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毛泽东主席的外交风度

时间:2014-02-21 22:50:09编辑:中国红故事

     我在外交礼宾岗位上工作过几十年,有幸近在咫尺地亲眼见到毛泽东主席,对他的礼宾待客之道印象颇深。他一生外交活动波澜壮阔,虽然只有两次出国访问,但是他会见过当时世界上几乎所有最重要的政治家。他总让人感到朴素自然、实实在在,无拘无束、幽默风趣。他与人谈话用词巧妙,比喻生动,轻松活泼,同时又驾驭全局,气势磅礴,举重若轻,总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着装
 
    毛主席不论在对内或对外活动中,一向穿中山装。不过他的中山装略有不同,衣领低、领尖阔而长。那是缝纫师傅根据他身材、脸形、气质而设计的。毛主席服装颜色定格在灰色,春秋为稍浅的灰色,冬天则以深灰色为主。开国大典时,他穿过黄色呢料中山装,两次去苏联时,为了外交礼节需要,穿过黑色中山装,以后就没再穿过其他颜色服装,只认灰色中山装了。毛主席的皮鞋,一般是厚重圆头的,到了晚年,即使在外事活动中也不穿皮鞋,经常穿布鞋。
 
    礼节
 
    毛主席不喜欢外交礼节上的清规戒律,但是他对西方那些外交礼节还是熟悉的。例如在西方流行,但在中国很少见到的吻手礼,他也能运用自如。1974年9月,菲律宾总统马科斯的夫人伊梅尔达访华,毛主席在长沙会见她时,不行握手礼,而是对她行了吻手礼,令这位夫人感动不已。1974年2月,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访华,随行的总统夫人等女宾,为了表示对毛泽东的敬意,纷纷向他行屈膝礼,即握手同时蹲身、屈膝。令客人未想到的是,主席竟然模仿赞方女士的动作,还以同样的屈膝礼,令客人十分欢快,现场顿时活跃。
 
    对等
 
    1949年12月,毛主席访问苏联,在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之前,毛主席提出:“我想让周恩来总理来一趟。”斯大林开始并不同意,可是,签署条约毕竟是两个国家之间的国务活动,党的领导人无能为力。若从国家职务层面讲,斯大林是部长会议主席(政府首脑),而毛泽东则是国家元首,无法对等。斯大林显然也不愿意同周恩来平起平坐,于是双方把外长推到前台。1950年1月20日周恩来到达莫斯科,2月14日中苏两国外长周恩来、维辛斯基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
 
    宴请
 
    毛主席反对冗长的宴请活动。1949年12月22日,他参加克里姆林宫举行的庆祝斯大林70寿辰的宴会,从晚上8时开始,一直开到了第二天凌晨1点多才散。回到驻地,便对汪东兴说:“我不知道苏联的宴会为什么要搞这么长?吃也没什么好吃的,看也没什么好看的,鼓了一晚上掌,手都鼓痛了。我们回去不学这个。吃饭就好好吃饭,看戏就好好看戏。”
 
    会谈
 
    1949年毛主席访苏时与斯大林会谈。斯大林说:“你这次远道而来,不能空手回去,咱们要不要搞个什么东西?”初次见面,互不摸底,斯大林话不明说,先行试探。毛主席说:“恐怕要经过双方协商搞个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应该既好看、又好吃。”毛主席不卑不亢,回应十分巧妙,以东方人的幽默,围绕斯大林那个心照不宣的“东西”,附加了一些条件。而这般类似哑剧的言语,苏方翻译不敢揣度乱译,吭吭哧哧照字面硬译出来。苏联领导人听得一头雾水,中苏两党领导人,一起讨论好吃、好看的东西,岂不可笑!实际上,毛主席的意思是,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苏联应当主动表示给予援助,但是援助,应当照顾到中国实际,又不能有损中国的尊严。
 
    学英语
 
    毛泽东主席懂一些英语。1970年,他在同斯诺谈话时,对当时称颂他的“四个伟大(即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表示不满,说:“Great Teacher,Great Leader,Great Supreme Commander,Great Helmsman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毛主席喜欢学英文,他解释说,一是有兴趣;二是想换换脑筋;三可以看书。毛主席还幽默地说:我活一天就要学习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的时候怎么办,谁给我做翻译啊?
 
    放空炮
 
    毛主席化解矛盾很轻松。1971年7月,基辛格秘密访华,其助手、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助理约翰·霍尔德里奇,找到我方联络员,指着新华社英文新闻稿上语录“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说:“这是从我个人的房间(钓鱼台国宾馆五号楼)里找到的。我们希望这些新闻稿是被错误地放到了房间里。”此事汇报到毛主席那里,他哈哈一笑,说:“去告诉他们,那是放空炮。他们不是也整天喊要消灭共产主义吗?这就算是空对空吧。”后来,毛主席对来访的尼克松说:“你可能就个人来说,不在打倒之列。可能他(指基辛格)也不在内。都打倒了,我们就没有朋友了嘛。”
 
    用比喻
 
    毛主席赞扬人时爱用比喻。1975年10月基辛格再次来访,毛主席用我国名言“燕子低飞必有雨”,来比喻基辛格飞来飞去,忙碌的穿梭外交。他说:“你不得不忙。当风雨来袭时,燕子就忙了”、“这个世界并不平静,而暴风雨——风和雨——来了。随着风雨的来临,燕子也开始忙碌了”。毛主席肯定和赞扬基辛格为中美关系所作的努力,说:“你跑中国跑出了名嘛,头一次来(指1971年7月的秘密访华)公告发表以后,全世界都震动了。”
 
    应变力
 
    对不同意的观点,毛主席有时会直截了当地表示不同意,有时却不予正面回应。1972年2月,尼克松来华进行破冰之旅,他与毛主席会谈时说:“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改变了整个世界。”毛主席说:“我没有能改变世界,我只改变了北京周围的一些地方。”会见结束时,尼克松握着毛主席的手说:“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毛主席不予正面回应。送走尼克松,周恩来总理说:“尼克松很高兴地走了。他说这一周改变了世界。”毛主席说:“哦?!是他改变了世界?哈哈!我看还是世界改变了他。要不,他隔海骂了我们好多年,为什么又要飞到北京来?”
 
    原则性
 
    毛主席原则性强,关键问题不让步。1972年9月,他会见日本首相田中,见面时省去客套话,开门见山:“已经吵完了吗?”田中忙说:“不,不,谈得很融洽。”毛主席又补充了一句:“不打不成交嘛!半个世纪的事,你只说添麻烦。你知道吗?在中国,这是将水溅到女孩子裙子上时说的话。”田中当时表示,“已经按照中国方面的要求改了”。
 
    谈死亡
 
    毛主席对待死亡态度豁达,体现了他作为唯物主义者的乐观主义精神。1974年5月,他问英文翻译唐闻生:“你叫唐闻生,为什么不叫唐闻死?”唐闻生:“那多难听呀!”  死亡确实是不吉利的话题,但毛主席不忌讳谈死,曾对护士吴旭君说:“我在世时吃鱼比较多,我死后把我火化,骨灰撒到长江里喂鱼。你就对鱼说:鱼儿呀,毛泽东给你们赔不是来了。他生前吃了你们,现在你们吃他吧,吃肥了,你们好去为人民服务。这就叫物质不灭定律。”1961年9月,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第二次访华,毛主席同他谈话时说,随时准备死亡,并详细讲了自己可能有五种死法:一是被敌人开枪打死;二是坐飞机摔死;三是坐火车翻车而死;四是游泳时被水淹死;五是生病被细菌杀死。
 
    (作者为外交部礼宾司原参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