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 » 红故事 » 正文

朱老总贴身警卫回忆:难忘在朱总司令身边的岁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4-24
核心提示:    一九四五年,朱德总司令在聂荣臻司令员陪同下视察白洋淀。(照片中戴草帽、手持猎枪者,从左至右分别为朱德总司令和聂荣
   

 

  一九四五年,朱德总司令在聂荣臻司令员陪同下视察白洋淀。(照片中戴草帽、手持猎枪者,从左至右分别为朱德总司令和聂荣臻司令员。后排中间穿军装站立者为本文作者、朱总司令的警卫员管开智。)

  我曾在朱德总司令身边担任10年的贴身警卫。每当想起那些岁月,总是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怀念之情在胸中激荡……

  1937年冬,我从川陕革命根据地千里步行到延安参加了革命。领导考虑到我年龄较小,曾当过儿童团团员,就把我安排在中央警卫营(中央警卫团的前身)工作。

  有一天,我奉命去执行一项任务,骑着马儿一溜烟飞奔到了延河畔。马儿转过一个河湾,我看见朱总司令和其他领导同志交谈着迎面走来,我立即收住缰绳,可奔跑的马儿还是凭着惯性冲到了总司令身边,我赶忙举手敬礼。总司令停止了交谈,笑容满面地看着我,右手伸向眉宇间,正正规规地给我还了一个军礼。

  总司令给我这个入伍还不到半年的新兵还军礼,让我激动得热血沸腾,他伟人的风范在平凡中彰显无遗……

  不久,中央警卫营选派我到总司令身边担任贴身警卫。我知道这是组织对我的最大信任,很是忐忑不安,担心自己没有经验,不能胜任这项重要工作。我到总司令的办公室报到时,首长似乎已经知道我的到来,立马放下手中的文件。见我有点紧张,总司令一脸慈祥地和我拉开了家常。他问我家在哪里?有多大年龄?参军几年了?什么时候入的党?我见总司令不但没有一点架子,还非常和蔼可亲,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一一回答他的提问。总司令认真地听着,不时地点点头,还鼓励我:“你啊年纪还小,在这里除了工作外还要多学文化,学一些革命理论。”

  谈到我们所担负的警卫工作时,总司令既严肃又认真地说:“你是组织上派到我这里来工作的,我们是同志关系。你我都是共产党员,都是在为党工作,只是分工不同罢了。保卫毛主席、党中央安全的任务重大而艰巨,马虎不得,粗心不得,任何时候都不能出一点差错!”

  “绝对忠诚,绝对保密,绝对安全!”我心里一热,鼓足勇气回答道。

  总司令赞同地说了一声:“好!”

  1945年,在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的陪同下,朱总司令亲临华北战场视察。由于情况紧急,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总司令和聂司令决定着便装出行,我们乘坐一艘木船通过白洋淀湖面。出发时,天空阴得出奇,湖面能见度极低,这给警卫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和危险。总司令身着当地乡民的衣裳,头戴草帽,手握一支猎枪,镇定自若地坐在船头。我则站在总司令和聂司令的身后,右手提着一支装满子弹的苏制冲锋枪,既当“目标”,又便于观察敌情。凭着周密安排,终于确保了总司令安全圆满地完成此次视察行动。

  时光过去大半个世纪了,朱总司令在延安窑洞里和我一起补衣裳的情景,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记得在闪烁的油灯下,总司令盘腿坐在炕头,右手拿着一根针,边缝补衣裤、鞋袜,边谆谆教导我说:“老百姓说得好,‘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们干革命,更要提倡艰苦奋斗。”总司令的衣服破得补丁摞补丁,甚至到了没法穿针引线的程度仍不舍得扔掉。第一次见总司令补衣裳,我有些不解,便问道:“总司令也穿补丁衣裳?”总司令听了笑笑说:“总司令不穿补丁衣裳,那谁来穿补丁衣裳?”还没等我开口,他自己答道:“我们是人民的军队,官兵平等、官兵一致,任何领导都不能搞特殊化!”

