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妻子患怪病怕见生人 丈夫携其撑船移居孤岛38年

时间:2015-02-05 19:48:20编辑:中国红故事

   

 

  边防派出所官兵正在给老蔡拍身份证照

  

 

  老蔡正在讲述海岛上的生活趣事

  在泉州的一座孤岛上,生活着一对年过六旬的夫妇,百姓口中流传着关于这对夫妇动人的爱情故事。年轻时,妻子患上“怪病”,不敢出门见人,害怕听到声响。丈夫为挽救妻子性命,撑着渡船,携着妻子,到荒岛上生活。两人这么一住,漫漫38年一晃而过。

  “老蔡,肩膀挺直,表情再自然点,看镜头,一、二、三……”随着咔嚓一声,老蔡的微笑定格在冬日午后的大坠岛上。5年前,东南快报曾报道过泉州这对在孤岛居住三十多年的夫妇,近日,东南快报记者跟随泉州石狮祥芝边防派出所官兵,再次到岛上探访这对已经年过六旬的蔡永昌和谢雪敏夫妇。

  5年过去了,纵使外面世界已千变万化,这对相伴半生的夫妻却一如最初移居岛上那般相濡以沫。

  他们在岛上生活了38年

  因为蔡永昌为人和善,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老蔡”,管他妻子叫“谢姨”。老蔡和谢姨都是石狮市祥芝镇人。

  1月29日,午后的阳光格外刺眼,海鸥在远处自由翱翔。从石狮码头到大坠岛乘船需要约40分钟,东南快报记者见到老蔡时,老蔡正在沙滩上清理垃圾。由于常年生活在海边,老蔡的皮肤变成了古铜色,在艳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硬朗,花白的头发和稀疏的胡茬似乎在讲述生活在海岛上的艰辛。他那如蒲扇般张开的脚趾,在沙滩上留下两行深深的印记。

  老蔡见到我们,笑脸相迎,放下手中的扫帚,带着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他所住的平房中。简陋的屋子内,整齐地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生活用品,老蔡告诉我们,谢姨这两天去澳门看望亲戚了,他就让他的大儿子到岛上陪伴他。

  “非常感谢你们,让我们生活过得更好。”老蔡告诉东南快报记者,几年前的报道让当地渔民都认识了他和谢姨,经常有渔民和边防官兵,特地为他们带来一些物资,甚至有一些热心市民和外地游客,慕名到岛上看望他们。

  老蔡笑着说,每到夏季,就有成批的游客,到小岛上露营、烧烤,他也会热情地向游客介绍海岛,并帮忙烧烤。几年时间里,老蔡成为了一名烧烤大师。此外,老蔡还做起了小买卖,谢姨到岸上时,将一些饮料、日常用品以及食物运送回岛上,方便到岛上玩耍的游客。“夏季游客比较多,冬季就相对少一点,卖东西就是闹着玩。”

  老蔡和谢姨在这岛上已经生活了38年。这是一段说起来很长的故事。

  一切源于一场怪病

  38年前,老蔡年轻力壮,豪气吞云,正准备在海上闯出自己的一番事业。忽然有一天,谢姨得了一种奇怪的心理病,不敢出门见人,害怕听到声响,每天躲在家中压抑着自己。看着日益憔悴的谢姨,老蔡四处寻医,但谢姨的病情还是没见好转,这让老蔡更加心急如焚。

  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医好谢姨的方法依然是寥寥无期,附近邻居给老蔡提了一个建议,让他带着谢姨到小岛上去,换一个安静祥和的环境,好好静养。虽说这个方法,在常人看来,如同笑话一般,但是他为了换回谢姨的健康,还是毅然决然地去尝试。于是,老蔡立即简单打包好行李,带着妻子乘船来到了泉州湾入海口的大坠岛。

  老蔡说,刚到岛上时,小岛怪石嶙峋、杂草丛生,随处可见老鼠与蛇。夫妻两人在岛上发现了前人留下的民房,便提着行李暂住其中。起初,岛上的生活条件比较艰苦,饮山泉,吃海鲜,种果蔬。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老蔡都是忙得不可开交,一边需要照顾妻子,一边需要打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岛国。

