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爪哇大海战

时间:2015-09-26 07:14:49编辑:中国红故事

1941年12月8日凌晨,日军偷袭珍珠港,揭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
  几乎在同时,日军已在马来西亚登陆,四个小时之后,日军又在菲律宾登陆。
  当天上午8时,荷兰对日宣战;日本对此并未作出反应,却于9时30分向美国和英国宣战。第二天的9时30分,美国对日宣战;英国也于同日19时向日本宣战。
  然而,这并没有阻挡住日军的神速推进。到圣诞节,香港已经沦陷。1942年1月2日,马尼拉和甲米地相继落入日军手中。整个东印度群岛已敞开在日军的炮口之下。由陆军中将今村指挥的日本第16集团军战略意图很明确,他们将分兵三路进攻东印度群岛:西路部队,集结在金兰湾,准备进攻南苏门答腊、邦加岛和巨港,然后进攻西爪哇;中路部队,集结在达沃,准备占领打拉根、巴匣巴板、马辰,最后夺取东爪哇;东路部队也集结在达沃,计划占领万雅老、肯达里、安汶、望加锡、帝次和巴匣。配合陆军的还有日本海军和空军。
  早在1940年底,荷兰就已经与英国开始讨论太平洋地区的防务问题。荷兰如此热心,是因为东印度群岛此时还是它的殖民地。然而直到日军发动太平洋战争时,美、英、荷、澳等国仍未能就这一地区的防务做出切实有效的合作。直到1942年1月10日雅加达会议上,这几个国家才初步准备在太平洋建立盟军联合司令部。然而此时日军已乘胜前进,又攻占了打拉根和苏拉威西的东北部。
  盟军联合部队的战略目的,是守住马来西亚——苏门答腊——爪哇——小巽他群鸟——澳大利亚一线的“马来屏障”。盟军的行动已经太晚,却仍未能建立一个有力的指挥系统,尤其是最熟悉东印度海域的荷兰指挥宫竟被排除在海军司令部之外,各部队之间通讯联络困难,管理归属混乱,以致日军的进攻不但没有受到有力的抗击,反而比原定计划大大提前。1月11日,日军才向荷兰宣战,声称是为了保护日本在荷属东印度的侨民和他们的利益。这时,日军的三路部队已向东印度群岛展开全面进攻,先后占领了打拉根、万雅老、巴厘巴板、肯达里、安汶、马辰、望加锡,到2月9日,日军已做好了攻击“马来屏障”的战略准备。
  2月15日,新加坡向日本投降。
  东印度群岛的局势急剧恶化。
  鉴于日本海军的猖狂,盟军司令部接受教训,于2月初开始组织一支海军舰艇的联合突击编队,由荷兰海军少将杜尔曼指挥。杜尔曼少将时年53岁,在荷兰海军中任职已36年,具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尤其重视海空配合作战。
  日本海军司令官是高木武雄,时年50岁,海军生涯已达34年,曾在潜艇上服役13年。也是一个战功卓著的海军指挥官。
  联合突击编队组成后,杜尔曼将军就积极地抗击日军舰队。 然而,日军却按照自己的军事意图,一个又一个地攻取战略要地。日本空军发挥了巨大作用,不断向联合突击编队发动袭击,而盟军方面的空军却始终没能与海军达成配合。2月19日,联合突击编队与日本舰队在巴塘海峡进行了一次交锋,战果使人大失所望;盟军的一艘驱逐舰被击沉,一艘轻巡洋舰和一艘驱逐舰被击伤;而日军只有三艘驱逐舰彼击伤。
  这时,日军向东、西爪哇发动进攻的部队已经出发,按照计划,他们将在2月28日同时登陆。盟军无法准确把握敌人行动的准确时刻表,但他们显然已察觉了日军的战略意图,接连几个昼夜,杜尔曼将军的联合突击编队都在爪哇海域附近巡航,但一直未遇到日军。有人认为杜尔曼还可以再向北巡逻,就有可能接近日军舰队。杜尔曼则认为日军随时可能实施登陆,他的舰队如果向北航行,就有可能放过日军舰队,无法及时赶到登陆地点。杜尔曼要求附近的美国空军部队派出轰炸机和侦察机对他提供援助。美国指挥官同意了这一要求,但联合空军司令部却对这支空军部队下达了另一项任务。而一架载有32架战斗机的小型航空母舰“赖雷”号又被日空军击沉。至此,杜尔曼几乎已完全失去了空军的配合。对于这位擅长海空联合作战的将军来说,这实在是一个悲剧。
  2月27日14时27分,杜尔曼得到了准确的情报,日海军舰队已出现在马威安附近。杜尔曼当即命令联合突击编队向马威安驶去。这时,参加编队的盟军舰艇,共有2艘重巡洋舰、3艘轻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旗舰是巡洋舰“德鲁伊特尔”号。他们所面临的日军舰队共有2艘重巡洋舰、2艘轻巡洋舰和14艘驱逐舰,旗舰是“那智”号,由高木武雄司令官指挥,护卫着41艘运输舰,运送登陆的士兵。
