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红军生死一线孤军勇闯大渡河

时间:2008-10-30 10:58:14编辑:中国红故事

 

  红军四渡赤水、巧渡金沙后,大踏步向川南急进。蒋介石判断红军会走当年石达开的老路,便紧急调动10余万中央军及7万川军,围追堵截,企图将红军歼灭于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砻江以东地区。

  大渡河发源于四川、青海交界的果洛山,会聚高原山地的雪水溪流滚滚向南,劈开横断山脉,转而向东奔涌。紧靠大渡河拐弯处的南岸有一个著名的渡口,便是安顺场。

  1863年5月,太平天国著名将领石达开率军4万来到大渡河边的安顺场,准备渡河北上直取成都。然而他过于轻敌,耽误了渡河时间,以致清军沿河布下了防线。石达开挥军数次抢渡,损失惨重。又加彝族土司催军袭击,终于一败涂地。为保全自己的余部,石达开主动投入敌营。然而清军毁约,杀害了被俘的全部太平军,又将石达开杀害于成都,造成一段千古教训。

  为了不做石达开第二,毛泽东及中共中央率中央红军衔枚疾进,力争夺取先机,抢渡大渡河。1935年5月16日,中央红军首先打下了西昌至会理大道边的德昌县,其后继续北进,直取西昌。西昌是川南重镇,是大渡河的外围防线要塞,有川军2个多旅守卫。得知红军攻来后,西昌守军急忙收缩兵力准备固守。然而红军兵锋一转,绕西昌而过,轻易闯过了大渡河的外围防线。

  5月20日,红军先遣队的先锋红1团抵达泸沽县。其后,在先遣队司令员刘伯承、政委聂荣臻的指挥下,红军兵分两路,直取大渡河。当时从泸沽到大渡河边有两条路:一条是经越西到汉源的大树堡,这是当时通往雅安、成都的大道;另一条是经冕宁,过彝区到安顺场,这是一条难走的小道,而且要通过彝汉民族隔阂极深的彝族聚居区。蒋介石判断红军过不去彝区,必定要走大道,便调集重兵于此。而刘伯承就偏行险道,命左权和刘亚楼率红2团走大路佯攻大树堡;而刘伯承和聂荣臻亲率红1团走小路迅速冲向安顺场。

  佯攻大树堡的红2团一路连续击溃小股敌军的阻挡,于23日下午攻占大树堡。其后左权、刘亚楼亲临大渡河边,指挥战士们集木造船,砍树扎筏,将声势造得很大,从而使对岸的国民党军深信红军要在此渡河,急忙调动各路部队前来阻截。

  在红2团佯攻大树堡的同时,刘伯承等率红1团翻山越岭,日夜兼程奔向大渡河。在通过彝区时,一度遭到了阻截。然而红军严守纪律,坚决执行了民族政策,以实际行动感动了彝民。刘伯承还和彝族头领小叶丹歃血结为兄弟,这就是著名的“彝海结盟”。通过彝区后,红军不怕疲劳,冒雨急赶,一昼夜行军150里,终于在5月24日夜赶到安顺场。

  红军迅速击溃了守卫安顺场的两个连敌军,抢得木船一只,控制了南岸渡口。然而大渡河宽300多米,水深约10余米,流速约每秒4米,水中礁石林立。尤其5月正值河开期,上游河水暴涨,浪涛汹涌。而对岸则高山连绵,易守难攻。红军面临了一道险关。

  5月25日上午,在刘伯承的亲自指挥下,红1团团长杨得志组织了以连长熊尚志为首的17名勇士,在几名船工的配合下,乘一只木船开始渡河。对岸的国民党军发现后,猛烈开火阻击。渡河勇士们一边开火还击,一边奋力划船。渡船离北岸越来越近,终于靠岸了。这时一股国民党军冲出来准备封锁渡口。对岸的杨得志急了,命红军仅有的一门迫击炮开火阻击。神炮手赵章成只有3发炮弹,但却两发两中,一下就把冲来的敌军打懵了。17勇士乘机跳上北岸,一阵手榴弹冲锋枪,把剩下的敌军打垮了,占领了渡口的工事。国民党军拼命反击想夺回渡口,17勇士顽强阻击,用血肉之躯挡住了敌人。而木船此时已返回南岸,又运了两个机枪班过来。过河的部队发起猛攻,终于把国民党军赶入了山里。其后,一船一船的红军源源渡过河来。红军又在下游缴了二只木船,加入了渡河的队伍。

