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李存孝:五代十国名将,经典之战:十八骑取长安

时间:2015-10-10 03:36:23编辑:中国红故事

李存孝(?―894年),代州飞狐人,本姓安,名敬思,突厥族沙陀部落人。唐末至五代著名的猛将,武艺非凡,勇猛过人。在《残唐五代史演义》中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是唐末五代第一猛将。
李存孝是晋王李克用麾下的一员骁将,也是李克用众多的“义儿”中的一个,因排行十三,故称为“十三太保”,而且也是十三太保中最出名的一个。古人言“王不过项,将不过李!”项,指的是西楚霸王项羽;李,指的就是李存孝。
史书记载“骁勇冠绝,常将骑为先锋,未尝挫败;从李克用救陈、许,逐黄寇,及遇难上源,每战无不克捷”他在《残唐五代史演义》中的地位相当于《说唐传》中的赵王李元霸,天下无敌,人称飞虎将军。野史中曾说李存孝引领十八骑攻取了长安,虽说是夸张之词,但也能看出李存孝的勇猛,连第二名的王彦章在他手下都走不了几合。

人物生平编辑

李存孝是代州飞狐人,本名安敬思。晋王李克用代北扩大地盘时,遇到安敬思,因其勇敢有武艺,而且还是孤儿,便将他留在帐下,收为义子,赐姓名为李存孝。李存孝常常跟随李克用征战,担任骑将。[1] 
文德元年(888年),河南张言攻破河阳,洛阳留守李罕之前来归附李克用,李克用将李罕之安置在泽州,派李存孝与薛阿檀、安休休等人率军七千帮助李罕之夺回河阳朱温后梁太祖)也派丁会牛存节等人帮助张言。两军在温县交战,梁军先扼守太行,李存孝大败,安休休被俘。当时,晋军已得到泽、潞二州,每年都出兵山东,与昭义节度使孟方立争夺邢、洺、磁三州,李存孝每次都随军征战。[2] 
李存孝像李存孝像
龙纪元年(889年)六月,李克用亲率大军再次攻打孟方立,誓取邢、洺、磁三州。李存孝跟随李罕之,身先士卒击败孟方立堂弟理州刺史孟迁,攻克洺、磁二州,孟方立再次派大将张溉、袁奉韬率军数万迎击,在琉璃陂展开激战,被晋军打得大败,二将都被擒。孟方立生性多疑,手下将领都很怨恨他,加上兵败,人人都生异心。孟方立羞愧畏惧,服毒自杀。孟方立死后,孟迁继任其位,因深得士卒拥护,被尊奉为昭义军留后。孟迁向朱温请求救援。朱温要借道经过魏博,魏博节度使罗弘信不准许;朱温于是派遣大将王虔裕带领精壮人马几百名,通过偏僻的小路进入邢州与孟迁共同防守。李克用得到消息后,命令李存孝急攻邢州,最后孟迁粮食吃尽兵力疲惫,抓住王虔裕,带着汴军向李克用投降。随后李克用回军上党,在三垂冈(今长治市北郊二冈山),置酒劳军,并鼓瑟而歌。此次攻下三州,李存孝功劳很大。[3] 
大顺元年(890年),唐昭宗欲降服晋军,派宰相张濬为主帅,统率各路军马共计五十万,齐伐河东。当时潞州小校冯霸、牙将安居受率众叛乱,杀死刚刚上任的潞州节度使李克恭,将潞州献给汴军,朱温派河阳留后朱崇节率军进入潞州,同时派李谠率军到泽州进攻李罕之,李存孝率领五千骑兵前往救援。[4] 
这时朝廷已经册封京兆尹孙揆为潞州(今山西长治)节度使,由供奉官韩归范送旌节平阳(今山西临汾),孙揆这才捧着节杖赶往潞州。孙揆是儒生出身,这次征讨李克用,孙揆为张濬副招讨,所部万人,朱温又派了三千汴军作为护卫,孙揆身穿宽大的衣服,头顶清凉伞,在队伍的族拥下行进。
