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抗震英雄乔文礼的事迹

时间:2008-09-11 15:43:43编辑:中国红故事

  

  

 
 
乔文礼
 
 

  一个从军30年,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一生从医,愈人无数的老大夫,一个曾经和记者回忆唐山救灾历史的,但是从来不愿意在后辈面前提及那段历史的老人,一个曾经在唐山大地震时带领医疗队对遇难者进行救护的医护人员,一个现在在病床上与病魔做着最后抗争的老人——乔文礼!

  济南派出6支医疗队

  1976年7月28日地震发生的时候,济南人也感觉到了明显的震动。乔文礼老人晃着身子向我们描述当时的感觉:“震动很大,让人很惊慌,以为是济南发生了地震,但随后证实是唐山,我们感觉地震都这么大,可以想象唐山会遭受怎么样的灾难。”当天上午,济南市市立医院接到上级指示,成立了一支医疗队赴唐山进行抗震救灾,最终选定了身体条件较好的10名医护人员,时任党支部书记的乔文礼被任命对队长。乔文礼老人说济南市一共组织了6支队伍,所以得这些队伍都由山东医疗大队指挥,"山东省共派去了五六十支队伍,共800多名医护人员参加了唐山伤病人员的抢救!

  支帐篷找不到地方

  "在转业进入医院工作以前,我当兵30年,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经历多数不清的死亡场面,但我到唐山机场后依然感到十分震惊。"老人脸上漏出了伤感的神色,"虽然来唐山以前我们想象过地震造成的场面一定会很残酷,但是真正的严重程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真个城市全塌了,没有一座完整的楼房,到处都是尸体.......

  到达唐山机场的时间是30日上午,乔文礼和他的医疗队立即投入到抢救当中,对伤病员进行处理后送往机场用飞机转运到外地医院。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由于到处是废墟和遇难的尸体,他们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支帐篷的地方,他们只好搬开尸体腾出地方。"当时正值盛夏,腐烂的气味非常大,大家很不得睡觉的时候都带着口罩......时时面对伤病和死亡,对医护人员的心理承受一次次的冲击,同时也是对他们身体提出了严峻的考验。他们吃得饭是空军运送来的,喝得水是消防车在郊区拉来的,随时可能发生的瘟疫在威胁着他们的安全,尽管有专门的防疫人员进行消毒,队员也很注意自我保护,但是还有人患上了肠炎。尚未结束的余震也不停的发生,乔文礼老人说:“天天都会有小地震,女同志有些害怕,我们男同志还好点,有经验,直到不会有大的危险。”

  除口罩外,我们的‘武器’只有大蒜

  1976年7月28日凌晨,唐山地震爆发。28日上午,得知唐山人民死伤惨重后,全国各地开始组织医疗队赶往灾区救治。山东各地市也派出几十支医疗小分队,组成山东医疗队赶往灾区。

  “我记得当时济南派出了六支医疗小分队,共60余人,全是临危受命的精兵强将!”乔文礼回忆,由于唐山仍情况不明,所以前往时他做了最坏打算。

  带上3天的干粮及尽可能多的药品,小分队的四男六女10名队员踏上了奔赴唐山的路途。此时,他们所能抵抗疫病的武器,除口罩外,只有几头大蒜。

  虽有思想准备,我还是被震惊了

  29日,山东医疗队乘火车到达天津塘沽杨村机场。此时,通往唐山的铁路、公路已全部毁坏,铁轨被 地震的巨大冲力拧成了麻花状。30日,医疗队乘军用飞机抵达震后的唐山。

  “从飞机上俯视,唐山全是废墟,满眼望去看不到尽头,高楼、平房全被夷为平地,情景无比凄惨。”乔文礼说,下机后的惨况更令他震惊。偌大的停机坪已成了停尸场。早已赶到的战士们在草地上挖出大坑,迅速掩埋地震中死去的人们。