  然而,3只船毕竟太少,往返一次还要一个多小时。直至26日上午,红1团才全部过河。可中央红军有3万人,照此过河要一个月才能全部渡完。而前堵后追的国民党军已渐渐逼进,军情如火。红军千方百计想在安顺场架桥,却都因水流太急而失败了。

  5月26日中午,毛泽东、朱德及军委成员赶到安顺场。在听取了汇报后,毛泽东果断地决定红军必须夺取泸定桥。经研究,决定刘伯承、聂荣臻率红1师及军委干部团组成右纵队,沿大渡河北岸北上;林彪率红2师、1军团军团部和5军团组成左纵队,沿南岸北上。两军挟江而上,直取泸定桥。军委纵队和其余部队随左纵队经泸定桥过河。毛泽东还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和右纵队会合不了,那就由刘、聂率军去川西开创新的局面。

  从安顺场至泸定桥全程320里,不少路段是盘旋在悬崖峭壁之上的羊肠小道,山腰上则是终年不化的积雪,寒气逼人。走在上面低头向下看,便是深达数丈、波涛汹涌的大渡河,稍不小心就有掉下去的危险。而且路上还有国民党军的阻击。为了红军的生存,军委要求夺桥部队不惜一切向前,目标只有一个:泸定桥!

  5月27日,左右两路纵队开始向泸定桥进发。右纵队出发不久就与川军刘文辉的一个团遭遇,经顽强战斗冲破重围。28日,右纵队行军100余里,翻越了一座上下60里路的高山,于当晚抢占德妥。29日,右纵队在离泸定城50余里的铁丝沟与川军一个旅展开激战。相持不下之际,刘伯承命肖华正面攻击,邓华则率军绕至敌侧翼发起进攻,突破了敌军的阵地。其后红军奋勇追击,又夺下了制高点龙八铺和飞越岭,从而扫清了前进的障碍。

  在右纵队连连与敌激战的同时,左纵队也夹河而上。林彪命王开湘、杨成武率领的红4团为开路先锋,向泸定桥急进。红4团出发不久就被对岸的敌军发现,不断开火阻击。因大渡河此处仅宽百米,枪弹可至,因而造成了一定伤亡。红4团只得绕路前行,颇费了一番周折。27日下午,红4团勇闯海拔2000余米的天险菩萨岗,击溃川军一个营,力战而过。28日晨,红4团接到了军委的十万火急的命令:务必要在29日夺取泸定桥。此时红4团距泸定桥还有240里,这意味着一天一夜必须走完240里。在前有敌人重重阻击,道路又崎岖难行的情况下,仅靠两条腿一天奔袭240里,这似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王开湘、杨成武及全军将士决心以生命来完成这一任务。

  红4团指战员此后扔掉一切负担,轻装跑步前进。战士们狂奔急赶,不顾一切地向着泸定桥冲刺。在猛虎岗有一营川军防守,红4团乘大雾逼近,以猛烈地白刃战打垮了守敌。然后架桥渡过了摩西村东河,猛跑50里,于28日晚赶到一个小山村,这里距泸定桥还有110里。此时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又突然下起了大雨。然而红4团已经没有时间了,战士们嚼生米、喝凉水,边走边吃。又每人找了一根树棍做拐杖,走不动了就扶着拐杖走,顽强地冒雨兼程。走到深夜,突然发现对岸出现了一支增援泸定桥的国民党军。双方隔河而行,而国军打着火把,红军却摸黑走夜路。杨成武灵机一动,便命全军也点起火把,又在白天击溃的敌军俘虏口中得知了国军的联络信号,还选出了四川籍的战士准备来回答敌人的问题。当对岸的敌军吹号询问时,便冒充白天击溃敌军的番号回号,四川籍的战士还用四川话大呼小叫,终于蒙过了敌人。后半夜,雨越下越大,对岸的敌军终于停下不走了。红4团官兵大喜,尽管已疲累到极点,仍然拼命地向前赶路。天暗路滑,羊肠小道极为泥泞。战士们便解下绑腿,一条一条连起来,前后推着走。就这样,经过彻夜行军,29日早6点多钟,红4团终于赶到了泸定桥。这一天除了行军打仗和架桥外,整整赶了240里路,创造了一个军事史上的奇迹!

