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将军幼年赴朝打工 朝鲜人日本人杀中国人坐牢3年

时间:2013-05-15 17:45:42编辑:中国红故事

  核心提示:在朝鲜的日子很辛苦,有时连生命都得不到保障。因为当地的法律规定,杀一个中国人,只要服三年刑就可以出来了。所以,中国劳工在当地不仅要受到日本人的欺辱,还要遭到部分朝鲜人的打骂。马兆文工作的餐馆,就有一位厨师,总是打骂和欺负中国人。

  

 

  

  原编者按:在南京雨花台功德园的红星园里,长眠着唐亮、杜平、饶子健、刘飞、刘先胜、聂凤智等百余位开国将军和老红军。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都堪称一部壮丽的史诗,其中的篇章,既有战争年代的叱咤风云,又有和平年代的柔情大爱。

  《发现》周刊联合《铁军》杂志、雨花台功德园共同推出“红星园·将星闪耀”系列,一一为您介绍他们的传奇故事。

  马兆文(1918—1978):山东省荣成市人,1939年4月入伍,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胶东东海一纵队、东海独立营、胶东五支队、胶东军区十七团、胶东西海独立团等担任战士、副班长、班长、副排长、排长、副连长、连长、副营长、营长。1945年,日本投降后,他化名“姜彬义”出任大连市公安总局西岗分局首任局长。解放战争时期,先后担任9纵队27师81团一营营长、81团副参谋长、27军81师243团参谋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担任27军243团团长、27军81师副参谋长、27军装甲处处长、27军坦克副军长、南京军区装甲兵参谋长、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1955年被授予中校军衔,曾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及朝鲜政府颁发的三级国旗勋章。1978年12月1日,在勘察某坦克训练场地时不幸因公牺牲。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的东北形势复杂。为了担负起维持社会秩序、捍卫人民政权、支援解放战争的特殊使命,中共中央秘密派遣人员进入东北,夺取了一度被日伪残余力量掌控的警察机构,建立了一支亦警亦军的人民武装力量。其中,大连市公安总局西岗分局首任局长姜彬义正是其中的一员。

  十八岁的山东少年去朝鲜打工赚钱

  姜彬义真名马兆文,1918年出生在山东半岛最东端的荣成市,家乡三面环海。因为买不起多余的柴禾,一家人经常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年幼时的马兆文,每天放学就帮着母亲织渔网,帮着父亲去海岸上捡拾石头和木材回来修补房子。

  那时候,村里有不少人都出国去朝鲜打工赚钱。十八岁那年马兆文也跟去了,在一家餐馆里打工。第一年,他挣了80元,全部托老乡带给了父母。

  在朝鲜的日子很辛苦,有时连生命都得不到保障。因为当地的法律规定,杀一个中国人,只要服三年刑就可以出来了。所以,中国劳工在当地不仅要受到日本人的欺辱,还要遭到部分朝鲜人的打骂。马兆文工作的餐馆,就有一位厨师,总是打骂和欺负中国人。

  有一次马兆文气不过,打了回去,那个厨师就跟老板说,如果有马兆文在他就走,如果想要他留下来就必须赶马兆文走,甚至还威胁要杀掉马兆文。后来,那个厨师因故去了其他城市,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艰辛的经历,让马兆文有了更多感悟、更多思考。1938年回到国内后,受到中共地下党员教育,开始为地下党传送情报,当年就加入了抗日民主先锋队,1939年4月入伍,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没有枪支弹药拿着大刀就敢和鬼子拼

  抗日战争期间,马兆文英勇机智、不怕牺牲,多次负伤、立功。刚参军时由于部队武器弹药严重匮乏,发给马兆文的只有一把大刀,在战斗中他拿着大刀就敢和日本鬼子、伪军拼命。


  1940年5月,时任班长的马兆文带领全班在山东文登下徐村的战斗中首先夺取了伪军的炮楼,为整个战斗的胜利取得制高点,歼敌10多人,全班无一人伤亡,受到上级嘉奖。

  1942年底的一次战斗中,马兆文的腿被日本鬼子的炮弹炸伤,他拖着受伤的腿坚持不下火线,直到战斗结束后被送往医院住了4个多月。伤好后,被选送到胶东抗大一队学习。

  1944年3月,马兆文进入胶东西海独立团二营担任副营长。同年10月,担任胶东西海独立团三营营长。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东北地区形势复杂。中共中央决定秘密派遣部分部队人员进入东北,担负起维持社会秩序、捍卫人民政权、支援解放战争的特殊使命。鉴于《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的相关规定,同时考虑到苏军与国民党政府的外交关系,这个任务不仅需要隐蔽,更有可能是长期的。

  身为营长的马兆文接到任务后,带领全营前往东北,进入大连掌握市内的武装力量,其中,马兆文本人的任务是进入大连西岗警察署,成为一名警察。

  化名“姜彬义”成为大连西岗分局首任局长

  西岗在大连的位置很特殊。1905年日本侵占大连后,殖民当局以“卫生风纪和安全方面有值得忧虑之处”为由,将居住在大连市区南部的1.4万中国人强迁到西岗。随后大批“闯关东”的外来劳工和客商也相继居住于此。所以,这一带逐渐发展成了比较繁华的中国人聚集地。