  “白天背着我去海边晒太阳,夜晚带着我躺在沙滩上数星星。”老蔡的妻子谢姨告诉记者,她当时病得很重,都不能走路了,是老蔡对她无微不至的关心才使得她的身体好转。

  在荒岛上居住了一段时间后,不知是因为海岛上的环境清静,还是老蔡的执著感动了上天,他妻子的病竟然奇迹般地痊愈了。为此,夫妻两人便决定在岛上定居下来。

  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修剪树木

  因为海岛被一位老板承包了,老蔡和谢姨都受雇于老板,两人每个月拿5000多元钱,负责照看岛上的草木景观,守护海岛。老蔡说,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修剪茂盛的树木。

  谢姨告诉东南快报记者,两年前,他们的渔船停在岸边不见了,他们少了唯一的交通工具,而打电话让对岸的渔民前来接送,光光费用就要五百多元钱,交通十分不便。因此,她和老蔡平时都极少到岸上,只是偶尔上岸补充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而很大一部分物资都是靠附近的渔民资助或帮忙代买。

  “三十多年都这样过来了,有什么不习惯的。”谈到生活在岛上的艰难,老蔡咧着嘴唇,侧头摆摆手说,哪有什么难处,一切不都挺好的。可是老蔡的大儿子却在一旁与他人讲道,曾经有一年,一次超强台风袭击了小岛。当时,风大雨大,数米高的大浪将老蔡修建在小岛边的堤坝冲坏了,海水猛涨灌进老蔡居住的房子,老蔡和谢姨不得不连夜将生活物品搬到楼上的小储物间内,两个人一同相拥窝在储物间内,祈祷台风早点过去。

  所幸,台风过后,岛上的两人安然无恙。

  石狮祥芝边防派出所户籍民警陈泉宇介绍,2010年,老蔡在岛上突然生了一场大病,边防官兵得知后,立即找到当地的医生,冒着风浪,到岛上对其紧急救治。所幸,老蔡顽强地挺了过来,转危为安。考虑到大坠岛上物资匮乏,边防官兵们会定期上岛,为老夫妇送去物资补给和精神上的温暖。

  对孩子满怀歉意,将守岛终生

  当年,老蔡带着谢姨上岛时,他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父亲,最小的孩子才十个月大。老蔡为了治好谢姨的病,忍痛将孩子托付给他的父母亲抚养。说起自己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读到小学后就辍学了,老蔡颇感愧疚,“没办法,我到岛上来,是为了救他们母亲的命。”对此,老蔡的大儿子表示,他们作为孩子完全能理解父母亲的难处,每年过节,他们都会带着自己的孩子到岛上与家人团聚。

  不过,现如今,最让老蔡感到欣慰的,还是他正在读高三的孙子,老蔡说,孙子今年六月份要高考,平时考试都排在年段前一二名,孙子心仪的“象牙塔”是香港大学。老蔡说罢,转身从屋内取出一张泛黄的报纸,看了一会,指着报纸上的一个名字骄傲地说,“这是我孙子的名字,他是泉州市去年的三好学生。”

  “因为我与家人也分居多地,所以更能感受分离的痛楚。”感受颇深的民警陈泉宇告诉记者,她老公在意大利读博士,三岁大的女儿在河南由父母亲照顾,两国三地的相思之情,恰好与老蔡的遭遇一样。每当尚未懂事的女儿,偷拿爷爷的手机,认着母亲手机号的形状,打给她电话时,陈泉宇总是忍不住要掉眼泪。

  谢姨告诉记者,她病好后,一直想念家里的孩子,也曾想过要回家居住,而老蔡觉得两人与大坠岛很有缘分,住了这么多年,已经产生了感情,况且适应不了城市的生活,因此要继续在岛上生活。“既然他想呆在孤岛上,我就陪着他。”

  如今,两人都已年过六旬,老蔡和谢姨依旧在岛上过着安逸的生活,大坠岛的每一个角落,都曾演绎过这对夫妇的艰辛孤独和浪漫爱情,相信数百年过后,岛上还会流传属于两人的“海岛之恋”。

  他们在这里度过了大半生,而余生几乎也将在此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