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孙武攻楚不战而胜

时间:2015-09-26 07:14:39编辑:中国红故事

  公元前506年,经伍子胥推荐,吴王阖闾拜大军事家孙武为大将,整顿兵马,准备进攻楚国。
  孙武是齐国人,自称是东海一小农,他是应吴国大夫伍子青的邀请,南下到吴国来的。他的兴趣是研究兵法,对名利之事看得很淡。他这次所以答应做地位显赫的大将,一是想助老朋友伍子胥一臂之力。击败楚国。伍子胥原是楚国人,因父亲和哥哥被昏庸的楚平王所杀,逃难到吴国已有十多年,天天不忘要复仇。孙武答应做大将的另一个原因是,他已写成一部兵书,这部书有始计、作战、谋攻、军形、兵势等十三篇。他很想在实战中检验一下,看看这些兵法在战争中效果如何,有没有需要补充和提高的地方。
  不过,孙武虽然答应做吴国大将,但心里总有点不踏实。因为,他曾斩杀过吴王最喜欢的夏、姜两妃子,他伯吴王会耿耿于怀,往后在共事中产生摩擦,弄得不欢而散。
  说起孙武斩杀美丽的夏、姜两妃,是历史上很有名的事件。孙武初到吴国时,吴王经常请他讲解战术兵法。孙武列举历史上许多著名战例,详细剖析胜败原因,吴王听得津津有昧。不过,吴王并不盲从,听不明白的地方,常常和孙武抬扛。比如,孙武说:“战争胜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军事指挥者的本领,杰出的指挥者,调动千军万马,像运用自己手脚那么自如。”还说:“不仅如此,杰出的指挥者可以将一支弱兵变为强兵,即使娇小的女子,也可以训练得像兵士一样坚强勇猛。”吴王不相信了,说:“女子怎能训练成军队呢,不可能吧!”孙武说:“大王若不信,我们可以试一试,你把宫中的宫女、妃子交给我训练,保证一个月后可上战场!”吴王想看看孙武究竟有没有能耐,答应了孙武的要求,把一百多名宫女、妃子交给孙武训练。
  孙武把宫女分成两队,让夏、姜两妃当头目。他对宫女宣布纪律,讲明在军事训练期间,不管有任何理由,都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不服军令者,以军法严办,处以斩刑。这些宫女、妃子平时宠惯了,只把孙武的话当耳边凤。特别是夏、姜两妃。浓妆艳抹,嘻嘻哈哈,行动慢慢吞吞,就像逛山水一样。
  孙武要她们东,她们偏要西,媚眼不屑地瞧着孙武,孙武忍无可忍,将两人以违令罪处斩。吴王痛失爱妃,嘴上下说,内心非常不快。要不是伍子胥及时做解释工作,他准备礼送孙武出境了。
  伍子胥看出孙武心存疑虑,便备了酒菜,和老朋友边喝酒边谈心。他说:“吴王开始确是很生你的气。后来,我劝他说,‘孙武这样做是对的,军队必须有铁的纪律,不听指挥,一盘散沙,怎能打胜仗呢。大王既然把宫女和妃子交给他训练,那么,她们就是他的士兵了,将军处罚违犯军纪的士兵,是天经地义的事。大王要称霸中原,必需由孙武这样的人训练出一支强大的军队才行呀。千万不能为了两个女人而失去一代名将!’吴王是个开明君主,一点就通,心里气俏了。后来,见那些弱不经风的宫女经过你训练,果然英姿勃勃,他对你十分佩服。要不然,你又不是吴国人,他怎么会放心大胆拜你为大将呢!”孙武听伍子胥这么一说,觉得吴王还是育度量的,便安下心来,准备大展鸿图了。


