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特稿:智勇双全的女接头户——记女地下交通接头户林布治

时间:2014-02-20 20:16:47编辑:中国红故事

    在抗日和解放战争时期,漳平吾祠乡留地洋村女地下交通接头户林布治,活跃于大(田)漳(平)边革命根据地上,多次机智地为党组织、游击队带路,送情报、送粮食,掩护地下党人员革命干部和家属,被誉为巾帼英雄,她的英勇革命事迹在大漳边革命根据地传为佳话。
 
    林布治(乳名林恋使),一九一四年十月出生于大田县武陵乡桃溪村的一个贫苦民农家庭,自幼聪慧伶俐,后嫁到漳平县吾祠乡留地洋村。
 
    一九三七年,林布治的家乡大田县武陵乡一带是革命势力比较旺盛的乡镇之一。那时候,闽西北大田县地下党负责人林大蕃在武陵乡林布治的老家桃溪村活动,开展地下革命工作,由于林布治与地下党负责人林大蕃有亲戚关系,经常为地下党做一些有益的工作。
 
    一九三八年秋,闽西北大田县地下党负责人林大蕃在武陵乡建立党组织,联络地下党员,成立游击队、农民协会等。他们以此为基点,向农民宣传革命道理,揭露国民党的统治、封建地主的压迫剥削,组织农民向地主开展减租减息斗争。年轻的林布治经常到农会、夜校去听演讲,由此她与林大蕃等地下党人联系密切。并从此走上革命道路。林大蕃等知道她识文断字,便动员她常来接受革命真理教育。在林大蕃等地下党员的启蒙下,她年轻的思想得到升华,逐渐倾向革命,倾向共产党,她表示凡是她力所能及的,她愿意出力,做些对革命有益的工作。从此,她开始主动参与一些地下革命工作,主要是地下交通工作,秘密与地下党员和主要交通点联系人保持联系,为地下党传送重要情报,采办所需的生活用品。
 
    后来林布治嫁到留地洋村,给杨春隆当儿媳妇,林布治经常给公公杨春隆、丈夫杨炳辉讲大田一带闹革命事例,使父子倆接受革命道理,提高了思想觉悟。林布治的革命行动得到家人的支持。 
  
    一九四一年,大漳边一带的党组织和游击队在反革命事变到来前,及时转移到了漳平吾祠农村,完整地保存了党的力量,林布治担任大田武陵,吾祠北坑、留地洋、彭炉、彭溪、内林,象湖长塔、灶头一线党的地下交通工作。林布治特别能吃苦,不仅还练就常夜行百里好功夫,穿行于悬崖幽谷、崎岖山路,出色完成了工作任务,无论环境多么险恶,斗争多么艰苦,她始终把党的地下交通工作放在首位,视党的事业为生命。    一九四二年秋,大漳边工委在吾祠、象湖一带活动。其时正是国民党顽军大搞反共摩擦最猖獗时期,敌顽重重封锁,使我大漳边一带的党组织和闽中游击队生活极度艰难,食盐尤为缺乏。林布治为解决地下党员、游击队食盐问题,主动冒险到集镇购盐。为躲过敌人的盘查,她将所购食盐化成水再浸入土布中运回山里,然后洗下盐水,熬干成盐,送给地下党和游击队食用。 
  
    一九四三年春,林布治接受一项地下交通任务。她谨慎机智,多次巧妙通过关卡,把情报送到长塔詹五猴,为长塔、灶头一带抗匪反顽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
 
    大革命低潮时期,闽西北大田县地下党组织负责人林大蕃,都常来到留地洋村、常往在林布治家,有时一住几天几夜。开会时,她站岗放哨,还热情接待,端茶倒水,为会议服务。开完会后,都由她秘密带出交给各地交通员。有时情况紧急,她深夜传送情报,独自穿行深山密林,往来崎岖山路,神出鬼没,出生入死,被誉为党的机智勇敢的女地下交通员。
 
    从此,她的公公杨春隆初次接触地下党人,在林大蕃的教育和帮助下,也开始参加了革命活动。林布治恰遇其它任务,公公杨春隆自告奋勇,分担儿媳的工作,为林大蕃带路,爬山涉水,赶到北坑村联系北坑村地下党组织。
 
