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一支梭标的故事

时间:2009-01-16 13:55:34编辑:中国红故事

 

  在旧社会,爸爸全家十一口人,到解放时就剩爸爸和姑姑两人了,老姐弟两人感情很深,好几次把姑姑接到北京,想让姑姑在北京安渡晚年,姑姑都因不习惯大城市的生活,最后都执意回老家去了。

  1986年,爸爸回老家大庸(张家界),来到了姑姑家看望姑姑。爸爸看完姑姑后,又抬起头,对着姑姑家的房顶看起来,当地的乡干部马上跑过来,对爸爸说:“许老,每年我们都派专人来检查您老姐姐的房子,保证下雨淋不到她老人家的”,爸爸从屋里看到屋外,最后走到临街的一个破草房子停下了,若有所思的看起这间破草房来,乡干部见爸爸站在破草房前不动了,又赶紧解释:“这是您老姐姐解放前住的房子,现在有了新房子,老房子早就不住了,”爸爸嗯了一声说:“我知道,”这时爸爸转过身问姑姑:“这是我当红军走的时候你住的屋吗?翻修过没有?”姑姑回答:“没有钱哪个修屋哟”。爸爸点点头,紧接着爸爸又问姑姑:“我走的时候藏在房梁上的那支梭标你还记得吗?”只见姑姑若有所思的楞了一下,摇了摇头。这时爸爸肯定的说:“在长征前的一次战斗中,我用梭标缴获了敌人一支步枪,长征出发前,我把梭标藏到你家的房梁上,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这时众人的眼睛一亮,这破草房里还有革命文物呢?马上几个小伙子自报奋勇找来梯子爬上去,老家的房子不糊顶棚,在大梁边,檩条上藏点东西很方便,但从红军长征到现在50多年了,东西还在不在,很难说了。这时突然从屋里传出一阵喧哗:“找到啦!找到啦!”只见一个小伙子举着一锈迹斑斑的铁家伙兴奋的跑出来。爸爸接过那铁家伙,认真的看了看说:“就是它!”

  虽然它锈的十分厉害,但不难看出,这就是一个梭标头,它和平常人们看到的红缨枪不同,第一是形状,头部尖尖,刃部很长不锋利,棱角不分明,很像一把四棱刮刀,中间稍微有点鼓;第二是它的插棍子的口特别深,有十七八公分深,爸爸说是为了插得牢,不容易掉;第三是它特别长,足足有40多公分长,就是不插根棍子,拿在手里也是一把很顺手的兵器。当年插在梭标上的棍子早已烂掉,只有那斑斑锈迹在述说着当年红军英勇不屈的战斗事迹。

  关于梭标藏在老家姑姑家房梁上的事情,我也是头一次听说,但关于那只梭标的故事,可就是过去爸爸给我讲故事的保留节目啦!

  爸爸15岁的时候就参加了家乡的游击队,游击队专打地主老财,对付他们用大刀、梭标就足够啦!冲进地主家,梭标一举,大刀一挥,地主就吓的屁滚尿流的了。后来游击队编入了贺龙领导的红军,到正规部队后,看见别的战士人背着步枪,神气的走来走去,爸爸羡慕极啦,整天就围着有枪的战士转来转去的,一有机会就把人家的枪拿过来摆弄摆弄,心里就盼着马上发自己一支枪。

  可是等了好几天也没有动静,急的爸爸就去问他们的排长蔡久:“排长!什么时候给我发枪啊?”蔡久排长一听就乐了:“小鬼,给你发枪的人还没有来呢!”“谁呀?”“敌人呀!”爸爸这才明白过来,红军的枪都是缴获敌人的啊!从那以后,爸爸就天天盼着打仗,早点把手中的梭标换成步枪。

  哈!这一天终于等到啦!贺老总在陈家河给敌人设了个圈套,爸爸他们连夜赶到陈家河对面的山上埋伏起来,天亮不久,战斗就打响了,红军集中了优势兵力对敌人进行了分割包围,总攻开始了,红军的冲锋号响彻山谷,爸爸紧跟着蔡久排长向山下冲去。当冲下河滩时,敌人已经被打垮了,死的死,逃的逃,有的干脆就举手投降了。爸爸突然发现有两个人影钻进树林,往对面的山上爬去,爸爸就端着梭标追了过去。那天下了大雨,地上很滑,追了半天才把敌人追上,追近一看,原来是一个胖子军官和一个瘦子士兵,胖子爬不动了,让瘦子背着他往山上爬呢。爸爸冲着他们喊道“站住!缴枪不杀!”那两个人回头一看,发现追上来的是一个小红军,只拿了一杆梭标,他们就没有把爸爸放在眼里,爸爸喊了两遍,那两个敌人不听,还继续还往上爬,这下爸爸可火啦,紧追两步,上去照着大胖子的屁股就捅了一梭标,一梭标就把那肥猪似的家伙捅下来,摔个四脚朝天,捂着屁股,嗷嗷乱叫。

  这个故事我不知道听了多少遍,每次都听的津津有味,百听不厌,故事每次讲到这里,我总是要缠着爸爸再讲一遍,爸爸就会顺手抄起尺子、扇子或者墩布把子之类的东西,站起来,连比划带说的:“我就追上去,就这样,照着大胖子的屁股就捅了一梭标!”每到此刻,我们父子都会哈哈开心大笑一番。

  那个胖子是个军官,有一把德国造的驳壳枪,瘦子有一支七九步枪,当然这都成了爸爸的战利品了,驳壳枪上交,步枪留下了,从此,爸爸就有了一支自己的步枪,成为一名真正的红军战士了。但那支梭标爸爸还舍不得丢掉,长征开始后,有一次行军,正好路过姑姑当童养媳的村子,顺便就把梭标藏在姑姑家房梁上了。

  90年代,一位搞艺术创作的朋友在我们家看到那个梭标头,知道了这个梭标的故事,他据此创作了一件艺术作品:将梭标头直接固定在画板上,在梭标头下画上一根梭标杆,又画了许多盛开的梅花,最后还题了句毛主席诗词:她在丛中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