吴王拜孙武为大将后,设盛宴庆贺。酒席间,吴王说:“我平生之志,就是要称霸中原,让咱们南方人扬眉吐气,而楚国自特地盘大,人口多,处处和我作对,所以,要达到称霸中原的目的,必须击败楚国。另外,伍大夫一门忠良,为楚平王治国保疆立下汗马功劳。可恨楚平王听了奸巨费无忌谗言。杀了伍大夫父兄不算,还要斩草除根,追捕伍大夫。可怜伍大夫为了躲避追杀,逃到我们吴国,过昭关时一夜急白了头发。我一定要替伍大夫报仇,踏平楚国。不知孙将军对伐楚之事有何考虑?”孙武说:“楚国我们一定要打的。不过,迫害伍大夫的楚平王己死好几年了,继位的楚昭王精励图治,国力强大,如果轻易出兵,我们很可能会失败。战争关系到国家的兴亡和百姓的生死,需要考虑周全,经过周密思考后,才能决断。一般人以为战争胜负取决于武力,其实不然,胜败依武力决雌雄,这是下策,不战而胜才是上策!”吴王感到奇怪,问:“打仗就是两军对阵以决胜负,不战如何决胜负呢?”伍子胥也弄不明白,催促孙武道:“你有什么高招,快说出来让我们听所。”孙武微微一笑说:“胜利之道,有四种手段。第一,伐谋,就是事先探明敌人的意国,先发制人,以求精神上压倒对方,使敌人丧失斗志,从而获取胜利,此法为上策。第二,伐交,就是详细研究敌国有哪些同盟者,粉碎他们之间的同盟关系,从而削弱它的力量,此法为中策。第三,伐兵,即战争,用武力取胜,属下策,第四,伐城,攻城得胜,由于敌人坚守,要付出很大代价才能取胜,这是下下策。”伍子胥说,“我明白了,攻打楚国,以伐谋和伐交为主,辅之以伐兵,对么?”吴王也来了兴趣,问:“这伐谋和伐交,到底该如何做呢?”孙武说:“削弱敌人有许多方法。比如,我虽强,但故意伪装成弱小,使敌人轻视我,丧失对我的警惕。再比如,利用奸细离间敌人的重要大臣,使之窝里斗。这些办法都属于伐谋策略!”伍子胥连称这手段高明,他又问孙武:“伐交当如何做呢?”孙武说:“说具体的吧,现在,楚国与唐、蔡两个小国结成同盟,如果我们攻楚,唐、蔡二国一定会出兵帮忙,和我作对。所以,我们要使用外交手段拉拢唐、蔡二国,这就是伐交之策。一旦唐、蔡二国保持中立或反过来帮我国去攻打楚国,楚王就招架不住了!”吴王和伍子胥连声称好,佩服孙武的智慧和深谋远略,决定依计而行。
  再说楚昭王风闻吴王拜孙武为大将,厉兵秣马要对楚国用兵,不禁优心忡忡。有一天夜里。楚王做了许多恶梦,清晨起来,头晕乎乎的。他觉得眼皮发涩,便走到窗前的茶几上,准备取铜镜照照脸。忽然,他发现有一把剑压在铜镜上,楚王拿起剑一看,剑刀在晨光里散发出蓝色的毫光,是把好剑。
  这剑不是楚王平日佩带的那把,那把剑还挂在墙上。和这把剑相比,楚王那把佩剑柏形见绌。这剑是谁放在这里的呢?楚王感到十分奇怪,召集侍女查问,竟然无人知晓。楚王很不安,召来右令尹囊瓦议论此事。
  囊瓦拍马屁说:“一定是大王治国有方,道德高尚,感动了上天,派神仙送给了大王这把宝剑。不然,后宫森严,连只鸟都飞不进来,有谁能进入大王卧室呢!”楚王听了很高兴,将这把宝剑收藏了起来。
不久,楚国首都来了一个自称名叫风胡的锻冶匠。风胡是越国人,不仅以锻制好剑而名闻天下,而且还能识别各种名剑。楚国许多对剑有兴趣的人,都请风胡鉴定宝剑。不论什么剑,风胡只要看一眼,就可讲出此剑是谁造的,什么时候造的,有什么特征。这消息很快传到楚王耳里,便把风胡召入内宫,要他鉴定那把来历不明的宝剑。
