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互联网企业老总开奔驰送外卖

时间:2015-03-04 21:16:44编辑:中国红故事

 互联网企业老总开奔驰送外卖(图)

  2月18日,大年三十儿,重庆一个普通社区门前,杨程君开着奔驰车给客户送外卖。受访者供图

  2月18日,大年三十儿,重庆一个普通社区门前,一辆奔驰轿车停下,司机按喇叭示意保安开门。

  保安探出头,“干吗的?”

  车上走下一个小伙子,手上提着一摞餐盒,“送外卖的!”

  开着奔驰送外卖?保安愣了。

  小伙子叫杨程君,今年35岁,拥有两家市值上亿的互联网相关企业,其中包括一家互联网餐饮公司。“过年人手不够,有人在网上订了餐,我就帮着给送一下。”杨程君边装着盒饭边说。

  他的另一家公司名叫话语科技,位于重庆环球大厦互联网产业园,如今占据着整整半层楼。

  3月2日,周一,环球大厦,杨程君被人群挤进电梯。他个子不高,一米七左右,有些瘦,夹在人群中,尴尬地一笑,“我以前在这里创业时也是这样。”

  相对于这座大厦里大多数年轻的创业者,杨程君算是“混出来”的人。现在,他已经把这里的业务全权交给一个创业伙伴管理,自己只是偶尔过来怀旧一下,“再体会一下创业时的那股劲儿。”

  居民楼租房 4人研发“语录”

  2008年,杨程君的工作室成立,起初,算上他自己,只有4个人。那时候,他们在一栋居民楼里租了一室一厅。居民楼建于上世纪80年代,楼梯狭窄,屋内昏暗,白天也要开灯才能看到键盘上的字母。四个人日夜奋战,每天只吃两顿饭,中午是小面,晚上是泡面。

  不过,杨程君心里是亮堂的,他坚信自己的产品会火。

  那是一个类似博客的互动平台,用户可以在上面发表自己的意见、观点,字数限于140个字,浏览者也可以在下面跟帖发表评论。

  “其实它很像现在的微博。”杨程君感叹自己没赶上“好时候”,“假如当时手机智能终端普及了,这个产品就可能是先火起来的‘微博'。”

  半年努力,产品做出来了,杨程君们私下管它叫“语录”。

  “语录”的大名是言兑网。杨程君当时信心满满地说,“要把言兑网做成最牛的社交平台”,并表示“言出必行,让用户监督”。

  可惜,他的诺言没能兑现。

  言兑网上线半年,积累用户便超过100万,但月底算账的时候,杨程君困惑了,“四个人的生活费都发不出来。”杨程君说,“我们产品成功了,但没有找到变现的方式。”

  为了维持生存,杨程君和邓欣商量,后者留守公司,继续做产品,杨程君则出去开了一家超市,赚钱支撑言兑网的运行。

  “言兑网被超市养得肥肥的。”2011年,杨程君搬进了梦寐以求的互联网产业园。

  当时的他并未想到,入驻后的第二年,就将面临一场生死考验。

  变现“家底”从巨头手里赚钱

  入驻产业园后,杨程君给公司注册了名字--话语科技;人员也扩张到二十几人。

  地方大了,人增加了,靠开超市已经不够负担公司的费用,可产品仍然没有找到变现的模式。

  发工资的前一天,杨程君找所有认识的人借钱,还是没能凑够。管财务的女孩一直敲他的门,“杨总,该发工资了,我等着做工资表呢。”

  杨程君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连抽了十几根烟,然后咬牙走出来,宣布晚上聚餐。

  “晚宴”设在路边的一个烧烤摊,酒过三巡,杨程君先讲述公司的梦想和下一步的发展规划,然后告诉大家:“公司为了战略改革,资金紧张,这个月的工资可能发不下来。”

  “当时,大家都喝得欢,各个豪言壮语,说要舍命陪君子。”

  第二天,四个创业伙伴走了两个,只剩下邓欣,员工也从二十多个人缩减至十几人。不过,公司总算保住了。

  下一步,怎么走?

  当时,在互联网产业园,集中了百度重庆、猪八戒网等知名互联网公司,杨程君和这些公司的骨干交流,“我发现他们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挣钱。”杨程君说,一家发展不错的互联网公司老板告诉他:“你做的是企业,企业有了钱才能谈理想,你所有的行为应该离钱更近一些。”

  此时,话语科技已经开发出言兑网、点心联盟、点心浏览器三款产品,竞争对手都是行业巨头,言兑网对手是新浪博客、点心浏览器的对手是360。

  “离钱更近一些。”杨程君把话传给了邓欣。二人决定“归顺”对手。

  杨程君盘点了一下,三款产品积累了超过五百万的用户,这是他可以变现的家底。

  随后,杨程君一口气招募了几名业务员,都是内行,而且能说会道。他们找新浪、阿里巴巴、微软等互联网巨头谈合作,在自己的产品上展示这些巨头的广告,再根据流量向对方拿提成。

  技术男邓欣性格内向。一次,杨程君让邓欣见网易的一个总监,邓欣不肯,说自己级别低,见到级别高的人会怯场,躲进办公室不出来。杨程君当即给邓欣印了一个总经理的名片,赶鸭子上架。

  接母亲订餐微信 开做餐饮O2O

  营销很成功,三款产品当年变现超过500万元。

  有了资金,杨程君和邓欣又开发了063游戏、水果手游市场、基地游戏等十几款产品,“这些产品都不出名,但都可以给我们带来流量,加在一起,用户量还是很可观的。”杨程君说,这些产品形成了话语科技的“游击队”,在腾讯、百度、阿里的正规军中充当“雇佣军”发财。

  2012年,话语科技公司的市值已经上亿元。

  钱有了,杨程君却陷入苦恼,“做这样的‘游击队'不是我的理想。”那段时间,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邓欣,自己就闷在办公室里想出路。

  当年8月的一天,他收到母亲一个微信,“孩子,该吃饭了,忙的话可以在网上订外卖。”

  看到这条微信,杨程君哭了。“我不是感动,而是从这条短信中,我看到了机遇,老太太都知道网上订餐了。机会来了。”

  第二年,杨程君买下了重庆李子坝的一家梁山鸡店,注册李子坝梁山鸡餐饮有限公司,开始做互联网餐饮。

  彼时,已经有不少创业者尝试这种餐饮O2O(线上到线下),但成功者寥寥。杨程君分析原因认为,“很多人只是赶时髦在线上做推广,却忽略了线下的产品品质。”

  为了找到最好的食材,杨程君亲自去菜市场挑鸡,发现一个鸡笼里有五六个品种,问卖鸡的商贩,对方也含含糊糊说不清楚。

  杨程君便从市场上买回来十几种鸡进行试验,找到了口感最好的一种。第二天,他找到卖鸡的商贩,询问那种鸡的产地,商贩不肯说。杨程君把这事交给负责采购的黄磊。黄磊找机会尾随那名商贩,终于找到那只鸡的原产地在贵州。回来的时候,拉了一车的鸡,黄磊也沾了一身的鸡毛。

  食材选定,杨程君开始整合线下和线上资源,店里的广告语全部采用互联网特色的草根语言,比如“打折不如打老板的脸”。开业前,还仿照互联网的玩法,进行“内测”,邀请重庆媒体圈的朋友试吃。第二天,重庆媒体人的朋友圈几乎被李子坝梁山鸡刷屏。

  开业以后,餐厅每天爆满,甚至要提前两天预约座位。一年时间,李子坝梁山鸡陆续开了14家分店,业务拓展到了四川、江苏等地。

  “我找到了自己的‘风口'。”杨程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