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最美守山人

时间:2015-01-18 21:43:12编辑:中国红故事

 普通云南人
 
  听说我们要去铜壁关自然保护区采访,刚从铜壁关自然保护区进行科普考察回到芒市的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陈之端对记者说,你们应该好好采访一下王立彦,她爱山如家,20余年如一日,用坚实的脚印丈量着大山深处的每一个角落,用柔弱的臂膀守护着美丽的铜壁关生物多样性,为保护云南珍稀物种不再灭绝,她付出的太多太多,真可谓是最美守山人。
 
  为了保护珍稀物种,她扎根深山22年
 
  我们来到铜壁关自然保护区,见到了王立彦。王立彦是铜壁关自然保护区盈江管理所铜壁关管理站工程师,1992年从省林校毕业就分配到铜壁关自然保护区基层保护站工作。眼前的她,虽说已是上大学女儿的妈妈了,但看上去不过30来岁,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她说,这也许就是大山给予他们这些守山人的回报吧,令他们守山人欣慰,整天看着这山这绿,空气好,心情好,没有烦恼,活得潇洒,自然要显年轻些。
 
  走进大山深处,茂密的原始森林,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更是掩饰不住王立彦的兴奋。“你看,那棵是锯叶竹节树,是国家重点野生植物保护物种,这棵是雨唇兰,还有这棵密毛兜兰,这两棵属于盈江地方狭域特有物种。”王立彦高兴地说,在自然保护区,随便看一下,都是保护物种。你不是问我是什么支撑我在这深山老林一呆就是22年吗?实话实说吧,我似乎天生就喜欢植物,这也是我林校毕业选择到这里工作的原因。就是因为喜欢这山这绿,这里的多样性,曾有过几次调回城里工作的机会,终因舍不得离开这里而放弃了。
 
  说她是最美守山人,不仅是因为她清秀美丽,更因为她有一颗热爱自然保护生态的美丽心灵。“保护区基层工作艰苦而任重道远,巡护管理的路上蚊叮虫咬蛇惊兽吓,不仅流血流汗,碰到蛮横不讲理的村民还险象环生。一次步行两个多小时到深山里去阻止村民砍树垦荒蚕食保护区,当说服教育无效强行制止时被几村民手持砍刀威胁,回想起来心有余悸,但当时早已忘记了危险,想到的只是坚决不能让他们砍树。”王立彦还告诉我们,她是发现滇桐第一人,也是保护滇桐第一人。那是2009年3月的一天,当她听说金竹寨景颇族村民麻抵糯家的林地因改种杉木,包括新发现的2棵滇桐树也要被砍掉时,她顾不上吃饭,步行十几公里,赶到麻抵糯家,向麻抵糯讲清楚这两棵树是国家保护物种,不能砍的道理,才使这两棵滇桐保留下来。据资料记载,目前全国滇桐仅有4棵。
 
  为了培育珍稀物种,她自掏腰包买林地
 
  王立彦守山20余年,对自然保护区分布的极小种群物种拯救和保护工作有独到的见解,收集并撰写了大量铜壁关自然保护区极小物种的分布资料。“目前,世界上每天都有物种在消失,也曾亲眼看到有些珍稀的物种在眼前消逝,扼腕痛息之余,萌发了建立珍稀物种迁地保护的念头。”王立彦说,为了不让那些哭泣的物种只在资料记载里看到,而让它们在我们的世界里永远存在,她在保护区外围自家花钱买的160亩林地,用60亩收集物种培育,进行珍稀物种迁地保护。目前,周围林农的林地几乎都是杉木林了,而她的林地都是保护物种,其中珍稀物种60多个。
 
  “这些物种我将来都要鉴定挂牌的,便于人们参观学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保护好这些种源,还有至少是为森林保护作了一点点贡献了吧,也许将来某一个物种被开发出有什么价值的时候,它已经灭绝了,岂不遗憾!您看野生稻的研究救活了多少人?金线莲的开发又成就了福建省多大的产业?所以保护好野生种源真的很关键也很重要。每个物种的存在,都有它存的价值,毎个物种的消逝也势必会引发一系列的变化,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关注的。”王立彦告诉记者,去年11月27日,中国植物学院的专家到她林地采集了两个区域特有种,给予了高度评价。她说,经常有植物专家到她这里采集标本,每当看到专家们从她这里采走标本,她都很开心,因为她觉得她的努力和付出有了科研价值,非常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