  风胡拔剑出鞘,只听得嗡地一声,那剑似闪电刺入双眼。风胡倒吸一口冷气,将剑搁在茶几上,躬起腰对剑虔诚地行了个大礼,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话。这神神鬼鬼的行动,把楚王给弄懵了,两眼直瞪瞪地望着风胡。风胡的话音由小到大,“得罪你了,湛卢,我不知你到这里来了,有失远迎哟!”楚王问风胡:“湛卢是谁?他在哪里?”风胡仿佛眼梦里刚醒似地,慌忙说:“禀大王,‘湛卢’是这把剑的名字。这剑是越国名匠欧治子制造的。当年越王委托欧治子造了五把宝剑,将其中三把赠送给了吴王阖闾。吴王给这三把剑起了名字,即湛卢、磐郢、鱼肠。湛卢是三把剑中最好的一把,可称为天下第一剑。此剑为吴王所秘藏,怎么跑到楚国来了呢,奇事奇事!”楚王听说自己得到的这把湛卢剑是天下第一宝剑,眼睛都笑眯了。不过,他又为这把剑来路不明而耽心:“既然此剑为吴王秘藏,怎么前几天早晨我见它突然出现在卧室呢,此事是凶是吉?”风胡沉吟了良久,突然拍了个巴掌,说:“我想起来了,欧治子是我的朋友,他曾告诉我说,此剑是凝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天地之灵而铸成的。
  佩于腰间,威势陡增,拔出此剑,百神助之,非王者不可有之。此剑还有灵性,若拥有者有违道义,它会愤然离去,自寻有德之王者。由此可知,此剑因吴王无道,离他而奔大王你来的。”楚王猛然想起右令尹囊瓦说的神仙送宝剑的话来,既然两人的话不谋而合,可见是真的了。这种完全是胡说八道的话,楚王竟然深信不疑,他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上天是最公正的,最公正的哟!”忽然又不笑了,问风胡:“吴王有三把宝剑哩,其余二把剑还在么?”风胡说:“磐郢剑,因吴王独生女儿染病而死,拿来陪葬了。鱼肠剑,已变为一堆废铁。大王你是知道的,吴王阖闾是杀了他的堂兄僚王,篡位自立为王的。他雇用刺客杀僚王就是用的鱼肠剑。这是丧天良的不道德行为,所以鱼肠剑消失了神力,变为废铁了。”楚王悬着的心落地了,说:“如此看来,吴王一把宝剑也没有了,他已被上天所抛弃,从此我再也不用怕他了!”他奖赏了风胡许多金子。风胡得到了金子,就离开楚国到吴国去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孙武暗中安排的。剑是雇用高手神偷送进楚宫里去的。风胡神神鬼鬼的言行,也是孙武布置的。
  孙武神不知鬼不觉地用伐谋的策略,使楚王心高气傲而轻蔑吴国。骄兵必败,孙武没花多少代价,就让楚王迈出了失败的第一步。
  孙武还要让楚王迈出失败的第二步、第三步。他密切注意着楚国的盟友唐、蔡两个小国的动向,寻找离间的机会。
  机会终于等到了。他派到楚国的奸细回来报告,楚右令尹囊瓦得罪了唐、蔡两国国君,他们很怨恨他。
事情是这样的。唐、蔡两国,每年都要向楚国朝贡一次。今年,唐侯带了一匹千里名驹,蔡侯带了一件狐皮制的珍贵战袍,前往楚国献给楚王。右令尹囊瓦欲得这二件宝物,竟然派人在半途将两人阻挡,既不让他们去见楚王,又不让他们离开楚国。唐侯手下有个小头目,头脑比较灵活,心想何必为一匹马而让主人不明不白地滞留在楚国呢,半夜里偷出千里驹,献给了囊瓦,说:“我家大王,称赞你德高望重,特令我献上千里驹!”囊瓦立即放了唐侯,让他回国。蔡侯得知唐尹脱身的办法后,便也将狐皮战袍送给了囊瓦。蔡侯离开楚国边界时,气哼哼地说:“太欺侮人了,我虽为弱国之君,但总有一天,我要过边界杀了襄瓦这个老贼!”孙武立即以吴王的名义,给蔡侯送去一件狐皮战袍,还有一封信。信的内容是:听说楚右今尹夺了大王心爱的狐皮战袍,我感到震惊。楚虽为强国,囊瓦不过是一个臣子,蔡虽为弱国,大王你是堂堂一国之君。当臣子的怎么可以对君王强取豪夺呢。我也是一国之君,对囊瓦的行为非常气愤。特送狐皮战袍一件,以示慰问。蔡侯看了吴王的信,不禁流出了眼泪。心想,楚国是强国,吴国也是强国,还不如和吴国结盟呢。
