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特稿:朱德在德国

时间:2014-04-11 12:53:01编辑:中国红故事

   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乡入党遇知音
 
    一九二二年朱德在上海向中共执行委员会委员长陈独秀提出入党申请遭到拒绝后,于同年九月从上海的吴淞口出发,乘法国“天使”号邮轮前往欧洲。
    邮轮在海上颠簸了四十多天后,抵达法国马赛港。上岸后,几个四川同乡请朱德他们上四川饭店吃饭,为他们洗尘,大家边吃边聊着寻找党组织的事。这时,在一旁的四川饭店的老板对朱德说:“听这儿的留学生说,张申府因为支持勤工俭学学生占领里昂大学,与吴稚晖闹翻了,教授之职也丢了,生活所迫,他带着新婚妻子刘清扬以及周恩来到物价较低的德国去了,听说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支部也成立了,真正的负责人是周恩来和赵世炎,周恩来正在德国柏林……”朱德等人听说后,第二天就急不可待地和孙炳文一同乘火车奔赴柏林
    一九二二年十月,朱德同志抵达工人运动蓬勃发展的德国。他首先在柏林落脚。在这里他结识了先期抵达欧洲,当时正在柏林进行革命活动的周恩来同志。朱德向周恩来倾诉了自己的革命志向,并强烈地表达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周恩来后来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朱老总当年如果继续留在国民党内部,是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一辈子,但他放弃了安逸的生活,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革命道路,这让我不得不佩服他。他将朱德视为志同道合的战友,欣然介绍朱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十一月,朱德在中共旅欧支部负责人张申府、周恩来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欧洲支部,正式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韬光养晦 西欧取经
 
    初到德国,语言成了朱德遇到的最大困难,既无法同德国人会话,又无法阅读德文书报,而马克思等人的著作又多是德文版的。于是,他花了半年的时间呆在柏林,潜心学习德文。他买了柏林的地图,开始在柏林市区旅行,沿途参观博物馆、学校、画廊、啤酒馆、餐馆或是工厂甚至教堂,也访问当地的议会,游览公园,走访普通人的家庭。他还看被邓演达称为是“一个叫贝多芬的人发明的噪音”的歌剧,听音乐会。几个月后,他不仅能进行日常的交流,还能借助德文字典阅读书籍。
    一九二三年五月,朱德从柏林迁居到哥廷根。朱德和孙炳文受到哥廷根中国留德学生会的欢迎。留德学生会的会长魏嗣銮与朱德、孙炳文是同乡,所以格外亲切、热情。以后,朱德就在魏嗣銮的帮助下,继续学习德文。
    在这是时期,他总是带着一种军事的眼光看问题,一到了陌生的环境总是想这里要是打起仗来应该怎样布置,然后就在脑海中开始布置起来。
    在哥廷根朱德住在文德路八十八号。房子的主人是一位男爵,也是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将军。朱德为了深入了解世界近代战争,买了许多德文的军事书籍,其中有一套有关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史的报纸汇编。朱德在文德路男爵家里住了五个月,生平第一次以小时计费的方式请那位男爵为他辅导,并请他讲解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典型战例,研究其战略战术。
    这年夏天,朱德参观了有二十万人参加的红色前线战士同盟检阅式、野营训练和巷战演习,他说:这是一人民武装的一次演习,一量革命需要他们拿起武器,这就是一支强大的工人阶级军队。看来,革命要取得成功,要有人民的军队,还要有人民的支持。
    在一战曾经的战场,朱德潜心研究了世界近代战争的军事史,从中吸取精华,这是他的军事才华迅速集聚的一个时期,为他今后作为人民军队的最高统帅指挥全军作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顽固派撒野 大将军显威
 