  刚刚抵达的医疗队,临时驻扎在飞机场上。“我们只有将堆叠的尸体挪开,才能搭起帐篷。”乔文礼说,众人忍着作呕的恶臭,将一具具尸体挪走,草草休整了一夜,第二天就开进唐山市区。

  市中心内一处不知名的小花园,成为山东医疗队的大本营,同时也是死难者的临时墓地。在恶劣环境下,来自山东的医生、护士展开救援工作,不分昼夜地抢救伤员。“伤员实在太多了,多是在大地震中受伤的人!”乔文礼说,他记不清救治了多少病人,只知道不停的诊断、治疗,整个人都机械了。

  地面上,大地震后的余震不断,使仍在震区的人们精神高度紧张;天空中,喷洒消毒液的军用飞机往返不停,时刻提醒着大灾后疫病的威胁。“为防止疫病,我们必须时刻带着口罩,不能摘下。紧急时刻,就嚼几口大蒜消毒。”乔文礼介绍,此时市区内的地下水因地震而污染,大家只能喝消防车输送的郊区水源。即使如此小心,医疗队中还有人患痢疾病倒了。

  纪念章将珍藏一生

  8月22日,乔文礼率领的医疗队被调回济南,20多天的救灾过程他们几乎记不住他们救护了多少伤病员,“谁都不敢歇,人变得和机器一样,只知道治疗,治疗。”回来以后济南市准备举行一场报告会,乔文礼甚至都写好了报告,但由于毛主席逝世,报告会被取消。医疗队每人被奖励了一件军装上衣,另外还有一枚纪念章。

  为了向我们展示,乔文礼老人专门回家中取来了这枚珍贵的纪念章。他正面阳刻“人定胜天”四个字,背面印刻“唐山丰南地震抗震救灾纪念1976.7.28”两行小字。老人同时还拿出了他当年的编号牌,洗得干干净净的布牌上写着“山东医疗队 ”编号“00823”。老人说,随着时间的远去,记得这段历史的人会越来越少,他要保存好这些珍贵的东西,因为这代表了山东人民对唐山人民无私的情谊。

  匆匆一瞥,24年心始安

  1976年一别唐山,乔文礼老人再也没有专门回过唐山,那种复杂的感情让他十分惦记这个给了他巨大震撼的地方。24年后,2000年,乔文礼老人前往北戴河,途经唐山,虽然只是在唐山火车站停留了几分钟时间,但就是这从火车上匆匆的一眼,让老人的心里感受到了无比的欣慰——他所看到的唐山,已经完全变了样子,那个废墟上到处是死伤群众的唐山已经不在了,重建后的唐山焕然一新,到处都透漏这巨大的活力。感慨万千,一段历史过去了,老人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

  在采访中,90岁的乔文礼老人经常会对一些细微的细节“有点说不准”,他告诉我们,过去的事情他并不愿意谈的太多,太详细,有时候甚至是刻意的去忘记一些悲惨的场面。他说,大自然的残酷带来的伤痛已经成为过去,面对唐山,我们更多的还是一个向前看,关注唐山的未来和发展。

  虽然很少有人用英雄称呼唐山大地震时的医护人员,但正在那时候乔文礼老人和无数的医护工作者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的及时救治才将地震后的伤亡近可能的降低,他们应该为人所称颂,应该被成为英雄!

  时过境迁,去年还给记者回忆唐山救灾历史的乔文礼老人,一个从来不愿意在后辈面前提及那段历史的老人,一个从军30年,经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 ,抗美援朝战争一生从医,愈人无数的老大夫,在06年11月底的一次例行体检中发现异样,虽然老人于12月中旬住进济南市中心医院后就受到了极好的治疗,使用着先进的监护仪器和各类药品,但是病魔依然在慢慢吞噬着他的生命,现在老人正在和病魔做着最后的抗争,也许我现在可以做的只有默默地为他祈福,祈祷上天留下这个善良的老人,希望奇迹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