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红色后代 » 正文

隐姓埋名数十年——刘少奇长孙阿廖沙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09-12-08
核心提示:     刘少奇的长孙刘维宁(俄名:阿廖沙)用俄语领唱。谭伟山 孙俊彬/摄  “中国就像我爸爸,俄罗斯是我妈妈”  这是一张“

  

  刘少奇的长孙刘维宁(俄名:阿廖沙)用俄语领唱。谭伟山 孙俊彬/摄

  “中国就像我爸爸,俄罗斯是我妈妈”

  这是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灰西装衬红领带,这位黄色皮肤的帅气混血男子,名叫刘维宁(俄名“阿廖沙”)。身上流淌着刘少奇1/4的血脉。他的腕上戴着印有刘少奇画像的手表,他就是刘少奇的长孙。53岁的刘维宁在手风琴的伴奏下,以俄语深情领唱了《喀秋莎》和《神圣的战争》。

  刘维宁的父亲刘允斌是刘少奇与早期革命伴侣何宝珍的长子。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刘允斌曾在苏联学习和生活,并娶了莫斯科大学的同班同学玛拉为妻。“我就是他们的儿子”,刘维宁说。

  上世纪50年代,刘允斌回国,在内蒙古包头参加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制工作。1958年,玛拉带阿廖沙来中国居住了十余天,回苏联后与刘允斌离婚。当时,由于中苏关系紧张,玛拉母子与刘允斌失去了联系。

  阿廖沙说,当时中苏关系恶化,母亲带他们躲回老家。在上学期间,阿廖沙改跟母亲姓。从上中学直到进入工作单位,都没有在亲属栏中填写过刘少奇、刘允斌的名字。“除了考虑安全外,我们也不想炫耀,不想让人知道我们有‘这么伟大的亲属’。”他在莫斯科航空学院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后,被分配到苏联国家航天指挥中心工作,以军人身份从事着苏联国防的尖端科技研究。

  2003年,刘维宁首度回到中国。当他第一次到中国驻俄大使馆办理签证,说自己是刘少奇的孙子时,工作人员竟然也是惊讶万分。

  “中国就像我爸爸,俄罗斯是我妈妈。”6年来,他每一次回国,都为看到的变化感到惊奇和自豪。5年前,他在俄罗斯学习中文。今年开始,因加入合唱团,他与俄籍妻子冬妮娅计划在广州待上一年半。刘维宁说,“我喜欢广州,这是一个古老而现代的城市”。如今,他已习惯了周末爬白云山、黄昏牵着妻子的手逛沙面的生活。

  阿廖沙也有一双儿女,女儿在北京一家电视台工作,儿子在广州学习中文。“我经常向他们讲述爷爷刘少奇的故事,希望儿女永远记得自己的曾祖父。”

  

  图为今年夏天,阿廖沙与妻子在家中合影。

  

  图为一九六零年,刘少奇在苏联亲吻阿廖沙。

[1] [2] 下一页

 
 
 
 
[ 故事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