  日本投降后,地方旧势力接手了日本人留下的各级机关单位,成立了大连“地方维持会”,只管收税然后大吃大喝,从不解决老百姓的生活困难。当时,市政府和公安局都没有成立,警察系统也归“地方维持会”管。可是,警察们吃的却是坏掉的苞米面,宿舍房子处处漏雨,到了寒冷的冬天,还不发御寒的被服。

  马兆文在与“地方维持会”交涉无果的情况下,带着警察们扣住了维持会的会长和9个工作人员,迫使维持会答应解决冬季被服、粮食和修房子的问题,警察局还发布通告禁止一切人员乱收税。因为没有提前向上级汇报就擅自做主,马兆文受到了批评。但这件事也让马兆文在西岗的400多名警察兄弟中树立了威信,受到百姓的赞扬。促使大连的警察队伍逐渐成为了一支在中共领导下亦警亦军的人民武装力量,进而组建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地方自治政府,挫败了国民党接收大连的图谋。

  1945年11月7日,大连市公安总局成立,大连成为中国最早建立人民公安机关的城市,西岗公安分局也成为最早建立的城市公安分局,马兆文成为首任局长。

  1946年2月,马兆文结束任务离开大连。而西岗分局的工作人员直到1990年整理史料时才发现,首任局长的真名叫马兆文,解放后曾任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

  坚守黑云吐岭50余天战斗80余次不后撤

  解放战争时期,马兆文参加了济南、淮海、上海等战役。1947年9月为反击国民党对胶东进行大规模的进攻,时任81团一营营长的马兆文接受了招远“道头战斗”任务,带领全营歼灭了国民党“顽八军”一个多营的兵力,荣获三等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马兆文任27军243团团长。抗美援朝开始后,他率领243团入朝,先后取得了咸南战役、新兴里战斗、黑云吐岭阻击战等战斗的胜利。其中,黑云吐岭的战斗异常激烈。

  当时,五次战役刚结束,北犯敌人趁我未及整补之机,集中了美24师、伪6师在金城以南、黑云吐岭东西一带地区向我军发起了疯狂的进攻,企图攻占金城,威胁我军后方。为了摧毁敌人的计划,243团于1951年7月15日接管了20军的部分阵地,开始为阻击任务做准备。

  马兆文知道,这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他按照打持久战的准备,将全团兵力分为三线:第一线:黑云吐岭、682高地、无名山;第二线:梨船洞北高地、竹洞、执里室之线;第三线:轿岩山、690.1高地,以轿岩山为完成阻击任务的最后扼守阵地。

  从7月15日到9月4日,马兆文带领全团官兵坚守阵地50余天,用一个团加6门山炮、3门迫击炮的兵力,打退了用飞机、坦克、大炮武装起来的美军第24师(后换为美军第7师)和李伪军第6师两个师兵力的轮番进攻。先后进行大小战斗80余次,经受了弹尽粮绝、水源缺乏、联络中断等重重困难的考验,最终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

  记忆中的父亲:骑自行车上班 带着孩子种地

  从朝鲜战场回国后,马兆文由步兵转向了装甲兵工作,1960年被任命为南京军区装甲兵技术部部长,1971年被任命为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

  马兆文的儿子马江毅对那些年的父亲记忆犹新。“父亲接到转做装甲兵工作通知时,非常留恋步兵工作,正式到任后却特别热爱。”马江毅告诉记者。

  因为热爱,马兆文总是身先士卒,带头学习装甲技术、带头钻研坦克的驾乘和修理、带头倡导技术革新和研制,经常深入基层与部队官兵讨论研究革新技术方案。在他的组织领导下,装甲兵各级科技练兵和科技活动开展得轰轰烈烈,相继完成新型坦克瞄准镜研制、战时坦克野外大修等项目,筹建了南京军区坦克大修工厂,为装甲兵建设和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对自己的4个孩子,马兆文同样要求严格。“1960年,我们从无锡搬到南京天目路,住的是独门独院,院子里长满了荒草,父亲就带着我们四个子女挑水锄草开荒种地,每到收获的季节,总能收获很多的四季豆、韭菜、青菜、大蒜,还有水果等。为改善战士伙食,他经常叫我们将自产的蔬菜送给战士食堂。”

  出了家门,马兆文同样要求孩子们艰苦朴素。“那时候部队是配备专车接送上下班的,可父亲不肯坐,为了勤俭节约他买了辆飞鸽牌自行车,每天从我们天目路的家一直骑到瞻园路上的装甲兵司令部。他很少说什么大道理,更多的时候他都是用自身的言行给我们做榜样。”

  马兆文用言传身教为子女们做出了榜样。他没有留下丰厚的资产,却给子女们留下了无尽的精神财富。

上一篇:钢铁将军贺炳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