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河南6旬妇女为收养弃婴32年未嫁 靠低保生活

时间:2015-02-04 19:00:33编辑:中国红故事

 32年前,开封一个未婚女子捡到一名女婴,32年来,她和女婴相依为命,从青春年华走到两鬓斑白,至今未嫁。
 
  为给闺女看病,她卖了祖屋,后来又将饭店转让,先后花去30多万元,最后不得不靠低保过活。
 
  快过年了,她想给闺女买身好看的衣服,想了好几天,还是决定把钱留着给闺女买药。
 
  未出嫁的姑娘
 
  收养了一个弃婴
 
  1983年1月28日早晨,风大得出奇,天气阴冷。
 
  刚刚赶到单位的张宝华听到有人议论,附近桥下有个弃婴,她拔腿就往外跑。
 
  看到地上的孩子,她一把抱起。女婴在她怀里不停抽搐,头上还留着输液时扎的针眼儿,胸前吐出的奶水冻成了冰。
 
  看到张宝华要抱走这个孩子,周围的人忍不住劝她:你一个姑娘,家里条件又好,这要捡回去,你可咋找婆家?
 
  “我捡着了,就是和我有缘分。”张宝华一咬牙把孩子抱走了。
 
  张宝华生在开封一个干部家庭,家境殷实,又接了姥姥的班,进了汽修厂工作,每天上门说媒的人不少。
 
  突然抱个弃婴回家,让家人难以接受,汽修厂的领导也劝她别固执。
 
  几天后,她抱着女婴来到福利院门前,低头进门时,却看见女婴闭着眼,咧着小嘴,像是在对她笑。
 
  张宝华转身回了家。
 
  她让女婴跟着姥姥姓董,单名志,小名苦妞。“希望她长大以后能够懂事、有志气。”张宝华说。 砸锅卖铁给孩子治病
 
  这一撑就是32年
 
  1月24日,开封市禹王台区五福路附近一家属院。
 
  60岁左右的张宝华在厨房里忙活,听见说话声,从厨房里探出头,伸手在围裙上抹了两下,笑着说:“快进屋吃包子,刚蒸好的。”
 
  出租屋里外两间,不到20平方米。
 
  苦妞躺在里屋看电视,不时探起身子,含糊不清地说,“妈,蒸好了没?”
 
  “好了,闻见味儿了吧?”张宝华在厨房应道。说着,她拿起一个热包子,一路小跑,边吹边送到闺女嘴边。
 
  里屋桌子上,放着一碟咸菜和一碗凉拌胡萝卜,张宝华说她冬天一般都吃这个,就着馒头。
 
  给苦妞蒸的肉包子,她舍不得吃。
 
  再过几天,就是苦妞的32岁生日。说起这个张宝华就很自豪,“医生说俺家妞活不过12岁,你看这不还是好好的?”
 
  回想这32年,张宝华唏嘘不已。
 
  捡到苦妞后不久,她便丢了工作,接着苦妞又被检查出患了脑瘫、癫痫、肝炎。张宝华要养活孩子,便开起了饭店,还给孩子请了一个保姆。
 
  几年之后,姥姥过世,她的饭店没人照看,生意也黄了。
 
  “为了给孩子看病,1986年姥姥把开封市区的八间祖屋卖了12000元。”张宝华说,当时她就打定主意,就是要饭,也要把苦妞养大。
 
  好在民政部门给她们办理了最高额度的低保,娘儿俩才得以支撑。
 
  骑车带闺女出去转,是娘儿俩最开心的事
 
  经过30多年的治疗,苦妞的状况渐渐好了。只是由于先天智力发育迟缓,医生说她的智力现在才相当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爱吃糖,每天都要吵着出去玩。”张宝华说,苦妞不会走路,只能坐在三轮车上。
 
  午饭过后,张宝华给苦妞拉上衣服拉链,苦妞马上伏在她背上。
 
  张宝华背着她,试了几下没站起来,最后,她紧紧拽着苦妞,身子使劲往前倾,才慢慢站起来。
 
  门外三轮车上,铺着厚厚的棉被,张宝华将闺女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脸,“闺女,咱去耍喽。”
 
  每天这个时候,娘儿俩最开心。张宝华蹬着三轮车,带着苦妞满大街跑。
 
  苦妞坐在车上,眼睛滴溜溜瞅着街边,看见啥想吃的东西,就用头碰碰张宝华的后背。
 
  “包子、饺子、鱼丸,她都爱吃。”张宝华停下车,从上衣口袋里摸出几块钱,买了一份丸子。
 
  看见妈妈去买吃的,苦妞也精神了,把身上的棉被扯开,直愣愣地看。
 
  每天,张宝华都要骑着三轮车,绕着开封南边跑一大圈儿,大冷天能出一身汗。
 
  “既然捡着她了,就得拿好心对她”
 
  在张宝华心里,也想过找个人嫁了。
 
  可是,转念一想,她要是结婚成家了,肯定还会有孩子,“那样就照顾不好苦妞了。”
 
  张宝华的同学和朋友都说她缺心眼儿,说她原来跟朵花儿似的,现在却跟个要饭的没啥区别。
 
  “既然捡着她了,就得拿好心对她,要不然那么多人咋就让我捡着?”张宝华从来没后悔过。
 
  苦妞喜欢唱歌,张宝华省钱买了DVD,苦妞一天到晚听。虽然不识字,但她还是学会了三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甜蜜蜜》、《真的好想你》。
 
  唱歌时,苦妞总是双眼紧紧盯着张宝华,面带微笑。
 
  我们问苦妞幸福不,她想了一会儿,对着镜头伸出一根大拇指,接着又想了下,伸出另外一只大拇指。她说这是“好”的意思。
 
  现在,苦妞也知道她是捡回来的。张宝华问她:“姑娘,要是你亲妈过来了,你走不走?”
 
  苦妞说:“不走。”
 
  “那咱俩亲不亲?”
 
  苦妞低头乐了,拖着声音说:“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