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血染马江

时间:2015-09-26 07:14:44编辑:中国红故事

1884年(清光绪十年)8月23日下午,在我国福建沿海的马尾(也叫马江)中国军舰与法国军舰进行了一场短距离的“港战”。中国军舰损失掺重,耗费亿万银两的福建水师及陆上设施毁于一旦,2000多名中国海军官兵和当地居民,或躺在血泊中,或葬身于海底。
  马尾,是一个优良的军港,位于福建闽江下游。距离福州16.4公里,顺流而下就是茫茫的东悔。这里青山环抱,众流交汇,港道水深,江面宽阔,地理环境得天独厚,列闽、粤、浙沿海港湾优美之最,自东汉以来,这里是从越南到洛阳水上交通的必经之地。明朝年间马尾港成为海防重镇。1840年鸦片战争后,被辟为五通商口岸之一。到了清朝江山已有了裂痕的年月,由汉族大臣左宗棠、沈保帧倡议,在马尾建立海军基地,驻屯福建水师,并创立了我国第一个海军造船厂和船政学堂。从军事角度上说,马尾港扼住闽江咽喉,航道险恶,有双龟屿,壶江,川石,五虎岛,古称“双龟守户、丑虎把门”。这层层关卡,重重险阻,确是当时海军基地防御的良好屏障,可谓“固若金汤”。
  19世纪70年代以后,法国加紧对越南的侵略。妄图从越南入侵中国西南腹地。在法国迫使越南签订《顺华条约》后,立即把侵略的矛头指向中国。
  1883年(清光绪九年),法军在越南山西向清军和广西刘永福率领的黑旗军联合防守的陆地发动进攻,中法战争由此拉开了序幕。在法国军事进攻和外交诱降钓胁迫下,清政府于1884年5月与法国侵略者签订了中法《简明条约》。6月间,这个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号称“所向无敌”的帝国主义侵略者,扬言要中国军队立即撤出越南,同时在谅山附近制造事端,诬蔑中国方面破坏条约,要中国赔偿军费2亿5千元法郎。同时,法帝国主义又扬言,如果中国方面赔不起这笔军费,就要以武力占领中国沿海一二个港口,作为“抵押品”。
  紧接着,法国军舰开始蠢蠢欲动,首先派军舰进攻台湾的基隆,被守军击退。是年8月,法国海军司令孤拔率领舰队在我国东海沿岸游弋,寻找进攻中国海防要地的突破口。孤拔认为:查遍中国防务,唯有马尾是个罅隙。
  于是,法舰队以“伏尔他”巡洋舰为首的9艘兵舰大摇大摆地开入闽江内的马尾港,准备对福建水师发动突然袭击,一举占领福州,达到其侵略中国的目的。
  法国舰队在中国领域横冲直撞,清政府不但不加以阻止,反而委曲求全,派两江总督曾国藩为全权大臣到上海与法驻华公使巴德诺议和,同时,给福建官吏下了一道“谨守条约”“不可衅自我”的命令。直隶总督兼北洋水师大臣李鸿章更是被法国军舰吓破了胆。他说:“法人是坚炮船利,实非南北各船所能敌”。并提出所谓“以柔制刚”的办法。主张把马尾造船厂腾出来,让法国海军暂时居住,对他们招待好一点,千万不要招惹他们。而福建沿海人民对法军舰的入侵,却无不义愤填膺,同仇敌汽。他们身背来福枪,手举竹竿、长矛、扁担、锄头、镰刀,涌向法军麇集的地区游行示威,强烈抗议法国军舰窜进马尾港。愤怒的群众用刨花稻草扎成团,浇上火油焚烧了殖民主义者的洋行。福州市郊的农民,目睹法舰在马尾寻隙挑衅,无不咬牙切齿,纷纷要求清政府下战表,把侵略者赶出去。
  福建水师下级官兵和闽江两岸的炮手、陆勇,求战情绪非常强烈。不管“酷暑炎天”,还是“秋雨浃日”,他们始终“枕戋待旦,诺守勉支”,严密监视战舰的行动。但是,他们的求战情绪却受到“不准先行开炮,违者虽胜亦斩”的训斥。当时,停泊在马尾港的福建水师舰船,大部分“一”字形排列,与法舰紧靠在一起。敢舰虎视眈眈,恨不得一口把福建水师吞掉!面对这个险境,水兵们向张佩纶、何如璋等人建议:船舰应疏密相间。首尾数里,万一前船有失,后船亦可接战。但海防钦差大臣张佩纶等人对士兵的正确意见置之不理。闽江两岸的陆军炮手们也提出:堵塞河口,失门打狗。这个歼敌方案边同样遭到当权者的反对。侵略者轻易地长驱直入,从容准备,稳扎待机;而被侵略者,却是殷勤地开门揖盗,引狼入室,听任杀戮!当时在马尾港的中国海军军舰,有轻巡洋舰“扬威”号、炮舰“福星”号、“济安”号、“飞云”号、“振威”号、“福胜”号、“艺新”号、“伏波”号,运输舰“永保”号、“琛远”号以及大小火轮木船20余艘。法国军舰有巡洋舰“伏尔他”、“杜规特宁”、“维拉”、“台斯当”、“特降方”,炮舰“阿斯比克”、“维皮爱”、“豺狼”号以及鱼雷艇2艘。双方力量对比,中国海军无疑占优势。但是中国所有舰船皆用首锚系留,船身随潮汐涨落转向。舰上主炮一般装在舰首部分,尾炮火力小,这一弱点使中国海军在海战中吃了大亏。
