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解放军海军中将级别贪官对哪项指控死不承认?

时间:2013-04-26 11:39:25编辑:中国红故事

  核心提示:2007年,有朋友来告诉已经退休的彭钢,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免职。审判时,他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只有一项,死都不承认。他曾给某军事学院批了几千万,凭他一贯的做事方式不可能分文不取。王守业急了,无奈地喊道:“我敢吗?那个‘铁姑奶奶’的侄子在那里工作,我不是往枪口上撞嘛!”王守业提到的“铁姑奶奶”就是彭钢,可见她的威慑力。

  

 

  彭钢将军 资料图

  本文摘自《楚天金报》2010年1月6日26版 作者:佚名 原题为:媒体揭秘“军中女包公”往事

  彭钢有个外号叫“军中女包公”,从总后勤部的专职纪委副书记到总政治部纪检部部长、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彭钢干了整整十年,她的认真、较劲,远近闻名。彭钢说,“总有一面镜子在那里照着,”这面镜子就是伯伯彭德怀。

  天真少女差点被“斩草除根”

  1938年,彭钢出生在湖南湘潭。从她记事起,家中就动荡不安。“我们不停地躲藏,不停更换姓氏。我从大人们那里听说,大伯搞了平江起义,是‘共匪头子’,国民党扬言要斩草除根,把彭家所有的孩子杀光。”彭钢的父亲彭荣华和二伯父彭金华很早就参加了共产党,受彭德怀的牵连,他们先后被国民党杀害;彭钢的母亲也受了伤,手腕的骨头被打断了一块。“国民党甚至两次派人来挖了我们的祖坟,连家门都给封了。”

  1949年,彭德怀的老战友吴德峰,派人将彭德怀的侄子、侄女共5人,接到武汉汉口上学。一年后,他们来到了北京。12岁的彭钢在北京饭店第一次见到了大伯父——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的彭德怀。不久,彭德怀将彭钢接进了中南海永福堂。

  沉默是金记下彭总“八万言书”

  1959年8月19日,彭德怀从庐山开会归来。伯母浦安修告诉彭钢:“你伯伯被打成‘反党集团’的首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之后的日子,彭钢一辈子也忘不了,每天看着伯伯坐在书桌前写信,写了撕,撕了又写。有时候坐在那里不动,有时又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走就是几个小时。

  1959年9月,彭钢进入西安电讯工程学院,在北京的彭德怀更为孤单和落寞。1962年,迫于各方压力,彭钢无奈休学。她放不下伯伯彭德怀,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他。1962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在“七千人大会”上,彭德怀又被扣上了“里通外国”的帽子。

  彭钢清楚地记得,当时文件发下来,伯伯就坐在办公室里发呆。此时的彭德怀,已经把小侄女视为知己。年龄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彭钢,成了他唯一的倾诉对象。考虑几天以后,伯伯告诉她,自己要用事实说话。不表功,只说事实。所以他给中央和毛主席写了一封长信,就是人们说的“八万言书”。

  写完“八万言书”,彭德怀要求彭钢认真阅读。他将彭钢带进卧室,反锁着门,非常谨慎。“我看了一下午,直到六七点钟,把吃饭都耽误了。他再三问我,记住了没有?我奇怪地说,这些事情我又没有经历过,又不像小说那样吸引人,我记不住。”之后,彭德怀总是有意识地反复在侄女面前,讲述他“八万言书”中的内容。“庐山会议后,伯伯在巨大的痛苦中生活了15年。1967年,他被红卫兵揪斗打断肋骨,接着又被专案监禁,直到1973年4月发现癌症晚期入院,我才得到允许去看他。”1974年10月,彭德怀半身瘫痪,他用唯一能动的手紧紧拉着彭钢说:“我想死后和你们的父亲埋在一起,但是他们是光荣的烈士,我却被打成反革命,我怕玷污他们。”说着眼泪流了下来。11月29日,彭德怀辞世,他的骨灰被化名“王川”寄存在成都的一座公墓里。

  坚持申冤彭钢再上“万言书”

  1978年,当彭钢看到很多曾经被打成“右派”和“反革命”的同志都陆续得到平反时,她决定向党中央写信,为伯伯澄清冤屈。“我突然间意识到,伯伯一次次反复向我讲述‘八万言书’,似乎早有用意。我写的就是伯伯‘八万言书’讲的事情。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知道了,答应帮助我。我从此一头埋进回忆中,写作的过程非常艰辛。从来不抽烟的我,一夜抽了一盒烟。但我越写越坚定,就是把我打成反革命,我也要这么做。20多页的纸我不知改了多少遍,写了几个月的时间。”

  在王震的帮助下,彭钢的信终于送到了邓小平手中。不久,党中央为彭德怀平反。1978年12月24日,中共中央在人民大会堂为彭德怀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邓小平致悼词。然而,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征求意见稿中,却未见“庐山会议”的事。彭钢着急了,她去请求黄克诚。因为当年被定为“彭黄张周”反党集团的,就剩他一个人还活着。功夫不负有心人,彭钢最后终于看到了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谈到:“庐山会议后期,毛泽东同志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

  “军中女包公”震慑“贪司令”王守业

  也许是长期生活在伯伯身边的缘故,彭钢的身上潜移默化地融入了彭老总的一身正气。1990年,总政治部正式设立纪律检查部,彭钢先后被任命为副部长、部长和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1991年6月27日,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签发命令,授予彭钢少将军衔,她成为建国后人民解放军第九位女将军,同时以“第一位女将军部长”的纪录,载入总政治部的历史。

  做官越久,彭钢越能体会到伯伯的不易和勇气。很多上级领导不好处理的事情,最后就派彭钢去“排雷”。

  2007年,有朋友来告诉已经退休的彭钢,原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免职。审判时,他对所有罪行供认不讳,只有一项,死都不承认。他曾给某军事学院批了几千万,凭他一贯的做事方式不可能分文不取。王守业急了,无奈地喊道:“我敢吗?那个‘铁姑奶奶’的侄子在那里工作,我不是往枪口上撞嘛!”王守业提到的“铁姑奶奶”就是彭钢,可见她的威慑力。

  其实,彭钢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凶巴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纪检部门也负责把你没有的事情,给你更正过来”,这是彭钢查案时经常说的一句话。据说,有一位过去的战斗英雄被告有四项违纪问题。一见面,那人就给彭钢一个下马威:“彭部长,你坐在主审席上,你今天是要审我啊!”彭钢反问道:“我小时候就是听你的英雄事迹长大的,你过去的英雄气概哪去了,怎么成这样了?”接着彭钢又以柔克刚:“咱们先不谈问题,这刚过年,我先给你拜个晚年。”这么一来,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彭钢核实后发现,四个问题中的两个问题不存在,剩下的属于管教子女不严。之后,当事人便讲:“你们都说彭部长厉害,她的确也厉害,但是她是讲道理的,没有就没有,她还是公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