  红4团指战员来不及休息,立即开始了夺桥准备。泸定桥一带古称泸水,三国时诸葛亮“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便是指的这里。此处的两岸都是高达千米的峭壁,下边是惊涛拍岸的大渡河,除了泸定桥外,方圆数百里无险可渡。泸定桥建于1701年,也就是清朝康熙年间。它没有桥墩,由13根铁索组成,从河东岸拉到河西岸。两边各2根,作为桥栏。底下并排9根,上铺木板,作为桥面。铁索则用碗口粗的铁环扣成。全桥长101。67米,宽2。67米。从铁索向河面上看,有30多米高,流水湍急,铁索晃荡,令人生畏。泸定桥是联结川南和川北的交通要隘,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如今桥上的木板都被国民党军抽掉了,只剩下13根光溜溜的铁索。而桥的东岸就是泸定城,这座城一半在东山上,一半贴着大渡河岸。西城门正对着泸定桥头,过了桥,必须通过城门,否则别无它路。川军在这里驻有两个团兵力,在山坡上构筑了工事,不停地向西岸开枪开炮。

  凭着这样的天险,川军十分猖狂。他们高喊着:“你们飞过来吧,我们缴枪啦!”红四团的战士们气得眼睛都红了。

  观察完地形后,王开湘、杨成武当即组织了一个营的火力,封锁河东岸敌人增援泸定桥的道路。又选出了22名突击队员,由连长廖大珠率领,准备抢渡泸定桥。

  29日下午4点,红4团集中全团火力进行掩护,22名勇士发起了冲锋。他们冒着密集的弹雨,攀着桥栏,踏着铁索顽强地向对岸爬去。跟着他们前进的是一个连的红军战士,除了用火力掩护外,每人扛了一块木板,边铺桥,边冲锋。

  对岸的川军没想到红军竟敢爬过来,全炸了,拼命开枪射击。指挥官又命令士兵将煤油泼在稻草上,放火焚烧桥头。22名勇士历经艰难,顽强地爬过了铁索桥,一举冲过了桥头。在城门边,双方展开了激战。后续的红军部队边铺边冲,也冲过了桥头。经过激烈的肉搏,终于夺下了城门,又向城内纵深发展。2个多小时的激战后,红4团击溃了泸定城内的敌军,占领全城,牢牢控制了泸定桥。战士们冲上城楼,向天鸣枪,高呼着“我们终于胜利了!”经清点,奋勇抢桥的22名勇士,只伤亡了3个人。

  当晚10时,红4团又与敌军接了火。原准备一场大战,不想这股敌军却是散兵,很快就逃了。原来是河东岸的右纵队赶到了,附近的国民党军全都逃了。刘伯承乘夜走上泸定桥,重重地跺着桥板,激动地说:“泸定桥,泸定桥,我们为你花了多少精力,费了多少心血!现在我们胜利了,我们终于冲过来了!”

  5月30日,林彪率左纵队也赶到了泸定桥。接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及中央机关,还有其余的红军部队也赶到了泸定桥。毛泽东对红4团官兵给予了热情的赞扬,并代表中央军委授予一面奖旗。对22名突击队员则奖励每人一套印有“中央军委奖”字样的列宁服、一支钢笔、一个笔记本、一只搪瓷碗、一双筷子。这在当时那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就是最高的奖赏了。

  红军飞夺泸定桥,终于在生死一线中抢得了生机。蒋介石消灭红军于大渡河的如意算盘破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