  8月23日下午1时,此时正是退潮,中国军舰舰首朝向上游,主炮背敌,发挥不了作用。法指挥舰“伏尔他”号在法国海军中将孤拔的指挥下向中国军队发起猛烈攻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官兵不顾清朝政府不准还击的禁令,纷纷将锚链砍断,起动机器,转舵换向,并紧急集合炮兵,推弹上膛,仓猝应战。旗舰“杨威”号上英勇的水兵发扬中国民族不怕牺牲的精神,杀声震天,以舰尾炮还击。第一炮就打中了敌“伏尔他”号的舰桥,击毙敌水兵多人。此时。“扬威”号已成众矢之的,山崩地裂般的炮弹向它倾泻过来。顿时,驾驶台起火,敌鱼雷艇发射的鱼雷也同时击中船底。“扬威”号开始进水下沉。指挥官张成贪生怕死,在这关键时刻,不是组织士兵们抢滩救危局,而是乘小艇弃舰潜逃。与他相反,船上的水兵们却将一面军旗升到主桅顶。
  表示舰虽亡,旗还在,人能战,号召全军英勇杀敌。抱定有敌无我,与舰共存亡的决心。“扬威”号被击沉后,失去了指挥。但是,各舰仍是各自为战奋力还击。“福星”号将锚链砍断后,立即调转船头去援助“杨威”号,但是在冲击中,反而落入敌阵。舰上指挥官三品军功管带陈英激励全体官兵有进无退,指挥全舰火炮瞄准“伏尔他”号猛击,后遭敌舰围攻,终于被击中。
  舱室爆炸,全舰大部分官兵壮烈殉国。海战越来越激烈,我方的“济安”、“飞云”、“振威”号锚链没有来的及砍断,前进不行,后退不得,成了水上固定的活靶子,中弹起火。然而,他们毫无惧色。“飞云”号督带(等同今海军的支队长)高腾云率众鏖战,向敌舰奋勇冲杀。但是,此刻敌舰又是一排炮弹打过来,“飞云”号与“济安”号先后被击沉了。
  这时,只听“咣当”几声,另一般军舰“‘振威”号的锚链被砍断了,它带着重伤立即向敌巡洋舰“台斯当”号冲击,水兵们准备跳上敌舰拼个你死我活。正在这时,敌鱼雷艇发射的一枚鱼雷,“嗖”地窜到“振威”号的舰舷,轰地一声巨响,该舰锅炉爆炸,管带许寿山被碎片打中前额,鲜血直流,但仍指挥水兵们冒死一战,终于将“台斯当”击伤。然而,“振威”号因大量进水,舰身倾斜,不到半小时沉于江底,官兵伤亡过半!  经过激烈的战斗,我方只剩下“福胜”、“建胜”、“艺新”、“伏波”4艘炮舰了。此时军心已散,士气大挫,加上这些炮舰由于退潮调头困难,炮火无法发挥作用。4艘炮舰几乎成了4堆废铁,任凭敌人敲打。有的被打沉,有的被烧毁,有的搁浅。运输船“琛远”、“永保”无炮可以击敌。原准备各载兵300名,以备开战时冲向敌船,跳帮抵船杀敌的,但没有走多远,也被敌击毁。至此,清朝的福建水师在港的20余艘大小舰船,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就全部被法国海军歼灭,死伤官兵1800多人,失踪50多人。清海军以惨败而告终。
  这次海战阵亡将士,多数是福建人,战后将大家属啼夫哭子,惨不忍睹。
  江中捞起尸体皆身首异处,无一全者,不是少头,就是缺脚,亲属皆无法辨认。啼哭之声,遍布马江两岸,旁观者无不心酸!这里的乡民帮助打捞阵亡将士尸体,其中洋屿乡捞起500多具,有132具四肢是完全的。这些完整尸体,并非战死,而是开战时各舰被焚,士兵跳入水中,泅水求生,而法国海军惨无人道,见江面有人,命令两艘炮舰开足马力,以高速在江面上横冲直撞,使波浪掀起,泅水者卷没浪中。如有善泅水者,敌军则以竹芋或其它机械猛击,至沉没才罢休。这帮侵略强盗,在中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死难将士成了千古冤魂!  马尾海战是法国侵略者对中国军民的一次惨绝人寰的血腥大屠杀。但是,血债必须血来还,福建人民没有便宜这帮海上强盗。他们英勇不屈,奋力抗击,击沉法规艇各一艘,击伤三艘,击毙侵略军200多人。更今人解恨的是法国海军中将,侵华头子孤拔偿了命。尽管法国政府为了保全面子,诡称孤拔是“因病死亡”。但是有充分的事实证明,孤拨是被我福建军民击沉的。
  马尾海战后第三天,孤拔指挥他们的舰队继续沿闽江而上,妄图占领福州。此时,福建水师已全军覆没,孤拔认为闽江上可以横冲直撞了。但是,他哪里知道,闽江两岸还有坚固的炮台。当他们沿江而上时,两岸炮火突然山崩地裂般的朝法舰打过去。当场死伤60多人。孤拔率领舰队拼死逃出,继续前进。又多次遭到伏击。不得已,他命令舰队调转船头撤出闽江,向海上逃窜。当孤拔乘坐的“伏尔他”号驶出闽江口隘水道时,坚守金牌山炮台的杨金宝早已率领军民等候多时,一声令下各炮齐轰,将孤拔打死在了望台上。
  他饮弹毙命后,尸体由法舰运往我国台湾澎湖,葬于马公岛上,作了他乡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