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周希汉

时间:2009-02-07 15:36:42编辑:中国红故事

 

  

  周希汉(1911—1988)湖北省麻城县人。

  一九二七年参加黄麻起义。一九二八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麻城县独立营通信班长,独立团通信排排长、连政治指导员,红十三师三十八团共青团委书记,红四方面军总部参谋,红九军作战科科长兼教导队队长,第三十一军作战科科长兼教导营营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作战股股长,补充团参谋长,三八六旅参谋长兼太岳军区参谋长,南进支队司令员,太岳军区第二军分区副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十旅旅长,第二野战军十三军军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兵团军长兼滇南卫戍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参谋长、副司令员、顾问。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是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49年2月,周希汉将军被任命第十三军军长。是时,第二野战军政委邓小平与周谈话。

  小平曰:“周希汉,你早就该当军长,晓不晓得为什么到现在才提你?”

  将军答:“是不是骄傲?”

  小平点头,曰:“对头,就是要杀一杀你的傲气。”

  将军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知道自己的这个缺点,就是改不掉。”

  小平正色,曰:“改得掉也得改,改不掉也得改。必须得改!”

  周希汉将军,湖北麻城人。

  父名周企耀,佃农。前妻因病早夭,36岁续弦,40岁得子希汉,三世单传。

  将军出世后,有风水先生为其看相曰:“此子有王侯之相,傲物之形,奔忙之命。”

  陈赓大将曾为周希汉将军“批八字”曰,“周希汉是癸丑年生的,‘癸’不得了。天在人头上,他这个家伙敢叉开双腿,把天骑在下面。这么大的脾气,谁敢惹他?”

  周希汉将军瘦小,眼光上视,嘴角下斜,若藐视态,自称“天下第一瘦”。

  红军时期某日,通信连长谢家庆俘虏一国军军官,奇瘦无比。周希汉将军见之,与其比肩而立,大喜曰:“这狗日的比老子瘦多了。好了,老子不是天下第一瘦了。”

  1930年,徐向前元帅初见周希汉将军,叹曰:“长得单薄些。” 将军对曰:“将在谋而不在勇,关云长身材高大,不也打败吗?诸葛亮、庞世元长得如何?不也打胜战吗?” 元帅闻之暗喜,继指地图考将军。是时,将军不识地图为何物,即答道:“我看不懂。你能教我吗?” 徐帅闻之又喜。将军又曰:“我肯定能学会,没有学不会的本事。” 徐帅大喜,以掌拍其脑曰“是块好料。”

  抗日战争时期某次开会,有人提及周希汉将军,毛泽东问;“就是险些被张国焘砍了脑壳的那位嘛,听说打起仗来很会动脑筋。” 陈赓大将对曰:“他有个绰号呢,叫——瘦子!是我给他起的。” 并用两手比画:“喏,这样瘦!” 太祖哈哈大笑,曰:“我见过,我见过。”

  八路军三八六旅旅长陈赓、政委王新亭、参谋长周希汉。陈赓腿有伤残,人称“瘸子”;王新亭高度近视,戴眼镜,人称“瞎子”;周希汉奇瘦,人称“瘦子”。故而,三八六旅人皆称之为“三子部队”。

  何畏,广东人,红四方面军九军军长,性暴烈,尤爱棍棒伺候。

  红军时期某战失利,何畏迁怒于时任九军作战科科长的周希汉将军,将军当场顶之。

  何畏大怒,曰:“老子毙了你!” 连发五枪,将军侧身挺立,仍目瞪何畏,无恙。

  后将军曰:“何畏枪法不行,老子命大!”

  何畏曰:“老子不过吓吓你,那舍得真打。”

  何畏命令打将军二十军棍,被送进医院了伤。

  后何畏有悔意,特意到医院看望,并交代医院政委董贤映:“对周科长要特殊照顾好。” 何畏曰:“给周科长炖一只母鸡,没有就到老百姓那里去搞。” 院长不懂广东话,何畏取纸笔写道:“炖鸡婆,加天麻”。继改“鸡婆”为“鸡母”。(广东人称母鸡为“鸡婆”,四川人称母鸡为“鸡母”。)

  人谓“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说官话。”

  何畏讲话,广东人亦难懂。为此,何畏连换几任参谋。周希汉将军到任后,细心琢磨军长发音规律,一星期即能听懂军长之广东话。何畏大喜,逢人便夸将军:“这小子他妈的是天才!”

