹着笛,满面笑容。乐队后面是一队接一队的歌手,歌声响彻云霄,使躲在墙后的几匹战马变得难于驾驭起来。再后面就是一群穿着盛装、手执仪仗的朝廷官员,他们每人胸前都挂着擦得明晃晃的金盘,耳垂上戴着巨大的金耳坠。看着许多诱人的金子,皮萨罗手下的那些人的心理恐慌,逐渐为贪得无厌的欲望所取代,人人举起了武器,准备冲出去厮杀。
  印加国王的巨大轿子由八十名身穿蓝制眼的部落首领抬着,他的脖子上戴着绿宝石项圈,轿子四周插满五彩羽毛,还挂着无数金子和银子的圆盘。
他的轿子后面还有两顶小轿子和两张吊床,上面坐着印加人几位主要酋长。
  皮萨罗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这些清道夫、乐队、歌手、官员和轿子、吊床进了城,广场上述呆得下多少真正能作战的印加士兵呢?

  这时,印加国王阿塔华尔阳从轿子里伸出一只手,音乐声马上停了下来。
他问:“陌生人在哪里?,一位皮萨罗派出的修道士跑上前说:“我们的总督请您进屋去谈谈,清您共进晚餐。”

  印加国王哈哈大笑说:“你们的总督真是狂妄透顶,他只有一百多个人,倒要叫我这率领四万大军的国王去见他!叫他快来见我!”

  修道士又送上一本祈祷书说:“您能信奉我们的基督教吗?”

  印加国王随意翻了下书,顺手往地上一扔,说:“我们是太阳神的孩子,不会信你们的什么教的!”

  修道士被激怒了,抱起十字架一边往西班牙人的阵地跑,一边高喊:“惩罚这些异教徒吧!”  皮萨罗一看时机成熟,忙把白围巾往下一挥。顿时,一门大炮颤抖着怒吼起来,喷出无数铁片和石涣。接着,第二门大炮又响起来,火绳枪也乒乒乓乓响起来,石弯也射出了致命的石块。一时间,印加人的队伍混乱了。他们中谁也没有听见过枪炮声,顿时觉得像天神在震怒,五雷轰顶,死的死,伤的伤,眨眼间就倒了一大片。
  这时,皮萨罗亲自率领二十个刀枪手猛扑向印加工的轿子。一群惊慌的印加士兵跑过来保护他们的神王,但他们戴的柳条盔丝毫也抵挡不住西班牙双刃剑的砍、刺,他们纷纷倒地死去。官员们弄不清披着盔甲的马和骑士是不是连在一起的,他们胡乱抓马脚,结果被踢得头破血流。皮萨罗一边乱砍,一边靠近印加王的轿子。他知道,只要把印加王抢到手,就等于抓住了无比重大的筹码。他眼看离轿子越来越近,突然,一个杀得红了眼的西班牙骑士竟忘了“谁想活命就不许伤害印加王”的命令,挥起剑向印加王猛砍。皮萨罗一个箭步窜上去阻止,伸出左臂挡住那把剑,不料,自己手臂上顿时鲜血直流。这时,马队也冲到印加王的轿子前,轿子被掀翻倒地。混乱中,皮萨罗乘机抓住印加王阿塔华尔帕,把他拉到旁边一幢房子的屋檐下。印加人见他们崇拜的神王躺在地上束手待毙,再也无心抵抗,都争着从这座死亡之城涌出去。西班牙骑兵紧紧追杀不放,甚至追出城外,无情地砍杀。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只有吃顿午饭的时间,印加王国崩溃就成了定局,几千年的印加文明落到六十岁的探险暴君皮萨罗手心。这一位,西班牙人生擒印加王阿塔华尔帕,除了皮萨罗救印加王时被自己的骑兵误伤外,别的没有人死亡,而印加人却死了五千多。逃散的印加人喊叫着“魔鬼来了’,纷纷钻进安第斯山脉的崇山峻岭,从此躲了起来。
  皮萨罗抓住印加王阿塔华尔帕后,又骗出他藏在密室里的金银财宝,其中一间屋子里纯金首饰堆到六英尺高,另两个房间堆满了银子。不久,他就把阿塔华尔帕推上绞刑架,绞死后又将他的尸体烧成灰。那些代表印加文化的金饰品统统被熔铸成便于携带的金锭,总重十一吨,连西班牙国王听了也不敢相信。
  1535年,“武装探险家”皮萨罗把利马作为首都,在那里建造了宫殿。
但是,他没快活了多久,1541年,十几名复仇者冲进他的宫殿,六支剑同时刺进了他的胸瞠。
  一个靠流血起家的探险暴君,倒在他自己流出的血泊里。

上一篇:恐怖的“滴嗒”声

下一篇:智窃防御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