  从数量上看,日军并不占太大的优势。然而他们在其它方面却占有明显的优势。杜尔曼连一架侦察机都没有,通讯能力也较差;日军却不断派出飞机侦察敌情。最重要的是,日军训练有素,配合默契,而联合突击编队中的舰艇,从来在一起进行过战斗!此外,日军还拥有一种远航程鱼雷,可以在远距离有效地攻击对方潜艇。
  16时16分,这场你死我活的激烈海战开始了。日军巡洋舰“神通”号首先向盟军驱逐舰“伊莱克特拉”号开火,“伊莱克特拉”号和“丘比特”号向“神通”号反击。1分钟后,日重巡洋舰“那智”号也加入了战斗。杜尔曼发现己方舰队所处的战斗形势不利,于是改变航向,重新排列阵式。两支舰队间的距离逐渐缩短,轻巡洋舰也加入了炮战。日军驱逐舰利用航速快的优势,继续向前航行,占领有利阵位发射鱼雷。盟军舰队却因为“科顿纳尔”号驱逐舰锅炉故障,速度受限,致使整个舰队无法高速行动。
  双方都有舰艇受了轻伤。日舰开始发射鱼雷。17时05分,盟军巡洋舰“埃克塞特”号被一颗鱼雷击伤,“休斯敦”号也中了弹,不得不减速,盟军舰队的队形被打乱。3分钟后,“埃克塞特”号再次中弹,8个锅炉被炸毁6个,它不由自主地向左转向,其它的盟军舰艇也随着它改变了方向,只有旗舰“德鲁伊特尔”号仍保持着原来的航向。“佩思”号急忙在“埃克塞特”号周围施放烟幕,以防它再受日舰攻击。而日军的侦察机一宣在盟军舰队上方盘旋,为日舰提供准确的攻击目标。混乱之中,驱逐舰“科顿纳尔”号于17时13分被鱼雷击中,炸成两半,2分钟后即沉入海中。
  17时25分,杜尔曼才重新控制住局势。他命令驱逐舰进行反击。“伊莱克特拉”号、“固康特号”和“丘比特”号向日军舰队冲击。战斗中,它们击伤了日舰“大潮”号、“而涟”号,而“伊莱克特拉”号则被日军击沉。
  太阳落下了海面。杜尔曼下令施放烟幕,准备撤出战斗,18时30分,双方舰队脱离接触。战斗暂时中止。联合突击编队的损失显然比日军要大。
更加糟糕的,是日本侦察机很快就盯上了盟军舰队,而盟军舰队却无法把握敌军的动向。
  天平已经向日本海军倾斜。
  杜尔曼仍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自己的使命,他希望能发现敌人的运输舰,消灭敌人的登陆部队。然而他无法做到这一点。高木武雄却能根据侦察机提供的情报,总是把自己的舰队阻隔在盟军舰队和运输队之间,保护运输舰队不受攻击。
  杜尔曼的舰队在黑夜里追踪着日军舰队,双方不时发生小规模的炮战。
然而到了21时25分,盟军又遭到了新的打击,“丘比特”号可能撞上了他们自己布下的水雷,当场被炸沉。这时,除了回港口加油的驱逐舰,联合突击编队中只剩下四艘巡洋舰和“固康特”号驱逐舰。可是“固康特”号驱逐舰无法同巡洋舰保持相同的速度,不久就从战场上消失了。
  时近午夜,顽强战斗的四艘盟军巡洋舰突然遭遇了日军巡洋舰“羽里”号和”那智”号。日舰抢先占据了有利地位,左、右舷舰炮一齐开火,同时还发射了鱼雷。直到这时,盟军还没弄明白日军的新式鱼雷射程有多远!23时32分,“爪哇”号被鱼雷击中;两分钟后,联合突击编队的旗舰“德鲁伊特尔”号也中了鱼雷。
  20分钟后,“爪哇”号沉入海底。
  “德鲁伊特尔”号中弹后,在海上漂浮了一个半小时才最后沉入海中。
杜尔曼将军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搭乘救主艇离舰求生。然而,这位忠实的反法西斯战士,却和他的参谋们一起,选择了与战舰同归于尽的命运。这不仅仅是将士们悲壮的结局,几乎也就是联合突击编队以至盟军在爪哇大海战中的悲壮结局。
  联合突击编队最后的两艘巡洋舰,“佩思”号和“休斯敦”号仍在坚持战斗。2月28日凌晨零时13分,“佩思”号在连中6发鱼雷后沉入海底。
“休斯敦”号孤军奋战,对付绝对优势的敌人,但它只多坚持了7分钟,零时20分,“休斯敦”号被3枚鱼雷击中,20分钟后沉没。
  在这次战役中,日军仅损失一艘扫雷艇和一艘商船,其它舰只连受伤的也不多!  盟军在东印度的海上力量就此一蹶不振。他们试图阻止日军在爪哇岛登陆的全部努力,只不过使日军的登陆时间比原计划推迟了24小时。3月1日,日军在原指定的4个地点顺利登陆。
  3月5日,东印度政府已在考虑投降。
  3月8日,东印度政府同日军举行会谈,决定无条件投降。
  日军原估计要用6个月的时间来攻占东印度群岛,结果只用3个月便达到了目的。

上一篇:贝卡大空战

下一篇:赎罪日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