  周希汉将军身经百战,全身无一弹创枪洞。人谓将军命大福大,将军则言:“人瘦,目标小,敌人打不着。” 将军身边之参谋、警卫、司机亦无一人有负伤之记录。

  抗日战争时期,太岳区曾流传歌谣云:

  小日本,你听清,

  太岳山上有陈赓。

  小日本,你别捣蛋,

  让你碰上周希汉。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发起“百团大战”。

  第一阶段为正太铁路破袭战,一二九师十个团主力分为中央和左、右三个纵队。

  周希汉将军奉命任左翼纵队司令员,负责寿阳至榆次段铁路的破袭。

  某日,刘伯承、邓小平至正太前线。邓小平问周希汉:“左翼没有配政委、参谋长,只有你一个,行不行?” 将军未加思索对曰:“不怕,这种短期的任务,有两三个硬一点的参谋就行了。” 刘伯承点头称善,而邓小平略有感觉:这个娃子不简单,但有些子傲气。

  百团大战第一阶段发起后,日军出动精锐部队报复,直扑卷屿沟,攻势凶猛。

  是时我八路军前指和中共中央北方局首脑机关正撤至卷屿沟,仅有一警卫营掩护,情况万分危急。第十六团于羊儿岭与敌激战半小时,主阵地失守。刘伯承正愁手边无兵可调,忽闻周希汉率部赶至羊儿岭,与日军接火。刘帅舒口气曰:“好了,这下是赵子龙来了。”

  周希汉率部勇夺羊儿岭,阻击日军至黑夜。后,刘伯承正太战役总结时,表扬羊儿岭战斗“起到了掩护首脑机关转移的重要作用,并使左右两翼得以安全转移。”

  国民党军整编第一师第一旅,装备精良,能征善战,号称“天下第一旅”。

  旅长黄正诚,曾留学国外,授中将军衔。

  1946年9月,时任晋冀鲁豫第四纵队第十旅旅长的周希汉率部与之战于晋南,大捷,生俘黄正诚。

  战后,黄正诚见周希汉,曰:“你不是陈赓!”

  将军对曰:“鄙人周希汉。”

  黄曰:“我要见陈赓。陈赓为什么不见我?”

  将军笑曰:“杀鸡焉用牛刀,捉你,我周希汉足矣。”

  据云,天下第一旅被歼灭,轰动了朝野。

  刘伯承于晋冀鲁豫军区干部会上曰;“同蒲方面打得很好!中央夸奖说‘这一仗出乎意料之外’”。

  1946年9月26日,延安的《解放日报》发表了题为《向太岳纵队致敬》的社论。

  社论曰,此役“与中原部队的胜利突围、苏中南下的七战七捷,陇海路与晋冀豫歼灭蒋军同为光辉胜利。对于粉碎蒋介石进攻、争取国内和平民主,有其不可磨灭的功绩。我们欢欣庆祝之余,特向太岳纵队全体指战员致以崇高的敬礼!”

  1947年夏,陈谢大军挺进豫西。

  8月,周希汉随先锋第二十九团先行南渡黄河。

  23日,偷渡得手。

  将军上岸后,即命二十九团团长吴效闵夺取敌石头山阵地。

  是时,枪炮声震耳欲聋,吴效闵举冲锋枪大声曰:“放心吧,旅长!拿不下石头山,我提头来见!”

  周希汉将军亦提冲锋枪,大声喝道:“不行!老子要你提国军的头来见我!”

  数小时后,吴效闵克石头山,押大批俘虏凯旋归。

  新华社记者冯牧见之叹曰:“真是关云长温酒斩华雄啊!”

  1947年冬,周希汉将军率部脱离主力攻打郏县。

  原预计郏县守敌为民团,战斗打响后,方弄清守敌为国军正规部队。

  城克将半,有情报到,国军第十五师师长武庭麟率该师师部及六十四旅等5000余人进至郏县增援;同时国军整编第三师师长李铁军率部出洛阳救援。

  是时指挥所哗然,主张撤者为多数;周希汉将军则一锤定音:打!主攻前,将军下了一道特别命令:“开饭,主攻部队必须喝上热汤。”

[1] [2] 下一页

上一篇:聂凤智

下一篇:王秉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