八月,孙揆率军过了晋州(今临汾市尧都区及周边县市)
绛州(今运城市新绛县及周边县市),穿过逾刀黄岭赶往上党。李存孝闻讯后,率三百骑兵埋伏在长子以西的山谷,待孙揆军经过时,突然从侧翼袭击,擒获孙揆和颁赐节度使仪仗的宦官韩归范以及牙兵五百余人,追击剩余的人马直到刀黄岭,全部斩杀。李存孝给孙揆和韩归范戴上刑具,用白色的布带捆绑起来,押在潞州城下巡示说:“朝廷任命尚书孙揆为潞州统帅,派使臣韩归范来赐发节度使仪仗,葛从周你可以立即返回大梁了,好让孙揆到职就任。”
后来孙揆被押到李克用面前时宁死不屈,最后被锯死,骂不绝口,至死方休,非常硬气。李克用派人去诱导孙揆,打算委任他做河东副使,孙揆说:“我是天子委派的大臣,军队溃败而身亡,这是我的天数,怎么能屈服侍奉镇守一方的节度使!”李克用十分恼怒,命令用锯锯断孙揆的身体,可是锯不进去,孙揆骂道:“该死的狗奴才!锯人应当用木板夹起来,你们哪里知道!”于是用木板把孙揆夹起来,一直到死,孙揆都骂不绝口。
九月十九日,泽州城下,梁军对李罕之喊话说:“您常依仗太原的势
力(即李克用军),如今上党已归唐(此时的唐朝实际上在朱温控制下),唐军已包围太原,沙陀人(指李克用)将找不到巢穴躲藏,您还有谁可以依靠而不投降?”李存孝听后不以为然,率精骑500围绕梁军营寨大呼道:“我们沙陀人所以找巢穴,是为了用你们的肉来给将士们吃,快找个胖的来和我一战!”梁骁将邓季筠率军出战,李存孝舞槊迎战,将他生擒。当天晚上汴将李谠败走,李存孝追击,斩俘万余人,追至马牢关方回,然后又回头率军攻击潞州
先前,朱温派葛从周、朱崇节守潞州以待孙揆,二人听说孙揆被擒,李存孝又在赶来,马上弃城而逃,晋军于是收复了潞州。九月二十五日,朱温知道大势已去,在庭堂上责罚各位将领打了败仗的罪过,斩杀了李谠、李重胤,然后退兵返回了洛阳。
此战后李克用封康君立为昭义留后,李存孝为汾州(今山西汾阳及周边县市)刺史,李存孝自认为擒获孙揆功劳最大,应当由他充任昭义留后,可是却被康君立抢去这一官职,气愤怨恨,连续几天不思饭食,随意刑罚斩杀属下士卒,开始产生背叛李克用的意图。
十月,张濬统领的官军从阴地关开出,游击的军队到达汾州。李克用派遣薛阿檀、李承嗣带领骑兵三千在洪洞安设营寨,李存孝带领军队五千在赵城安设营寨。镇国节度使韩建派出强壮士卒三百人要在夜间去袭击李存孝的军营,李存孝事先知道了,便设下埋伏等待韩建人马的到来,韩建派去的人一个没活,都交代了。而靖难军和凤翔军听说李存孝来了,惧于李存孝的威名,未经交战就后撤,李存孝遂率领晋军乘胜追击,直达晋州城的西门;张濬带领军队
出城交战,再次打了败仗,官军被斩杀的将近三千名。靖难、凤翔保大、定难各路军队吓得如惊弓之鸟,争抢着渡过黄河往西回奔,张濬只剩下长安禁军和宣武军总共一万人,与韩建一起关闭晋州城门固守,从此不敢再出城。李存孝带领军队先去攻打绛州
十一月,刺史张行恭放弃绛州城逃跑。李存孝再次回兵进攻晋州,围攻了三天,他与属下商议说:“张濬身为宰相,我们俘获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天子手下的京师禁军,我们不应当斩杀。”于是,李存孝率领军队后退五十里驻扎。张濬、韩建从含口逃走。李存孝攻取了晋州、绛州,大肆抢掠慈州、隰州一带。而张濬和韩建经过王屋山到达河阳,拆除民房做成木筏才渡过黄河,军中士卒失踪死亡几乎没剩下多少。