  总司令从抗日前线回到延安后,坚持和机关同志一起吃大灶。有一段时间没有菜吃,有时甚至连饭也吃不饱。司务长考虑到总司令的身体健康,便买了点好菜,准备单独给首长做几顿饭。

  总司令得知情况后很生气,当即批评司务长:“人的嘴都是一样的嘛,为啥我要搞特殊呢?!”

  那个时期,总司令异常繁忙,经常是通宵达旦地工作,有时还要带着我们上山挖野菜。我见总司令那样辛劳,生活又这样清苦,心里不好受,壮着胆子给他提意见:“总司令,您年纪大了,肩上担子重责任大,您不能不关心自己的身体呀!”总司令见我一脸认真,笑着说:“吃苦耐劳是革命的本色嘛。”

  “可您是人民的总司令!”

  “总司令也是普通一兵哟!”

  总司令关心自己少,却时刻惦记着官兵的生活。那阵子,由于日本侵略者的残酷“扫荡”和国民党顽固派的严密经济封锁,各抗日根据地物资供应陷入空前困境。当时,陕甘宁边区政府几个月未发一文零用钱,不少单位、学校、部队几乎断炊。总司令在经过视察和进行大量调查研究的基础上,提出一系列推动边区经济工作的有效措施,同时提出在不妨碍部队作战和训练的前提下,实行屯田军垦,开发南泥湾。

  在毛主席、党中央同意这一重大决策后,1941年春,总司令带着几个身边工作人员和有关同志到南泥湾实地踏勘。三五九旅进场开荒后,他又多次去视察,向大家讲解屯田政策的重大意义,并对南泥湾大生产作了一系列明确具体的指示。总司令讲:“军队搞生产是新的养兵办法,自己动手解决吃穿用,既锻炼了思想,又密切了官兵关系,还减轻了人民群众的负担,好处很多。”

  在大生产运动中,总司令为打好南泥湾垦荒战役,将身边工作人员一部分留在延安,一部分抽到那里开荒,总司令也经常抽空下地干活。当时,总司令已年届60,却和我们年轻人一样带着干粮和水上山砍荆棘、除杂草、选地、翻地,劳动累了,总司令就带头喊号子,为大家加油鼓劲。

  总司令还带头纺线织布,上交边区政府。他还把身边工作人员组成生产小组,在延安王家坪开垦出两亩多菜地。我们当中有几位没种过菜,总司令就手把手地教大家如何播种,如何施肥,如何浇水。空闲时间,他还带我们到路边上、野地里去拾牛粪、马粪做肥料。很快,蔬菜不仅长势喜人,而且品种多、产量高,在整个边区声名远播。陕甘宁边区劳动英雄大会上,还展出了总司令亲手种出的一个大冬瓜。

  追忆至此,我不由得又想起1947年3月底党中央撤离延安时,朱总司令在东渡黄河之前的一件事。

  临行前,总司令召集中央警卫团连以上干部开会说:“毛主席、党中央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这个任务很重大,也很艰巨!你们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否则是无法补偿的!”他还指示要把身强力壮、有战斗经验的干部战士留在陕北,保卫党中央和毛主席的绝对安全。总司令说着让我把他的高倍望远镜拿来,亲手交给骑兵连长,说:“你们担负着武装侦察任务,是中央的耳目,拿着它去发挥作用吧!”

  ……

  新中国成立后,我遵照朱总司令的安排,南下西南参加地方政权建设工作和征粮、剿匪工作。在离开总司令、离开中南海时,他和毛泽东主席、刘少奇副主席、周恩来总理都分别给我亲笔题词,至今一直激励、鼓舞着我……

 
 
 
 
[ 故事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网络110 报警服务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 互联网协会
网站备案信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