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阿尔贡战役的奇迹

时间:2015-09-26 07:14:52编辑:中国红故事

  公元1918年10月,以英国、法国、美国为核心的“协约国”已取得了军事上的节节胜利,开始了大反攻;以德意志帝国和奥匈帝国为核心的“同盟国”,像赌红了眼的赌徒,不惜用千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作孤注一掷。这场“帝国主义之间狗咬狗”的战争,已临近了尾声。
  美军总司令潘兴将军,命令第一集团军77师继续前进,向法国崎岖的阿尔贡森林发动进攻。而此时,友军法国人已经给拉下了一段距离。潘兴断定,在森林里很难保持通讯联系,他要求每个部队“不要考虑损失,也不要考虑各侧翼所面临的情况”而向前推进。
  在这种情况下,靠军鸽送信就显得特别重要了。英国信鸽爱好者协会送给美军600只信鸽,这些信鸽曾为美军之间的通讯联络,立下过汗马功劳。
  10月2日清晨6点半钟,美军308步兵师第1营首长惠特尔西,和第2营营长乔治,率部进入了夏尔沃山谷。但行进不到2小时,他们就遭到了德军炮火的猛烈袭击。美军90人丧命,2个连队在森林中失踪。又经过几次激烈的战斗,第2营和第1营又打散了。第1营营长惠特尔西写了封求援信,让部下将信缚在军鸽腿上放飞回去。
  师部接到求援信后,立刻派兵增援。但只有纳尔逊上尉的K连设法穿过漆黑的森林地带,到达惠特尔西的营地。惠特尔西营长要求纳尔逊率K连,去察看一下他们刚穿过的山头是否又被德军占领了。K连一上山,就遭到两侧机枪的猛烈射击以及背后森林里狙击手的射击。敌人不仅占领了198号山头,而且筑了工事。
  同时,惠特尔西派卡尔中尉率领50名士兵,去找那两个失踪的连。他们遇到了德军强大的火力,只有20名士兵生还。到了3日上午,他们确信无疑,他们全部被包围了。这时,第2营已和第1营靠扰,但只剩下550人。惠特尔西起草了一封给亚历山大师长的求援信,由乔治营长一并签上名。他们把这封信放于系在一只军鸽脖子上的金属盒内。士兵理查兹饲养了8只军鸽。
  这只军鸽安全地飞到了师部,但亚历山大将军毫无办法。他的所有后备部队都在战斗。德军加紧了进攻。惠特尔西下令分配了最后一点食品,率部队打退了德军又一次进攻。他又放了一只军鸽,要求派飞机空投食品和弹药。
他的部队有三分之一的人死亡或重伤,药品已用完了。那天晚上,第2营营长乔治从这个连爬到那个连,给士兵们打气。
  按“协约国”预定的作战计划,阿尔贡战役于10月4日清晨5点半开始。
  这次,为了趁德军不备打他个措手不及,没有使用大炮。战斗打得异常残酷,德军从战壕里用机枪不断进行扫射,美军步兵成批倒下,尸体堆积如山!在整个前线,美军一点一点地向前推进。但孤军深入的惠特尔西和乔治的部队仍被包围着。
  这天上午,惠特尔西从剩下的军鸽中选了两只送了信,报告他的两个连依然失踪,他急切需要医药补给及食品。他在信的最后说:“形势使我们迅速减员,士兵在挨饿受冻,伤员的伤势恶化。请火速提供支援!”

  亚历山大接到军鸽送来的再次求援信后,便命令炮兵袭击惠特尔西和乔治周围的德军。几小时后,一架飞机飞临被包围地区美军阵地上空。当驾驶员发射一枚火箭时,被围困的士兵高兴得跳起来了。他们被自己人发现了。
  不一会儿,附近响起了爆炸声。有人大叫起来:“是我们的飞机!”他们一直在欢呼,直到炮弹向他们移动。随后,炮弹直接落在他们这一小块阵地上。
惠特尔西为了消除大家的恐慌,镇定自若地大步走出战壕,举起步枪向空中舞动着。而乔治则一直安慰大家说:“别紧张,不会长久的!”

  但是,炮弹可没长眼睛,不断向自己人的阵地倾泻下来。一颗炮弹击中了惠特尔西的传令兵、第一营中士盖德克,他的身体被炸得粉碎,他的战友们找到的只是他的钢盔和手枪。
  惠特尔西连忙又写了一封信:“我们自己的炮兵在向我们开火!务请立即停止开火!”当二等兵理查兹从鸽笼抓出一只军鸽时,它挣脱了他的手飞跑了。这一来,只剩下一只名叫彻尔·阿米的黑色雄鸽了。这是600只军鸽中平平常常的一只。
  理查兹把惠特尔西写的那封信,牢牢地系在彻尔·阿米的脖子上,然后把它扔到空中。它在空中飞了几圈之后,停在附近一棵树上。惠特尔西、乔治和部下们急红了眼!他们挥动着步枪和头盔让它飞,可是彻尔·阿米不理不睬,开始啄自己的羽毛。
   惠特尔西大声叫着:“嗬!嗬嗬……”但这只固执的鸽子仍然无动于衷。
  他们扔棍子,扔石头,彻尔·阿米终于展翅了,但却飞落到另一棵树上。查理兹嘟哝着说:“怎么搞的……”于是他往树上爬,摇晃着树枝,直到彻尔·阿米飞走为止。但它又开始在他们头上盘旋。当理查兹向它喊口令时,德国人开始向信鸽射击了。彻尔·阿米瞎飞了几圈之后,最后飞走了。
  这只军鸽成功地飞过枪林弹雨,看来是个奇迹。它一度摇晃着,绝望地扑腾着翅膀,随后又振翅继续飞翔。它的一条腿被子弹击中,但它继续执行它的任务,最后,它终于飞到目的地。它像石头一样坠落下来,左胸首先着地。它晃动着身子,左右摇摆,最后用一条血淋淋的腿跳到门边。
  一个养鸽的士兵在门边逮住了彻尔·阿米,解下系在它脖子上的小金属盒子。同一颗子弹打穿了它的胸骨,它胸部的羽毛被血粘在了一起。那士兵连忙拿了些面包屑和水喂它,它咕咕叫着,似乎是说:“我完成任务啦!”  彻尔·阿米立刻被送到军医那里治疗。亚历山大将军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治好它的伤。后来彻尔·阿米彼送回美国,一年后才死去。它的体内被填上防腐料,做成标本,放在史密森协会展出,至今,它还作为民族英雄供人瞻仰。
  再说多亏了彻尔·阿米,美军炮兵立即停止了向自己人开火。但这并没使这两个营的痛苦结束。德军又发动了步兵攻击,晚上9点钟左右,从四面八方飞来的手榴弹纷纷落到被包围的这块地区。在片刻的沉寂中传来德国人的喊声:“投降吧!”美军立即回敬道:“狗杂种,还是向我们投降吧!”接着又是更激烈的战斗。
  第二天,即10月5日,美军增援部队终于击溃了包围第1营和第2营的德军。和友军会师后,惠特尔西第一个急于打听的情况,就是彻尔·阿米怎么样了?当听到彻尔·阿米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仍然冒着枪林弹雨把信送到后,这位身经百战的少校、这位男儿有泪不轻弹的男子汉,竟忍不住流下了滚滚热泪。

上一篇:莫斯科保卫战

下一篇:北极护航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