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人物专题 » 周恩来 » 正文

周恩来与解放战争时期的上海地下党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04
核心提示: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由重庆迁回南京。以周恩来同志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为了便于同国民党进行谈判,谋求国内和平;同时,为了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由重庆迁回南京。以周恩来同志为首的中共代表团为了便于同国民党进行谈判,谋求国内和平;同时,为了在国民党统治区,特别是在上海、南京地区开展爱国民主统一战线工作,曾决定在南京、上海设立中共代表团办事处。1946年5月,中共代表团由重庆迁至南京,但国民党当局始终未同意在上海设立中共代表团办事处。我党于1946年三四月间就顶了上海思南路107号房子,由于国民党不准我们设立公开办事处,就作为周恩来将军的公馆。周公馆,实际上就是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  
  周公馆的建立,周恩来同志往来于上海、南京之间,这对上海地下党,对上海各界人民是一个很大的鼓励和支持。从此,上海人民革命运动,开创了一个上层统一战线和基层群众运动相结合,公开工作和秘密工作相结合的新局面。反对国民党内战、独裁,要求和平、民主的运动,迅速地在各界、各阶层、各团体中开展起来。国民党对周公馆派遣了特务、军警进行监视。我地下党通过组织,由我和有关党委研究,为周公馆配备了熟悉上海情况的可靠的人员,当门卫、勤杂人员等,做保卫工作。组织关系是十分严密的,地下党员一律不准去周公馆。当时上海地下党领导人是刘晓、刘长胜同志;张执一同志在二刘领导下,分工协助做上层统一战线工作。张承宗负责党的组织和群众运动。这方面工作与办事处有分工,有交叉,有配合。党的工作统属中共南京局领导,办事处设有上海工作委员会,书记是华岗。华岗通过刘少文、潘汉年与地下党刘晓之间有不定期的联系,沟通办事处和地下党之间的信息。同时,周恩来同志还通过南京局的委员钱瑛同志与刘晓同志秘密联系,传达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指示。办事处原来准备在上海出版《新华日报》,因国民党当局百般阻挠,未能办成。  
  关于我党在国统区的工作方针,周恩来同志曾在一次会议上分析当时的形势时指出,国民党有发动内战,全面分裂的危险,要发动群众,制止内战。周恩来同志调冯文彬同志由延安秘密来沪,进行调查研究,协助地下党,指导青年运动。冯文彬同志曾多次与刘晓、刘长胜、张执一、张承宗等商谈,研究群众运动状况,并深入学生系统,指导工作。同年5月,在周恩来同志领导下,上海办事处与地下党互相配合,在上海工商界、文化界、教育界及民主党派等方面,广泛开展了爱国民主统一战线工作,组织了上海人民团体联合会。参加的有民主同盟、民主促进会、民主建国会、妇女联谊会、学生团体联合会、杂志联谊会、中小学教师团体以及酒菜、百货、水电、机器各职业、产业工会等共52个单位。马叙伦、许广平等29人为理事。联合会发表了“反对内战宣言”,号召人民团结起来,以具体行动,阻止战乱。  
  上海地下党根据周恩来同志的指示,6月20日,组织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动员各界人民,进行反对内战、争取和平、反对独裁、争取民主的斗争。6月23日,上海各界人民团体推派代表马叙伦、吴耀宗、蒉廷芳、盛丕华、张絅伯、包达三、阎宝航、雷洁琼及学生代表陈震中、陈立复等赴南京请愿,要求和平,反对内战,要求民主,反对独裁。上海党还组织了上海200多个社会团体,包括机器、纺织、市政、店员等业职工和100多所学校的学生和教师,约5万多人在北站举行隆重的欢送大会,会后并游行示威。上海党的领导人刘晓、刘长胜、张执一、张承宗等都亲临现场,冯文彬同志也前来指挥部。学生方面由张本、吴学谦,职工方面由张祺、陆志仁等负责,也分设指挥及联络点。请愿代表到达南京下关时,遭到国民党特务的殴打,4名代表受重伤。周恩来同志闻讯后即与董必武同志去医院慰问受伤代表,并向国民党当局提出抗议。下关惨案发生后,周恩来同志对上海地下党的工作和同志们的安全,非常关心,曾经指示对在运动中已经暴露的同志,要及时撤退。他一再强调上海地下斗争的长期性和坚韧性,要注意隐蔽,积蓄力量,切忌犯急性病。周恩来同志关于上海斗争形势分析与工作方针、斗争策略的指示,对上海地下党和爱国民主运动的巩固与发展,是十分重要的。国民党镇压上海“六·二三”和平请愿团后,便进一步镇压和破坏进步的工会运动、学生运动和文化运动。  
