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我叫赵亚飞:为“十字岭”几十位烈士寻亲

时间:2013-09-24 21:24:40编辑:中国红故事

  为“十字岭”几十位烈士寻亲 我叫赵亚飞左权县麻田镇上口村人,2010年1月29日曾为八路军音乐家朱杰民(原名周极明)烈士寻亲成功,烈士英魂魂归故里,重庆电视台拍案说法栏目进行了报道,为此制作了情暖神州,圆梦中国红春节特别节目《英魂回家》,山西电视台记者调查栏目也制作了特别节目《带烈士回家》,重庆新闻、山西新闻、解放军报等媒体也进行了报道。此后还曾为山西清徐籍烈士李石青寻亲,山西新闻也作过报道、为刘太行寻找过奶娘、用文字、照片、拍视频等方式大致整理了上口村抗战历史,特别是中共北方局旧址和彭德怀亲自为老百姓修的防洪坝、2008年四川发生特大地震时在我的提议下我哥赵亚军和我一起把准备结婚的两万多元现金全部批发成了药品捐给四川······

  在我调查的众多历史资料中其中有一资料我认为非常重要,在上口村村外原苍龙庙旧址几十米远处的一个炭窑里埋葬着几十名烈士(具体人数不详),村民马福曾爷爷、张满仓爷爷、贾海云爷爷,董玉定大爷小时候亲眼见证了此事,据三位爷爷和大爷说这些烈士都是1942年或1943年夏天从距上口村大约50华里外的左权将军牺牲地著名的“十字岭”运回来的被暂时安葬在这里,也就是说当年他们都是和左权将军一起牺牲的,如今70年过去了,炭窑从未被破坏过,三位爷爷都曾亲自领我无数次去确定过炭窑的具体位置,去看望过英雄。非常遗憾的是这些烈士的名字我不知道,据老人们回忆这些烈士的遗体是在战争过后被运回来的,当时遗体已经腐烂,都用小型棺材入殓,衣服上有写名字的小牌牌或者是稍大一些的木质牌牌,贾海云爷爷和小伙伴还掀开棺材盖好好看了看,根据我个人长达四年多的调查取证我推断那几十位烈士极有可能是牺牲在著名“十字岭”的新华日报新闻烈士,他们是世界新闻史上牺牲最大的事件,也是中国新闻史上最为悲壮的一页。因为华北版《新华日报》是中共中央北方局的机关报,当时北方局又在上口村,所以新闻烈士的遗体应该由北方局管理葬在上口村,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断,还需考证。时间、地点、人数相当吻合,可我就是不知道炭窑里烈士的名字叫什么,但我们最少可以知道他们都是八路军中精英中的精英。此外,我在2009年把此事记在了我的笔记本上,2010年又把搜集到的所有上口村抗战历史写成了四万两千多字的材料。为了此事我亲自和哥哥专程到县城找过民政局、党史办、老促会,西山何云纪念碑,总部老解说员,麻田镇民政所、无数次与上口村经历者交谈,也联系过涉县党史办、民政局、涉县烈士陵园、129师烈士陵园、石门左权将军墓地和扫墓人父子,庄子岭郭喜子父子、偏城经历者、邯郸烈士陵园多位领导、为烈士寻亲的王艾甫、还有无数次的网上查询······也曾联系过媒体、报社,但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或者无从下手,望党史办能给与帮助,核对一下我个人整理的材料是否正确,一起努力寻找到烈士的亲人。

  当年烈士为了我们的今天幸福生活不惜抛头颅、洒热血······而今生活在今天幸福生活中的我们应当为烈士做些事情······在长期为烈士寻亲中我改编总结了一段话,希望能为烈士多做些事:

  不孝岂有家为?不忠何以有国?

  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

  怀念我们的革命先烈,呼唤新时代的英雄,呼唤全社会发掘、保护、拯救我们的当代历史,这绝不能是一句空话。如果当代历史在人们大脑中意识的迅速淡化,我们的后代将会受到惩罚,忘记历史将意味着背叛未来,反之,一个有感恩之心,不忘本的民族将永远是不可战胜的。

  赵亚飞在此给各位爱心朋友、老师、领导鞠躬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