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一名共产党员的本色人生——追记老八路鲍鳌

时间:2014-02-15 15:00:59编辑:中国红故事

   2011年10月14日,造林面积180亩的“红色教育基地绿化园”工程在湖北省钟祥市正式启动。
 
  “我替鲍鳌把生前积蓄和丧葬费全部50万元捐给了这个工程。”鲍鳌遗孀叶良玉说,“这是他临终前的愿望”。
 
  出生于湖北钟祥的老八路鲍鳌,17岁就投身革命,2010年11月8日在吉林省逝世。
 
  “我死后,不发讣告、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一切从简,生前积蓄和丧葬费全部捐献给家乡用于绿化荒山。唯一希望就是请组织把我生平函告当地党组织,说明我在外未做坏事、未给家乡父老丢人。”鲍鳌逝世前,在病床上写下了这样的遗嘱。
 
  “入党70年,那是他对组织提出的唯一要求。”叶良玉说。
 
  离休前,鲍鳌任吉林省军区副军职顾问。这位参加过百团大战、“三大战役”、解放海南岛、抗美援朝等的老将军,生活却非常节俭。客厅沙发上盖着普通的白床单,透过磨损严重的床单,沙发的纹理隐约可见;卧室里摆放的木头桌椅、书橱多处裂缝、掉漆,满是岁月的痕迹,而书橱里的书却分门别类、摆放有序。
 
  “老鲍一辈子没穿过皮鞋。在职时发的皮鞋都拿给儿子穿了,离休后就穿部队发的老布鞋。”叶良玉回忆,鲍鳌一年四季穿的都是部队的老军服,子女们给他买了新衣服也不穿,“直到他临走时,身上穿的还是那套老军服”。
 
  “鲍老自己能做的事从来不麻烦别人。工作人员要每天给他送报纸,可他就是不肯,坚持每天自己下楼取。”驾驶员王庆刚说,单位给鲍鳌配了车,但除了去医院看病外,他几乎不用,更不许儿女“搭便车”,“他说公车是办公用的,绝不能成为私家车。”
 
  “这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应有本色。”鲍鳌戎马一生,常常舍小家,顾大家。
 
  叶良玉说:“那个时候,老鲍把心思全放在了工作上,家里的事,他一概不管,只是给我许下了无数的‘空头支票’。”
 
  1951年春天,都在沈阳工作的鲍鳌与叶良玉在同事的撮合下走到了一起。第二年,上级抽调人员赴朝参战,时任东北炮兵司令部作战科训练股长的鲍鳌,主动请缨。
 
  “那时我已经怀孕7个多月。”叶良玉说,等到鲍鳌回国,孩子已出生100多天。
 
  也许是工作艰苦,也许是牵挂家人,鲍鳌满嘴都是泡,一米八的大个子瘦得不到100斤。“他满脸愧疚地对我说,‘先有国,后有家,这次我欠你的,以后加倍还你,行吗?’”叶良玉回忆。
 
  1968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成立,需要大批干部。鲍鳌坚决服从组织安排,把家从沈阳搬到了哈尔滨。
 
  1971年,叶良玉得了严重的妇科病,鲍鳌陪她到沈阳做手术。术后第二天,鲍鳌就接到紧急通知,让他马上回哈尔滨。他又是二话没说,买了回哈尔滨的火车票。
 
  临行前,在病房里,鲍鳌愧疚地对妻子说:“我再欠你一次,以后一定还你……”
 
  “我们结婚60年来,我都记不清他说过多少次‘欠你的,以后还’,可他始终没能还上。”叶良玉说,但自己始终不怪他。
 
  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独立功勋荣誉章……鲍鳌一生恬淡,却始终对这些勋章引以为荣。
 
  “我不要墓地,死人就不跟活人争地了。这做墓地的土地,还可以种几棵庄稼呢。”鲍鳌这样对家人嘱托后事。
 
  孩子们知道以后坚决不答应:“我们想你了,念你了,你让我们去哪里看看你啊?”
 
  “就为我栽点树吧,这就是对我最好的纪念。”鲍鳌说。 鲍鳌去世后,叶良玉按其遗嘱,将丧葬费、抚恤金20万元和家中积蓄的30万元,全部捐赠给他的家乡湖北钟祥绿化荒山。
 
  钟祥市政府被鲍鳌的无私奉献精神所感动,想用老人的名字作为园林绿化的名称,以教育后人,可叶良玉坚决不肯:“老鲍肯定不许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