  唐侯也收到吴王送的千里驹和一封信。他也流出了眼泪,准备投靠吴王。
  数日后,蔡、唐两国派使者秘密来到吴国。正式表示和吴国结盟,共同对付楚国。送走使臣后,吴王高兴地对孙武说:“将军英明,不费一兵一卒,就使我得到蔡、唐两国五万军队!”伍子胥说:“楚王失去五万,我得五万,合计有十万军队呢!大将军的伐交计谋可真行呀!”吴王对孙武说:“大将军,现在可以对楚用兵了吧?”孙武说:“楚王听信风胡的话,失去了戎心,唐、蔡两国暗中背叛,又削弱了他的力量。伐楚的条件已成熟了。不过,用兵前还要做一件事。”吴王问:“什么事?”孙武说:“我们南面的越国,对我窥视已久。万一他们在我们北上伐楚时,乘虚率倾国之兵进攻,我们腹背受敌,一夜之间就亡国了。”吴王背脊是惊出了许多冷汗,失声说:“怎么办呢,怎么办呢!”孙武说:“派使者到越国去探探风声,就说我们准备伐楚,兵力和粮食都不够,向他们借兵借粮草。如果越国答应我们要求,则无犯我之意,到那时,才可以放心大胆去打楚国。”伍子胥问:“万一越国拒绝呢?”孙武说:“那他们一定会在背后攻我们。先下手为强,在伐楚之前,先解决它。”数天以后,吴国使者到越国,向越王面陈吴王借兵借粮的要求。越王觉得事关重大,就与文臣武将商议,如何处置此事。武将胥抒说:“不能借,吴国人去打仗,让我们越国人白白去送死,天下哪有这种道理。”丞相范蠡对越王说:“吴王向我借兵借粮,并不是真的求我援助,实质是来打探我们意图的,看我是否会趁他伐楚之际攻其不备。”越王大吃一惊,问范蠡:“这事该如何处理?”范蠡说:“派使者送一信给吴王,说我国贫穷,兵力薄弱,只能支援点粮食。这样,吴王才会安心伐楚。一旦吴王离开吴国伐楚,我们就在背后打他们出其不意,占其领土,这是上策!”越王考虑了一会,觉得范蠡的谋略不错,便写了封信,调拨军粮500石,送到吴国。
孙武看了越王的信,问伍子胥意见如何。
  伍子胥说:“越国送来军粮,表示无侵犯之意,我可放心大胆地伐楚了。”孙武摇摇头,说:“这信是范蠡的一种欺骗手法。我们不可轻看范蠡,此人是善于用权谋的人。只送军粮而无士兵,这是个圈套。他以军粮安我心,等我伐楚离开国土后,他会遣兵来打我们。”伍子胥说,“越国人真狡猾,干脆,找借口失消灭它。”孙武摆摆手说:“人家待我以礼,送我军粮,我们却对他动武,这要失信子天下的,不可这么做。我已想出一个办法,派5000军队守于吴越边境。
  这样,我去攻楚国,越国就不会来犯了。”伍子胥不解地问:“越国真的来犯,5000人管什么用呢?”孙武说:“范蠡是聪明人,见我边境置兵,自知阴谋已被我识破,决不会对我用兵了。”果然,范蠡得知吴国在国境置兵的消息后,叹了口气说。
  “我送500石军粮,原想迷惑吴国,竟然被识破。看来,孙武果然名不虚传,是个善于权术的人,和这样的人作战,不知什么时候会吃他计谋的亏,还是别去惹麻烦吧!”孙武解除了后顾之忧后,正式誓师伐楚。进入楚国领土后,吴国连战连胜,把楚军打得一败涂地,一直打到楚国的都城。楚王在随身护卫的护驾下,好不容易逃离楚国。称霸一时的楚王,落得个悲惨下场。
  伐楚胜利后,吴王把第一大功归于孙武。但孙武不愿意做官,回老家隐居去了。他留下一部《孙子兵法》,是举世闻名的军事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