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蒙古族抗日女英雄

时间:2014-02-18 20:07:46编辑:中国红故事

   

 

  奇俊峰(右)和其姑母(1935年)。

  

 

  奇俊峰任绥境蒙政会委员的派状。

  她26岁就被授予中将军衔,成为内蒙古西部地区抗日战争中屈指可数的著名女将;她青年丧夫,凭借大智大勇,行使了对蒙古乌拉特西公旗的管辖权;她维护民族团结,奋起抗日,激励了军民誓死抗战的决心;而她惨遭暗算,壮志未遂,让人不禁扼腕——

  蒙古族抗日女英雄奇俊峰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内蒙古蒙汉各族人民同仇敌忾,涌现出众多的抗日民族英雄,乌拉特西公旗蒙古族女王爷奇俊峰,就是一位远近有名的“蒙古族抗日巾帼”。

  寻求傅作义支持,丧夫后执掌旗政

  奇俊峰,1915年出生在阿拉善和硕特旗定远营(今巴彦浩特)的一个蒙古族贵族家庭,父亲的爵位是辅国公,旗札萨克(即旗长)和硕亲王又是她的叔伯堂兄。她5岁时来到姑母家生活,姑夫是伊克昭盟(今鄂尔多斯市)达拉特旗西官府协理,早逝后留下万贯家产,但膝下无子女。姑母像对亲生女儿待她,用丈夫的姓给她取汉名奇俊峰。她7岁时,姑母给她请了蒙汉两位家庭教师,几年后,聪慧好学的她就熟练地掌握了蒙汉两种语文。

  1934年,19岁的奇俊峰已经出落成一个美丽大方的姑娘。就在这一年,她由姑母作主,嫁给乌拉特西公旗(今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札萨克石拉布多尔济(时人称之为“石王”)为福晋。1936年9月,时任东协理的额宝斋曾代理札萨克,后被迫退位,他不甘心交出实权,遂投靠百灵庙蒙政会德穆楚克栋鲁普(德王);继任札萨克不久的石王根基不稳,投向绥远省政府主席傅作义倚为靠山。双方在各自后台的怂恿支持下兵戎相见,互有胜负。1936年9月,石王在长期征战中积劳成疾,不治而逝,年仅22岁的奇俊峰就成了寡妇,她当时已怀有身孕。因石王无子,旗内出现了争夺王位的局面。额宝斋一伙迫不及待地赶回王府,逼迫奇俊峰交出旗府札萨克印。奇俊峰怒斥对方:“我是石王的福晋,有资格护印,你们休想夺走,赶快给我滚出去!”

  额宝斋企图夺印未遂,就到处散布谣言,说奇俊峰怀的孩子不是石王的,无权继承札萨克之位,以此蛊惑人心,逼奇俊峰就范。为了平息西公旗的混乱局面,奇俊峰亲往归绥(今呼和浩特)拜见傅作义,寻求支持。傅作义对奇俊峰的勇气和见地十分赞赏,并以绥远省政府决议案的形式作出了旧旗官印由奇俊峰保管,全旗护路、水草、抓羊等捐税收入由奇俊峰经管,护路军队由奇俊峰统领,明确奇俊峰腹中的胎儿是石王的后代,如出生后为男孩,正式继承王位等项决定。

  1937年4月,奇俊峰在包头生下了石王的遗腹子阿拉坦敖其尔,汉名叫奇法武。旧历8月,奇俊峰正式就任札萨克之位,行使对全旗的管辖权。9月,她带着小王子在姑母的陪同下,回到顿达高勒王府,开始执掌旗政。

  发誓赤心爱国,坚决抗日到底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额宝斋一伙附和德王公开投向日寇,成为可耻的蒙奸。面对严峻的形势,奇俊峰召集本旗军政官员,明确宣布如下施政纲领:(一)坚决接受绥远省政府的领导;(二)团结一致,提防亲日派挑拨离间;(三)减轻百姓负担,不允许向牧民乱行摊派;(四)军队要严守纪律,严禁抢夺民财和侮辱妇女。四条施政纲领一经公布,立即受到全旗百姓和各界爱国人士的一致拥护和支持。

  1937年10月,归绥、包头相继沦陷。额宝斋一伙追随德王积极筹建“蒙古联盟自治政府”,并迫不及待地返回西公旗建立亲日的伪政权。为摆脱德王蒙奸政权的控制,奇俊峰与驻守五原县的国民党骑七师师长门炳岳取得联系,表示愿率部赴五原参加抗日,门炳岳当即回复欢迎她加入抗日队伍。