大顺二年(891年)三月,邢州节度使安知建暗中与朱温交往,李克用进呈表章请以李存孝代之。安知建知道后很是恐惧,逃奔青州,朝廷于是任命安知建为神武统军。出任邢州留后。安知建率领属下三千人要到京师长安,经过郓州,郓州的朱瑄与李克用正相和睦,便在黄河上设下埋伏,将安知建斩杀,并把安知建的头颅传送到晋阳李克用那里。
此时,晋军连年攻进赵王王镕控制的常山,李存孝常任先锋,攻下临城、元氏。王镕求救于幽州李匡威,李匡威兵到,晋军撤走。李存孝素与李存信关系不好,景福元年(892年)正月,王镕、李匡威合兵十余万攻尧山,李克用任命李存信为蕃、汉马步都指挥使,协同李存孝一同攻打王,李存孝、李存信二人互相猜疑忌恨,彼此逗留观望而不前进;李克用只有改派李嗣勋,大败幽州、镇州的军队,斩杀擒获三万人。李存信回到李克用那里,谗言说:“存孝有二心,常避赵不击。”李存孝心里不安,暗中联结梁(朱温)和赵,向朝廷上呈表章以邢州、洺州、磁州三州归顺朝廷,并请求赏赐给他节使度的旌旗节钺,以及会同各道军队讨伐李克用。昭宗颁发诏令,任命李存孝为邢州、洺州、磁州节度使,但不同意会合军队的举动,只命王镕前往救援。
三月,李克用又与义武节度使王处存联合军队攻打王熔,三月初九日,攻克滹沱河东北的天长镇。三月十四日,王镕在镇州九门县的新市与李克用、王处存展开激战,结果这次李克用、王处存大败,反被斩杀擒获三万余人;三月十七日,李克用率众退到栾城驻扎。唐昭宗颁发诏令劝河东及镇州、定州、幽州四镇和解。
景福二年(893年),李克用亲率大军出井陉,逼迫真定,而这时李存孝却去见王镕商讨军机。李克用知道后大怒,七月出兵讨伐李存孝,王镕先是派兵救援邢州,被李克用在平山打败。七月初六日,李克用进击镇州,王镕十分惧怕,临阵易帜,“乞盟,进币五十万,归粮二十万,请出兵助讨存孝”。李克用许可王镕的请求。李克用在栾城整训军队,会合王镕军队总共三万人在邢州东南的任县驻扎,李存信则在邢州龙冈县的琉璃陂驻扎。
九月,李存孝夜犯李存信营,虏奉诚军使孙考老,李存信军大乱。李克用亲自率兵前往,掘沟堑以围城。李存孝出兵冲击,晋军无法筑成沟堑。河东牙将袁奉韬派人对李存孝说:“您所畏惧的只是晋王。晋王待沟堑筑成,一定会留兵围城自己退去,他手下诸将都不是您的对手,筑好沟堑又有什么用?”李存孝同意,于是任由晋军筑沟堑。沟堑筑成后,深沟高垒,无法靠近,李存孝非常被动。城中粮尽。
乾宁元年(894年)三月,李存孝登上城楼,哭着对城下的李克用说道:“儿蒙王的大恩,位至将相,难道愿意舍父子的关系而投仇敌?这是由于存信诬陷的缘故。希望能活着见王,说一句话就死。”李克用很感伤,派刘夫人入城慰谕。刘夫人带着李存孝回来,他磕头请罪道:“儿于晋有功而无过,所以至此,是存信的缘故!”李克用呵斥道:“你写给朱全忠、王熔的信,大肆毁谤我,这也是李存信逼你干的吗?!”于是将他押回太原,以车裂之刑处死。其实李克用本不想杀他,希望诸将为他求情,就此顺势免了他的罪,谁知诸将都妒忌他,没一个为他求情。李克用为此深恨诸将,但却没有谴责过李存信。李克用惋惜存孝,为之十多天不理政事,兵势也逐渐转弱,而朱温的势力则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