    一九四四年农历七月十二日傍晚,由闽西北大田县地下党负责人林大蕃带领地下党人员林欣盛、林欣拥、林欣成四人到林布治家住,共住十二天,于农历七月甘四日早晨,林布治家把剩余十斤大米及干菜送给他们,由林布治和丈夫杨炳辉带路到长塔村、灶头、龙门村,指导革命工作。
 
    期间,地下党负责人林大蕃赋于林布治负责地下交通联络工作。地下党人负责人林大蕃住在她家。她家交通联络点成为大漳边的党组织与吾祠、象湖一带单线联络的重要中转站。    一九四四年农历八月初,大田县武陵乡国民党地方民团林朝栋及其堂弟林阿广、林志聪伙同漳平吾祠厚德国民党地方民团曾文光、狗腿曾阿尾等四人带着手枪、绳子林布治家团团围住,并设有埋伏,林阿广、曾阿尾闯进林布治家进行搜查地下党人员,里里外外、楼上楼下,在把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搜遍后,连地下层楼都撬开搜查,结果一无所获。尔后,他们就拿出武器、绳子对林布治、杨春隆和丈夫杨炳辉拳打脚踢,吊打,进行残无人道的人身推残,逼迫她们要供出党的组织与革命领导人林大蕃、林英才等人的下落,还要硬绑林布治和杨春隆、杨炳辉去武陵乡公所去兴师问罪,还扬言要把林布治的全家杀掉,斩草除根。但林布治始终没有招供。
 
    林阿广、曾阿尾一伙见用硬的不行,就用利诱办法,叫林布治只要承认与地下党有联系,说出林大蕃住在哪里,有接应过地下党就可以不要受罪,并可以获奖偿和封官。但林布治、杨春隆和丈夫杨炳辉在国民党反动派的任何残酷手段和威胁面前,并没有动摇革命信念和意志,没有出卖革命组织,也没有出卖任何一个地下党人。
 
    林阿广、曾阿尾一伙见软硬兼施手段都没奏效,于是他们兽性大发,抢劫了大洋、粮食、鸡牛等家畜等财产,致使林布治倾家荡产,生活十分艰苦。
 
    同年农历九月初,林布治与公公杨春隆和丈夫杨炳辉等在本村岺兜自然村割禾时,遇到林大蕃等四人遭国民党匪兵林朝栋追杀,据林大蕃说,他们是被地方团匪林朝栋、我曾文光的追赶转移到此,现无处安身。于是,她和公公杨春隆就立即把大蕃等四人接回家住四天四夜,在生活上给予安排和照顾,经济方面又给予支持。
 
    一九四五年二月下旬,林大蕃等六人又到林布治家住过十天。尔后林布治为其带路到本县长塔、龙门村,找到长塔詹五猴,林大蕃顺利抵达后,及时指导长塔、灶头革命斗争。
 
    同年三月初,林大蕃等四人又路过林布治住了三天,林布治又为其带路到北坑村。
 
    在生活条件十分艰苦和白色恐怖之下,林布治仍然坚持革命到底,负责地下党的联络与经济支持工作。但杨春隆由于年老体衰,经不起反动派严刑酷打,从此以后就经常卧床不起,于一九四八年三月十五日与世长辞了。临终前他老人家还一再遗瞩我们一定要坚持革命到底,一如既往地支持地下党工作,给予经济上资助和安排好生活。   在地下党林大蕃的领导和教育下,林布治面对白色恐怖而无所畏惧,热情四溢地投入到党的地下工作、抗日和解放战争中。在地下交通联络工作中,她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扩大革命影响。她多次以身份做掩护,为地下党传送重要情报,采办所需的日常生活用品和药品。一次圩日,到小镇购买香烟、食盐,当即被民团扣押,问她为谁所买? 她镇静地答道,民团即带对证,找不到破绽,只得悻悻地把她放了。
 
    在艰苦革命斗争中,林布治得到了成长和历练,她严守党的纪律,把对革命成功的热望深藏在自己心底。她坚持革命,与地下党组织一直保持联系,做好地下交通联络工作,无私地支持革命。
 
    一唱雄鸡天下白。一九四九年九月,永安军分区派出加强连抵达吾祠厚德,留地洋村农民自卫队配合解放军进行剿匪围歼斗争,一举歼灭盘踞乡里的国民党地方团匪营长曾文光。从此,留地洋村人民迎来解放,翻身做主人。
 
    林布治为革命作出的贡献,党和政府没有忘记她,苏区人民没有忘记她。她被省老革命根据地办公室确认为“五老”对象,获得“老交通员接头户”之称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