  1938年旧历二月初二,奇俊峰一行十余人经过一整夜的急行军,安全抵达五原县城。门炳岳闻讯立即前来相晤,热情慰勉,同时发电向国民党中央报告了详情。蒋介石在复电中对奇俊峰慰勉有加,行政院、军政部也来电慰问。《中央日报》 以醒目的标题作了报道,称奇俊峰是“第一个从日伪占领区投向抗日阵营的蒙旗王公”。

  1938年4月中旬,军政部任命奇俊峰为乌拉特前旗保安司令。5月,国民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又任命她为乌拉特前旗防守司令部司令,并授予少将军衔。防守司令部设在五原县城,每月由军政部发给银洋7000元作军饷,经门炳岳同意,在旗内招收了200余名青年扩充了军队。

  在乌拉特前旗防守司令部成立大会上,奇俊峰全副武装,佩戴少将军衔标志,发表了《赤心爱国,坚持抗日到底》的讲话。经军政部批准,任命黄楚三为司令部上校参谋长,李隽卿为中校参谋主任,郑明全为第一团团长,郑色令为第二团团长。会后,根据门炳岳师长的统一部署,这两个团分别派往西山嘴以南,乌加河以北一带担任防守任务。

  为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包头中滩抗日游击队负责人于占彪扮作农民来到旗政府,奇俊峰用蒙古族最高礼仪全羊席招待他。之后,她与中滩游击队保持联系,拿出巨额银元营救被捕的中共地下工作人员。

  带兵杀敌重创日寇,在蒙古民族及各界产生很大反响

  1938年7月10日拂晓,日寇千余人分乘45辆军车,集中火力进攻后套的咽喉要塞西山嘴。乌拉特前旗防守司令部两个团的官兵发挥自己对地形熟悉的优势,与骑七师密切配合,很快将来犯日寇击溃,日寇损失惨重。奇俊峰出师即赢得开门红,各方面纷纷来电来函祝贺,使她更加坚定了抗日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12月,傅作义部队发动包头战役,奇俊峰率部配合主力部队攻打驻东公旗察罕高勒庙的日伪军,歼敌100多人,有力地支援了包头歼灭战。五原沦陷后,傅作义决定收复五原,奇俊峰率部队继续在前线配合主力作战,取得了五原大捷。

  奇俊峰带兵作战的方法很是特别。每次上战场,她都让人设下军帐,帐前摆上一张交椅,两个卫士一左一右,站立两旁。她自己也是全副武装,威风凛凛,全然一副女王的派头。坐在椅上观看战场的情况,一是为了振奋人心,激励战士们奋勇杀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有人临阵溃逃。她让人在座椅前面不远的地方画下一道横线,如果有人退到这个线的后面,站立在她两旁的卫士就会立即拔枪将其击毙。

  奇俊峰胆量惊人,对震耳欲聋的隆隆枪炮声毫无畏惧,面对日伪军大军压境的气势也镇定自若,指挥若定。她的勇敢和镇定让部下们十分佩服,在她的鼓舞下,战士们个个勇猛异常。她的部队骁勇善战的美名不胫而走,成为傅作义部下一支抗战劲旅。

  1939年9月,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任命奇俊峰为乌拉特前旗护理札萨克兼绥境蒙政会建设委员会主任,任命其子奇法武为记名札萨克。之后,奇俊峰在乌拉特前旗三淖召开旗务大会,恢复乌拉特前旗旗政府,并宣布由日寇扶持的乌拉特前旗傀儡政权由额宝斋任大协理(操纵实权)是非法的,呼吁人民群众不予承认,并动员全旗抗战。10月28日,奇俊峰率领旗府官员,对后套地区的乌拉特前旗群众以西往东按苏木区划进行了历时20余天的慰问,她一方面救济灾民和召见喇嘛,另一方面组织旗民举行国民公约宣誓,受到各界群众的一致拥护和赞扬。

  奇俊峰的抗日义举在蒙古民族中产生了很大反响,乌拉特东公旗(今巴彦尔淖市乌拉特后旗)护理札萨克、防守司令部司令巴云英(女)少将与她携手抗战;茂明安旗齐王福晋额仁庆达赖在奇俊峰的影响下,摆脱日伪的控制,来到后套参加抗日。

