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陈康

时间:2009-02-01 15:59:30编辑:中国红故事

 

  

  陈康(1910—2002) 原名陈五和

  陈康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经久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高级将领,杰出的军事指挥员。原中国共产党云南省委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昆明军区代司令员、兰州军区副司令员(按大军区正职待遇)。

  陈康于1930年6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并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军勋章,1988年7月再次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曾任中共第九届、十届中央委员,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五军四十五大队战士,红四方面军第四军十师二十九团七连班长、排长,第七十三师二七八团九连政治指挥员,第九十三师二七四团政治教导员、营长、副团长,第三十一军九十一师二七六团团长等职。他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一至四次反“围剿”。在著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中,他参加了双桥镇、黄安、广元、义龙、剑门关、千佛山、团房良、黑水等重要战役战斗。在历次战役战斗中,他不怕艰难困苦,不怕流血牺牲,英勇顽强,机智灵活,圆满地完成了各项作战任务。1933年10月,为彻底粉碎国民党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20万大军对红四方面军的六路围攻,总部确定青龙观为我军反击的突破口,并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陈康同志所在的二七四团,时任营教导员的陈康,率领突击队,利用暗夜,穿山越涧,攀藤附葛,出其不意,将敌旅部围歼于山庙之内,占领了青菜青龙观要隘,为该团歼敌1000余人,打破敌人六路围攻计划起了重要作用。他所在的二七四团被红四方面军授予“夜摸常胜军”的称号。1935年4月。在攻打剑门关的战斗中,总部把攻打主峰的任务交给了陈康同志所在的二营,他以与敌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率领全营官兵爬悬崖,过峭壁,勇猛冲杀,与剑门关守敌进行了数次白刃战,同后续部队一起,终于攻开了被称为“插翅难渡”的剑门关要陕,为红一、四方面军在川西懋功地区的会师,扫除了一大障碍,受到军师首长的赞扬,并被提升为副团长。1936年4月,进入刘伯承任校长的红军大学学习,毕业后任第三十一军九十一师二七六团团长。

  抗日战争初期,参加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毕业后任新四军政治部训练队队长,八路军第一二九师随营学校教员、主任教员,第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十七团副团长、团长,太岳军区第四分区副司令员、代司令员等职。他率部参加了著名的百团大战,抗日革命根据地的反“扫荡”和抗日游击战。1940年底,日军对太行、太岳抗日革命根据地进行了拉网式的疯狂“扫荡”,实行了残酷的“三光”政策,在极其艰苦的战争环境里,他积极响应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在敌后发动群众,组织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1941年2月,日军三十六师团、独立混成第四旅团4000余人,对我太行、太岳抗日革命根据地军民进行“扫荡”、“蚕食”、实行“三光”政策,陈康率部同兄弟部队、地方武装一起,采取化整为零、分散隐蔽、运动伏击、阴击、突袭等手段,积极打击进犯之敌,粉碎了敌人数次“扫荡”。1943年10月,日军集中2万多兵力,对我太岳抗日革命根据地反复进行“扫荡”、“清剿”,妄图消灭我根据地一切人畜,制造“无人区”。他根据太岳军区司令员陈赓的指示,积极组织群众,空室清野,锄奸防谍,开展阵地战、麻雀战、冷枪战、伏击战,在一个多月内,杀敌、伪军3500余人。在历次战役战斗中,他坚决果断,沉着指挥,勇敢作战,同日、伪、顽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为开辟、巩固、发展豫北抗日革命根据地和取得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做出了贡献。

