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黄河渔民义务搜救队:绝不挟尸要价 迫切需要名分

时间:2014-08-25 18:19:18编辑:中国红故事

   
黄河渔民义务搜救队:绝不挟尸要价迫切需要名分

 

  救援队员正在黄河上义务搜救溺水者。 李超庆 摄

  

 

  黄河岸边的简易房是救援队员日夜值守的基地。 李超庆 摄

  8月24日电 (记者门杰丹)在黄河河南中牟九堡段,活跃着一个救援队,义务搜救黄河溺水者。两年多来,挽救了一些溺水者的性命,也把众多溺亡者送上尘世归乡路,仅今年7月份就救出了29人。渔民的善举,经当地媒体报道后感动社会。8月24日,接受采访时,这些质朴的渔民称:祖祖辈辈都泡着黄河水长大,靠黄河吃饭,只要救援队存在一天,就会保护黄河,保这一方平安,就不会让沿岸发生挟尸要价的事,要对得起黄河。

  位于中牟九堡段黄河南岸的简易房,是这支救援队的活动基地。24日,记者前去探访时看见,简易房外墙上悬挂着黄河厉风救援队的大红条幅,十分醒目,部分队员正在附近检修冲锋舟。救援队队员介绍,救援队在王喜军的牵头下组织起来,现在有50多名队员,专业搜救员25人,冲锋舟20多艘。他们都是当地渔民,从小泡着黄河水长大,不仅对黄河有深厚的感情,而且各个都有丰富的救援经验。

  “俺祖祖辈辈都在黄河边,见到人落水就会救,俺不要一分钱。俺是靠黄河吃饭的,俺干这些事,要对得起黄河。”47岁的救援队队长王喜军说,组织这一帮渔民自发成立黄河救援队,主要是看不惯有些人挟尸要价,不想让黄河沿岸发生挟尸要价的事。

  王喜军告诉记者,以前大家虽然也救过很多人,但没有形成团队,无法进行有效的配合。2012年农历正月救援队成立后,大家互相配合,救人效率一下子高了很多。两年多来,队员从原来的16人发展到现在的50多人,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20多岁的小伙子,还有4名女队员。搜救时,大家自已掏钱加油,不收溺水家属的一分钱。50多名渔民除了自己种地的收入,将打渔的收入都汇总在一起,作为队伍的共同经费。去年,10万元的收入,仅船只油费和维护就花掉8万。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无怨无悔。

  “经济上是受损失了,但精神上很有收获。”王喜军说,每次救完人,家属说不完的感谢,有的甚至跪谢,这些让自己感到很欣慰、很满足。

  渔民张庆伟也说,有些家属看见孩子落水很难受,哭得站都站不起来,有的还哭昏了,每每看到那种场景,自己也会很难过,就想尽力帮忙搜救,“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心里也好受点。”

  救援队驾驶员梁建国说,平常大家种地、打鱼,每天有两三个人在基地值班,一旦接到救援任务,不管在干什么,都会立刻放下手中的活,准备救援设备,快速赶过去救援。有的救援很快,十几分钟,有的甚至要好几天,为了节省时间,饭也顾不上吃,吃馍就咸菜是常事。两年多来,挽救了一些溺水者的性命,也把众多溺亡者送上尘世归乡路,仅今年7月份就救出了29人,有时候一天会接到5个求救电话。

  随着救援队声名远扬,连110和119有时也给救援队打电话,请求他们帮忙捞人。2013年,他们出动6人,远赴河北邯郸支援救人。有时,队长则在电话里技术分析支援外省的救援。他们的救援范围,实际上不仅仅是中牟黄河的一段,近到附近的洛阳等地市,远则跨省。

  “只要我在任期间,我和副队俺俩都说好了,黄河厉风救援渔民都不会向大家收任何费用,这点我敢向大家保证。最起码保护咱黄河母亲河这一方平安。”救援队队长王喜军说。

  但目前,救援队也面临一些问题。队里绝大多数船只和人员都没有船只证和驾驶证,有时候会受到质疑,会被水务部门拦下,而仅办理一个船只驾驶证就需要数千元,目前救援队还难以承担众多船只和人员的费用。但救人又不能停下,因此他们迫切希望有个名分,让做好事不再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