  功绩卓著,多受嘉奖,受到蒋介石夫妇召见和赞许

  1939年底,国民政府特意安排奇俊峰到重庆述职、参观内地,了解抗战形势。奇俊峰一行20多人从陕坝起程南渡黄河,经伊克昭盟札萨克旗时,受到盟长、旗札萨克沙克都尔扎布郡王的接待并赠送1000银元。

  1940年1月8日,奇俊峰在经过陕西榆林时,与赴重庆述职的东公旗护理札萨克巴云英结伴同行,所到地方政府都热情接待。5月,奇俊峰、巴云英一行到达陪都重庆。第二天,国民政府高官何应钦、孔祥熙等举行欢迎宴会,高度评价二位女司令的抗日功绩,称她们是全国蒙旗王公中最早参加抗日的女杰。

  6月初的一天下午,蒋介石、宋美龄夫妇在官邸破例召见了奇俊峰母子等。奇俊峰向蒋介石夫妇敬献哈达和锦旗。她在述职中汇报了绥远蒙旗抗战形势,提出做好边疆民族工作的4点建议:对绥远蒙旗在抗战中的表现应赏罚分明;派员做好边疆蒙汉团结的工作;健全绥境蒙政会管辖下的蒙旗行政机构;改善蒙旗教育,培养民族人才。蒋介石夫妇表示赞许,称她是“有胆有识的蒙古族女英雄”,并宣布由少将军衔晋升为中将军衔,并拨给200支轻武器、足量的弹药、500套军装;赠送大小汽车各l辆。第二天,《中央日报》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一消息。一时间,“巾帼英雄”奇俊峰在全国名声大噪。在重庆期间,她向妇女界、小龙桥中正中学、私立南开中学作抗日演讲。她在演讲中控诉了日寇对蒙古民族的侵略罪行,呼吁大后方的广大爱国同胞和各界人士大力支援前方。每场演讲结束后,她还用工整的蒙汉两种文字给师生和听众签名留念。

  奇俊峰从重庆回到陕坝后,对西公旗部队进行了整顿,到1941年底,部队增加到250多人,扩编为3个团,为了发挥官兵熟悉乌拉山一带地形的优势,将3个团的官兵化整为零,派往前线各部队中担负向导和侦察任务,多次荣立战功,并受到傅作义将军的嘉奖。

  废除旧制抚慰旗民,英年惨遭杀害

  1945年,抗战胜利后,奇俊峰身穿黄军呢将军服,胸前佩戴红边两颗星的中将军衔胸章,率全副武装的500多人队伍,重返阔别8年之久的家乡,受到全旗官员和人民的热烈欢迎。伪旗府西协理松布尔巴图率部分伪旗府官员前来迎接,表示认罪,欢迎奇司令和小王爷回旗执政。部队进驻伪旗府所在地哈拉汗,全旗的权力又回到了奇俊峰的手里。行政院蒙藏委员会任命阿拉坦敖其尔为西公旗札萨克兼旗保安司令。1946年秋,奇俊峰主持召开全旗旗民大会,宣布废除旧制,其子阿拉坦敖其尔发布了新札萨克《告全旗人民书》,抚慰旗民,稳定人心。

  局面稳定后,奇俊峰就前往归绥市觐见傅作义主席。在距包头15公里处的官道旁,狡诈的蒙奸头目额宝斋装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双手将旗府官印举过头顶,交给奇俊峰,并请他们到包头园子巷乌拉特前旗办事处住了一晚,设宴请罪。奇俊峰本想除掉额宝斋,但额宝斋的伪善面孔蒙蔽了她。她轻信了额宝斋的花言巧语,放了额宝斋一马,也给自己埋下了悲剧的祸根。

  不甘心大势已去的额宝斋,表面上对奇俊峰驯服顺从,但内心里极端仇视奇俊峰母子。他时时窥测时机,蓄谋东山再起。他看到担负旗府王府警卫任务的保安一团团长郝游龙很为奇俊峰所倚重,于是就把自己的孙女嫁给郝游龙,并怂恿郝游龙要求奇俊峰提升参谋长职(原参谋长黄楚三在抗战胜利后辞职还乡)。

