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我所经历的两次战斗

时间:2014-02-18 20:26:41编辑:中国红故事

   1946年,我当时在晋冀鲁豫军区第1纵队第2旅任参谋长,亲自参与的奔袭东西花园村守敌战和马刨泉伏击战,时至今日仍难以忘怀。
 
  由于形势的变化,活动在热河辽宁地区的晋冀鲁豫军区第1纵队奉命西进晋察冀地区,准备参加进攻大同和保卫张家口的战役。8月上旬,部队顶着烈日,冒着酷暑,由承德及其以东地区出发,经隆化、丰宁,由黑峪进入长城,一路晓行夜宿、饥餐渴饮,行军800余里,于月末抵察哈尔省的永宁、延庆地区集结待命。
 
  就在我纵队西进的同时,敌趁我晋察冀军区主力集中于西线作战之机占领赤峰、承德、隆化,随后又集中6个军14个师的兵力向冀东地区进犯,企图消灭冀东我军,割断我东北和华北解放区的联系,继而进攻张家口。
 
  为给进犯之敌以歼灭性打击,晋察冀军区首长给第1纵队下达的任务是:配属晋察冀军区之第4旅(欠12团)、第7旅、第10旅为机动部队,配置在怀来以南的大山口、镇边城、化庄、龙宝山地区。如敌主力从正面向怀来进攻,则伺机由南向北突击;如敌经马刨泉、横岭迂回怀来,则由北向南突击。根据军区意图,纵队杨得志司令员、苏振华政委决定,待敌进攻受挫翼侧暴露时,出其不意地发起进攻,首先分割歼灭敌人一部,尔后相机歼灭敌之大部及全部,以粉碎敌人的进攻。9月16日,全纵队进至下花园、涿鹿地区集结,26日自集结地区出发,29日进抵怀来以南的大山口、小山口、十八家隐蔽,并积极构筑工事,待机歼灭敌人。
 
  9月29日凌晨2时,敌16军及53军之130师在飞机和坦克支援下开始沿平绥铁路向怀来进攻。其先头的两个师遭我友军抗击,作战4天,伤亡巨大。10月2日夜,敌将其第2梯队第109师投入战斗。3日4时,该师由东花园、西花园、祁庄子沿铁路南侧向我达子营、五里铺、大烧营诸阵地猛烈进攻。经激烈战斗,我军有效地阻击了敌人的进攻,109师退缩至东花园、西花园、祁庄子、太师庄地区,调整部署准备再次进攻。
 
  杨得志司令员、苏振华政委判断:东西花园是敌人翼侧的一个突出部,地势低下,距我约15公里,退入村内的敌人立足未稳,利于我奔袭歼灭,遂决定集中第1、第2、第3旅于当夜以奔袭行动歼灭该敌。具体部署是:第1旅第1团由东花园西南向东花园之敌实施进攻,2团在东花园与太师庄之间展开,阻敌增援并防敌逃跑;第2旅之第4、第5团分别由西花园东南和西南方向向西花园之敌进行攻击。
 
  3日16时,部队开始运动,19时多逼近东西花园附近,部队隐蔽休息,并作了简短的政治动员。第1纵队第2旅旅长尹先炳、政治委员戴润生、副旅长郑统一和当时担任2旅参谋长的我带领各团团长、副团长和参谋长以及各营营长,对西花园的敌人、西花园村庄和村周围的地形等情况进行了进一步的了解和侦察。当时在西花园村驻有敌109师第325团的团部和两个营,敌仓促进驻,没有构筑工事,且人困马乏,又有伤亡,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若突然向敌发起进攻,取胜的把握是很大的。决心一下,明确了各团的任务,各营、连作了充分的动员和周密的准备,战斗便开始了。
 
  第2旅第5团利用西花园南侧的一片小丛林隐蔽接敌,突然发起冲击,经激烈战斗后,突破敌村沿阵地,并逐次攻占了西花园西南角3个院落。2旅第4团突破敌防御后,迅速向西花园村东大院冲击,截断了敌人退路。两团按规定的战斗分界线向敌纵深发展,同时与从村西北角两侧突击的3旅7团取得了联系,并直插敌人侧后,歼灭敌1个营指挥所。此时攻击东花园之敌的第1旅第1、2团亦顺利地完成了各自的战斗任务。袭击东西花园的战斗历时40分钟,歼敌325团全部、327团1个营共1400余人。4日凌晨2时,部队奉命撤回原待机地域。
 
  东西花园战斗后,敌人从正面进攻怀来的企图破产了。10月4日,蒋介石的总参谋长陈诚、北平行辕副主任陈继承亲赴南口研究部署迂回怀来的行动,以其预备队94军43师和121师由沙河镇地区西进,经马刨泉、横岭击我侧背,以配合其正面进攻。为粉碎敌人企图,杨得志司令员即率各旅、团的干部和参谋人员到马刨泉及其附近地区进行现场勘察,逐步形成了这次战斗的计划制订和组织各部协同动作的腹案。
 
  马刨泉是由白流村经横岭到怀来的必经之地,全村有80户人家,水源缺乏,且有群山环抱,利于我部队的隐蔽和设伏。杨、苏首长遂决定集中纵队主力在马刨泉及其附近山地伏击敌人,先求得歼灭敌94军一部,相机再歼灭其另一部。
 
  10月7日,我军侦察到敌94军43师前团已进至峰山村、高崖口地区,距马刨泉约为一日行程。纵队当即命令各旅按原部署于当日夜间进入阵地,第二日拂晓前完成各项战斗准备。8日,敌人继续西进,我担任运动防御的分队有计划地边阻击边撤退。18时,敌127团(欠一个营)及两个山炮连进至马刨泉,另一个炮兵连正向马刨泉进行中。
 
  敌人经过长途行军人困马乏,疲惫不堪。进村后,敌人各个连的炊事班和饥渴的士兵便蜂拥扑向村南小水沟抢水,又寻找不到村内水井,更增加了内部的混乱。在此情况下,我3旅7团首先向敌发起冲击,该团2营迅速截断了马刨泉东南敌人的退路,居高临下从村子西侧及西北侧向敌冲击。仅20分钟,这股美械装备的国民党军便大部被歼,部分残敌向东北方向逃窜,被我友军追歼一部,余敌被我另一部友军歼灭。这一战,我军歼敌1600多人,迫敌43师主力后撤至高崖口以东地区。
 
  总结两次作战行动的经验,有两点值得重视:
 
  一是当一个战役兵团在一个战役方向上独立完成战斗任务时,捕捉战机是指挥上的一个重要环节。这次战斗中,杨得志司令员、苏振华政委审时度势,根据战场情况的变化,掌握敌人的行动弱点及有利于我之态势,不失时机地发起进攻,突然行动,达到了速战速决的目的。
 
  二是要服从大局,根据战场现实情况,积极主动协同动作,这也是取得此次战斗胜利的一个关键问题。在战斗行动中,我纵队首长指挥的机动兵团由不同建制单位组成,在统一计划、部署下,连续进行了7次规模不同的战斗,各个部队担负的任务不同,不论任务多么艰巨,条件多么艰苦,情况多么复杂,大家都能着眼于整个战役的胜利,积极主动地协同动作,从而保障了纵队首长决心的实现。这种全局观念和主动协同的精神,在现代条件下的诸军兵种合同作战中尤应提倡和发扬光大。
 
  作者简介:王晓,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后勤部部长。1913年生,山西省定襄县人。1933年参加革命。解放战争时期先后任晋冀鲁豫军区第1纵队2旅参谋长、第二野战军16军46师副师长、第48师师长。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