  解放战争时期,陈康历任晋冀鲁豫军区第四纵队十三旅旅长,第二野战军十三军副军长等职。参加了临汾、晋南、豫西、同薄、洛阳、郑洲、南昌、淮海、渡江、广东、广西、滇南等战役战斗。1946年8月,为了击溃国民党军队对解放区的进攻,切断胡宗南与阎锡山部队的联系,时任第四纵队十三旅旅长的陈康与兄弟部队一起,挥师北上,发起了同薄战役,连克洪洞、赵城、霍县、灵石及汾西5城,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器张气焰。1947年10月,为了拖住全副美械装备的国民党第五兵团李铁军部,配合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集团军司令员陈赓,把“牵牛”的任务交给了第十三旅旅长陈康,接受任务后他采取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用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办法迷惑敌人,诱敌深入。牵着敌人主力在豫陕地区的大山中兜圈子,将其拖得筋疲力尽之时,再“牵”入我军预设的包围圈中,同主力部队一起,一举歼灭了李铁军兵团2万余人。1949年底,为彻底消灭国民党在云南的武装力量,在解放云南的战役中,当国民党第八、二十六军在进攻昆明未果,有从空中和越境逃跑的迹象时,副军长陈康,亲率第十三军三个主力团,从南宁出发,发扬我军不怕疲劳,不怕流血牺牲和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昼夜兼程,轻装突进滇南,14天时间,急行军1800里,出其不意,一举攻取蒙自机场,切断了敌人的空中退路,并同兄弟部队一起。连续征战50多个昼夜,全歼了云南境内的国民党军队,活捉了敌陆军副总司令汤尧,第八军军长曹天尧,取得了滇南战役的决定性胜利,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功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第十三军军长,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昆明军区代司令员,昆明军区党委书记,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兰州军区副司令员等职。1952年9月,任第十三军军长期间,遵照中央的指示精神,为了维护边境地区的社会稳定,保卫各族人民的生命财产,率部深入西南边疆毗邻的越南、老挝、缅甸、三国边境地区进行剿匪。他坚决执行了“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发动群众”三结合的方针,很快平息了边境地区的匪患。同年入南京军事学院高级速成班第二期深造,经过学习进一步提高了政治、文化、军事理论和组织领导水平。1956年7月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期间,为了解决亚热山岳丛林地带作战问题,他亲自带领机关的同志,爬山涉水,风餐露宿,实地进行调查研究,探索出了在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带作战的路子和训练方法,总结出了经验,有力地指导了山岳丛林地区部队作战和训练改革,受到了军委、总部的肯定,并拍成教片向全军推广。在云南工作25年,始终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维护了各族人民的利益。1977年12月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分管作战工作。

  陈康将军于昆明军区任职二十五年,悉心研究亚热带丛林作战,其“大炮上山,小炮上树”等战法威镇南疆。建国后,北越战斗骨干大多为陈康之十三军训练。据云,1979年南疆之役,凡越军闻十三军部队上来,便不战自退,并曰:“哪有徒弟打师傅之理。”(2)

  陈康将军作战勇猛顽强,枪林弹雨中五次负伤,左下腹、右大腿、右胳臂、左胳臂、左胸等处弹痕累累,至今体内仍存留十一块弹片。将军指点当年负伤处,告余曰,此为当战士所负;或曰,此为当连长所负;或曰,此为当营长所负;或曰,此为当副团长所负。将军自豪曰:“负一次伤,升一级官。我这副司令是一级一级打上来的,不是溜须拍马拍出来的。”(3)

  陈康将军回忆,1935年,红军攻打麻城,右腿负伤。如何负伤?将军忘之,只记得负伤后醒来,闻女声合唱山歌,辅以抬担架的“吱呀,吱呀”声,动听优美,令人忘却伤痛。原是四位姑娘抬将军小跑前进,她们一边赶路一边唱歌,从前方抬到后方医院,抬了五六天,没进医院伤就好了。“那时年轻啊,伤好得快。那时害羞啊,不敢与姑娘们讲一句话。”几十年后,将军感慨系之。(4)

  剑门关,距四川剑阁县北二十五公里,扼川陕公路,为古蜀道之要隘。晋人张载《剑阁铭》曰:“惟蜀之门,作固作镇,是曰剑阁,壁立千刃,穷地之险,极路之峻。”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长征始,总指挥徐向前命红三十一军夺取剑门关。打剑门关只有一条路,关前地势平坦,基本上没有隐蔽的地方,敌人居高临下且一览无余。是时,敌驻守一个营,初攻不克。陈康将军回忆言,三十一军军长王树声亲自指挥我们营冲上去。第一个冲锋的就是我,后面跟着通信员、警卫员、司号员,再后面跟着全营官兵。我们全营都是敢死队,硬是往前冲。是役,大捷,全歼守敌,将军左胳臂负伤。(5)

  陈康将军言,邓小平脑子灵活又实事求是。淮海大战进入第二阶段后,天气寒冷,部队御寒衣被供应不上。时任前委书记的邓小平政委下指示,曰:“没有被子,给他们发扑克,打打扑克就不冷了。”(6)

  豫西“牵牛”,为陈康将军战斗经历中之精彩之笔。1947年秋,时任中原野战军四纵十三旅旅长的陈康将军奉陈赓、谢富治令,率部以疑兵之计,扮演陈赓主力,拉大距离,挖坑增灶,时而攻城拔寨,时而声东击西,引诱国军李铁军三万大军于豫西伏牛山转圈。后配合陈粟大军和陈谢兵团主力于西平县祝王寨、金刚寺围而歼之。李铁军的中将参谋长李英才被俘后,不胜感慨:“敝军此次失败,一半是打垮的,一半也是拖垮的。”陈康将军有文《豫西牵牛》传世。(7)