  郝游龙的历史很不清白,他是原乌拉特前旗西协理三令豹的儿子,曾在包头日本特务机关从事特务工作,后准备拉杆子为匪,被日伪特务机关察觉。他在包头无法再混下去,于1943年春伪装身份,带着20多人投奔到陕坝。奇俊峰念及他母亲满德尔玛曾侍奉自己坐月子的情份,将他收留下来。由于他善于伪装,一步步地取得了奇俊峰的信任,爬到了团长的高位。但他娶了额宝斋的孙女后即被额宝斋收买。当他提出要补参谋长空位之缺时,奇俊峰考虑到他是抗战后期才入伍,与几位老团长相比,资历浅,难孚众望,因此没有满足他的要求。对此,郝游龙怀恨在心,决心伺机报复除掉奇俊峰。

  1947年7月14日,奇俊峰带领儿子奇法武和20余名护兵去包头处理公务。郝游龙获悉这一消息后,设计邀请奇俊峰在去包头的必经之地——乌兰计郝游龙的家中住宿。第二日清晨,郝游龙以一个连的兵力诱捕了奇俊峰母子,护兵也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缴了械。郝游龙把奇俊峰母子关在一个庙内,此时奇俊峰已知郝游龙要对自己下毒手,暗中找了一个小喇嘛,让他赶快到包头给市长温永栋捎口信,设法营救。

  温永栋闻讯后很重视,立即派包头市警备司令部参谋长温靖国前往解决这起绑架事件。温靖国赶到乌兰计,郝游龙装出一脸笑容说:“奇司令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会加害她呢,这完全是误会!”并表示一两天内一定把奇司令护送到包头。温靖国相信了他的鬼话,第二天就返回了包头。

  丧心病狂的额宝斋、郝游龙怕事出有变,用两辆马车、一匹骒马、2000块现洋雇佣凶手田小山伺机杀害奇俊峰母子。

  7月20日清晨,奇俊峰出屋解手,早就埋伏在院子里的田小山立即冲出来,向猝不及防的奇俊峰背后连开两枪。一弹从奇俊峰右腰射入,小腹左侧穿出;另一弹从奇俊峰的后心射入,击穿肺部,自右胸穿出。奇俊峰当即口吐鲜血扑倒在血泊中。田小山上前见身负重伤的奇俊峰尚未断气,仍在血泊中挣扎,遂又对其后脑补了一枪。田小山做贼心虚,这一枪打偏了,子弹擦过奇俊峰的脖子,将一侧颈动脉打断。奇俊峰浑身是血,拖着伤腿,奋力向屋子里挪动。田小山见奇俊峰身中三枪仍然不死,于是拔出匕首,对奇俊峰的后背连捅数刀。田小山又闯进里屋,将奇俊峰的儿子奇法武打死,奇法武当时还是一个10岁的孩子。

  解放后人民当家做主,罪犯终受审判

  7月25日,《中央日报》报道:“西公旗血案:女王奇俊峰及幼子被杀,凶手系保安团长郝游龙。”一时间,西公旗血案震惊全国。

  血案发生后,郝游龙和额宝斋装作听到消息,和国民党专员贺守忠赶到案发现场。面对奇俊峰血肉模糊的尸体,贺守忠提出要抓捕凶手,田小山立刻跳出来挥舞着手枪威胁。贺守忠见势不妙,为了自保,他立刻改口任命郝游龙全权代理乌拉特前旗保安司令。郝游龙派人去旗政府所在地通知此事,旗政府官员以郝游龙擅自兵变,拒绝接纳,并向全国通电报告惨案,一时舆论大噪。郝游龙一不做二不休,带领大队人马拉着奇俊峰等人的尸体,包围了旗政府。郝游龙将奇俊峰的尸体倒吊在旗政府前,并亲手割下奇俊峰的人头掷入旗政府大院内。见到奇俊峰血淋淋的尸体和首级,旗政府内留守人员军心崩溃。郝游龙就势攻下旗政府,顺利掌握了乌拉特前旗大权。

  事后,郝游龙把奇俊峰母子二人的尸体草草埋葬在宝格岱庙南的河槽里。国民党装模作样地进行了调查,但是郝游龙、田小山都没有得到惩处,只把奇俊峰母子二人的尸体迁葬到三印河头,归还给奇俊峰的姑母一些奇俊峰的首饰。

  历史终究是公正的。解放后,人民当家做主了,杀害奇俊峰母子的郝游龙、田小山被人民政府押上了历史的审判台,执行了枪决。

  英雄盖世的一代女杰奇俊峰没有在抗日战场牺牲,就这样死于叛军的暗算,香消玉陨,终年只有32岁。(照片为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