  9月1日,周恩来同志在上海向中外记者发表谈话指出:中国内战的扩大,实在是美国帮助国方所致,正当司徒雷登大使提议召开三人小组会时,美国政府竟以5亿美元之剩余物资转让政府从事内战,实对司徒“调解”之词以迎头痛击。周恩来同志向美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开展美军退出中国运动周的指示。之后,上海地区各界人民反对国 民党内战、独裁的斗争,就和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斗争结合 起来,运动向更深更广的范围发展。  
  11月19日周恩来同志率中共代表团邓颖超、李维汉等人 离南京返回延安。在离南京前,中共上海办事处曾转达周恩来 同志给上海地下党刘晓同志的指示,指出国民党地区黑暗严重 的时刻又到来了,必须坚持隐蔽的艰苦的斗争,预计5年的时 间,胜利必将实现。我当时立即向上海市委传达。周恩来同志的关怀和指示,给上海地下党的同志以很大的鼓舞。大家都信心倍增,坚持韧性的艰苦的斗争。结果,只用3年的时间就取得 了上海的解放和全国的胜利。1947年是中国革命有决定意义的一年。我解放区军民对国民党的全面进攻奋起反击,迫使国民党不得不采取重点进攻。同年7月至9月,国民党的重点进攻也被粉碎。我解放军转入了全国规模大反攻。在年初,国民党地区北平、上海等大城市,发生了反美反蒋学生运动,2月9日上海工商界发起爱用国货运动,标志着人民革命力量正在汇集,全国性的革命高潮正在掀起。  
  1947年1月16日周恩来同志曾电告刘晓等同志,为了更有计划的领导蒋管区群众爱国民主争生存的斗争,中央认为蒋管区党组织有调整的必要,决定成立中共中央上海分局,将刘晓、钱瑛两处所管的秘密组织系统,统一管理。分局下设上海市委。上海分局以刘晓、钱瑛、刘少文及另由刘晓从上海党委中推荐一人组成,负责领导与发展蒋管区秘密党的工作。上海分局直属中央领导。当时刘晓除向中央推荐刘长胜同志参加外,还曾推荐三人为分局委员。2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了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的指示。4月29日,周恩来同志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各中央局、分局的指示中,明确指出,各地城市工作部的任务是在中央规定的方针下,统管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一切工作并训练这一工作的干部。5月6日他又为中共中央起草电报致刘晓等同志,告以中央决定将上海中央分局改为上海中央局。通知指出:为加强与调整蒋管区我党工作的领导,中央决定将上海中央分局改为上海中央局,管辖长江流域、西南各省及平津一部分党的组织与工作,并于必要时指导香港分局。上海局仍以刘晓、刘长胜、钱瑛、张明(即刘少文)4同志组成,刘晓为书记、长胜为副书记。在目前较严重的环境中,上海局会议以愈少开愈好。至原在上海党委负责各同志,仍各管一方面的工作。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原刘晓同志推荐的三同志,即分别在上海局领导下由张承宗同志分管上海市委;张执一同志分管外县委员会和策反工作;张登同志分管文化统战工作。中央在组织上成立了城工部和上海局,加强了国民党地区党的领导,是国民党地区人民革命运动蓬勃展开的重要保证。周恩来同志的直接领导,使党在国民党地区的路线、方针、政策,得到更好的贯彻执行。  
  周恩来同志对中共上海局的领导抓得很紧,密切注意蒋管区政治、经济的动态,及时指导地下党的工作。中共中央在1947年给上海局的电报指示和答复上海局请示汇报的电报,有两件是周恩来同志亲自起草的,对国民党地区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的斗争,指导意义极大,对推动第二条战线工作的开展,有很大贡献。  
  1947年5月20日,南京、上海、苏州、杭州等城市学生6000余人,为抢救教育危机联合向国民党行政院请愿游行示威,反对饥饿,反对内战。游行群众遭到国民党军警宪兵的殴打镇压,重伤19人,被捕28人,造成“五·二○”惨案。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学生运动在全国迅速展开,23日京、沪、苏、杭、豫发起组织全国学联。在上海,学生运动很快推动职工运动,推动各界人民革命运动,声势浩大,群众广泛,为历史上所罕见。毛泽东同志为新华社写的题为《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评论中指出,中国境内已有了两条战线。蒋介石进犯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战争,这是第一条战线。现在又出现了第二条战线,这就是伟大的正义的学生运动和蒋介石反动政府之间的尖锐斗争。学生运动是整个人民运动的一部分。学生运动的高涨,不可避免地要促进整个人民运动的高涨。  
 
 
 
 
[ 故事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 互联网协会
网站备案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