  1949年冬,我军发起云南战役。为防止国民党军逃往国外,时任十三军副军长的陈康将军率三个团由百色直插蒙自、元江。将军言,1950年春节,将军率部达南宁,陈赓交代任务后马不停蹄,继续前行。为了赶时间,减轻负荷,初弃重武器,继弃牲口,又弃被装,翻山越岭半月有余。3月初,将军分兵两路,一路达云南蒙自机场;一路达元江铁路桥。言此将军曰:这一仗打得好啊!敌人未上飞机,我们已把机场占了。敌人还未到铁路桥,我们就占领了铁路桥。是役,我军歼敌第八军、第二十六军等共27600余人。(8)

  陈康将军言,陈赓将军爱开玩笑,开玩笑也是有分寸的,不是稀里马哈乱开。打仗精明灵活,不能打的仗,他绝不会打,从来不吃亏。谢富治比陈赓深沉,爱摆架子,为人不错,水平一般。谢富治将军病重之际,陈康将军前往看望。谢富治对将军言:我在云南没干坏事啊,我在云南没干坏事啊!(9)

  1978年12月,陈康将军调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员。之前,兰州军区领导于西北边防垒假山,挖河沟以防守,劳命伤财,无功而废。将军到任后即乘直升机沿边防考察,约半年,制订“机动防守”方案,谓“一个点,一条线,一个面”方案,要求每边防部队掌握一个侧重点,机动一条交通线,控制一个防守面。此方案受军委领导赞赏。时人谓“丛林猛虎”变成了“西北狼”。(10)

  陈康将军晚年喜喝“花生奶”。每日上午喝一次,下午喝一次,十余年不间断。将军曰,喝“花生奶”可长寿。所谓“花生奶”即将花生捣碎,制成汁,为将军自己发明之饮料。(11)

  陈康将军晚年生活极有规律:晨起后七点半早餐,八点看新闻。继于院中散步,走两圈,回屋,喝“花生奶”。再睡个回头觉。十一点左右,读报,主要看大参考、《解放军报》,由秘书读,将军听。午休后,打麻将。吃过晚饭看《新闻联播》,八点半上床睡觉。(12)

  陈康将军晚年喜坐椅上观赏游鱼。将军家中置一大鱼缸,高一米,宽一米八。鱼缸中养金龙鱼等热带鱼,浮浮沉沉,悠哉悠哉。将军每日坐椅上,一动不动,注目观赏约一小时。(13)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陈康将军曾至美国、澳大利亚居住。归国后有人问将军:“外国的月亮是否比中国圆?”将军答:“圆个屁,也是大饼一个!”(14)

  陈 康:(1911-2002),男,汉族,1911年2月生,湖北省武穴市(广济县)人,原名陈五和。1931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6月参加革命工作,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速成系毕业,中将军衔。1930年6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历任红15军45大队战士、红4军10师29团7连班长、排长。1932年12月任红73师28团9连政治指导员。1934年8月任红73师274团2营营长,1935年4月任274团副团长。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一至四次反“围剿”和长征。1935年8月任红9军75团副团长,12月任红9军第27师80团团长。1936年4月为川西红军大学学员。1936年7月任红31军第91师276团团长。在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参加了双桥镇、黄安、商潢、广元、义龙、剑门关、千佛山、团房良、黑水等重要战役战斗。抗日战争时期,1937年9月起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员,新四军补充营营长。1938年2月任新四军军部政治部训练队队长。1939年1月任八路军第129师随营学校副营长兼主任教员。1940年10月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17团副团长。1941年10月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17团团长。1942年5月任八路军第129师386旅772团团长。1942年7月任豫晋联防区第3军分区司令员。1945年2月任太岳军区第4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率部参加了百团大战和抗日革命根据地的反“扫荡”斗争。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10月任晋冀鲁豫军区第4纵队13旅旅长。1949年2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13军副军长。参加了临汾、晋南、豫西、同蒲、洛阳、郑州、南昌、淮海、渡江、广东、广西、滇南等战役战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2年10月30日至1956年5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4兵团第13军军长(其间:1952年9月至1954年11月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速成系2期学员)。1956年5月至1957年8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军区党委常委、副书记,1957年9月27日至1960年11月20日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军区党委常委、副书记兼云南省军区司令员,1959年9月兼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1960年11月至1975年5月复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副司令员,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处书记,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代司令员,1968年8月至1975年8月任云南省革委会副主任(其间:1968年9月至1971年6月任云南省革委会党的核心小组副组长)。1971年6月至1975年5月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当时设有第一书记)。1977年12月至1981年11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副司令员。1978年5月兼军区党委常委(大军区正职待遇)。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九、十届中央委员。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2002年5月23日零时0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上一篇:张国华

下一篇:郭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