    一九二四年三月,朱德进入格奥尔格•奥古斯特大学哲学系,专修社会学专业。在留学生中,朱德年龄最大,待人诚恳,学习刻苦,受到大家敬重。不久,他当选为哥廷根中国留学生会的负责人。当时,党组织的活动主要在留学生中,重点是团结中国留学生,进行共产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宣传。
    朱德于十二月下旬,在哥廷根市政局办了移居手续,乘火车返抵柏林。年初,国民党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实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执行孙中山先生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不久,柏林成立了中国国民党驻德支部,朱德被中共旅德支部派往国民党驻德支部工作。当时,他还没有公开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后来,他当选为国民党驻德支部的执行委员,分工负责组织工作,主要仍在留学生中活动。
    国民党改组后,党内的右派极力反对国共合作。国民党左派和右派之间的斗争,也影响到留德的学生,学生会中分成了新旧两派,新派受中共旅德支部领导,但出面的是以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国民党驻德支部出面;旧派学生多数是资产阶级子弟(即富家子弟)和公费留学生,他们思想保守,受青年党(中国国家主义青年党——)的人操纵指挥。两派常常展开激烈的辩论,有时甚至动起武来。中共旅德支部哥廷根小组每星期三召开一次会议,进行学习和讨论。这也是朱德在哥廷根的一项主要活动。这时,朱德主持创办了刊物《明星》,向留学生宣传新三民主义和国共合作的政策,争取中间立场的学生,同右派势力做斗争。不久,爆发了争夺留学生总会事件。
    中国留德学生总会设在柏林市中心繁华的康德大街一百二十二号。这是一座有阁楼的二层小楼,楼内有七八间明亮宽敞的房间。共产党和左派学生经常在这里活动,来往柏林的一些同志也常在这里暂住。一时间,这里成了共产党和国民党左派的一个活动中心。但是,因为是留学生总会,各派学生都有钥匙,可以自由出入。这时,右派学生另立门户,打出了“青年党”的旗帜,妄想独占此楼。
    一天,来了几个右派学生,把大门的锁换了,并宣布占领了留学生总会,刷出一张布告,声称“此楼过去被共党霸占,现在要收回失地”等等。
    面对这种无理挑衅,左派学生毫不示弱,用斧头劈开门锁,重新装了一把新锁,也贴出一张布告,严正申明:“留学生总会受孙中山先生的国民党驻德支部领导,留学生都有权使用。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无权独占。”
    右派学生眼看着夺到手的小楼又丢了,并不死心,策划用武力抢夺回来。
    这天,朱德、孙炳文、刘鼎等几个人,正在楼里整理刚刚编印的《明星》,突然间,从大门涌进一群右派学生,个个挽着袖子,攥着拳头,瞪着双眼,摆出一副动武的架势。领头的一个冲着朱德叫嚷道要收复失地,限八小时内滚出去,否则就不客气了,边嚷边在朱德面前挥舞着拳头。
    刘鼎看他们人多势众,担心真要动起手来,朱德吃亏,便问孙炳文是否去报警。还没等孙炳文回答,朱德飞起一脚,挑起身边的一把椅子,趁椅子还未落地时,抓在手里甩在地上。“咔嚓”一声,椅子散了架。朱德顺手拣起两根椅子腿,立在墙根,冲着右派学生喝道:“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东西,还奢谈‘恢复失地’,……在自己同胞面前逞威风,充好汉,可耻!滚出去,立即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朱德的确被激怒了,平时对同胞、对同学、对朋友宽厚、和善、友的面孔,一下变成了一个怒目金刚,吓得右派学生一个个灰溜溜地跑了。
    从此,右派学生老实多了,再未敢来胡闹。他们私下里传说:朱德力大过人,武艺高强,浑身是胆,是个惹不得的将军! 在德襄义举 柏林人喜欢“朱将军”
 
    一战后,德国作为战败国,从一九二一年起开始向战胜国支付赔款,巨额的战争赔款加剧了战后德国财政经济状况的恶化。一九二三年一月,法国以德国拒付赔款为由,出兵占领德国的煤炭、钢铁生产基地——鲁尔区,从而彻底破坏了德国的经济,德国马克迅速贬值,外国人在德国的生活费变得很便宜。也就在这一时期,中国留德学生在柏林的学生会仅用五美元就买下了一幢楼房。
    后来,德国在英、美等国的支持下,经济开始回升。德国经济开始复苏后,房子原来的主人想把房子再买回去。朱德同志知道后,决定把房子分文不取还给原来的主人。在他的号召下,学生会将房子无偿还给了原来的主人。他的义举很快传遍了柏林城,从此以后,柏林人见了他都友好地向他打招呼,甚至行礼致敬,他们都尊称他“朱将军”。
 
    为国为民声正义 爱国将军遭驱逐  
 
    一九二五年四月,为声援被迫害的保加利亚首相粲科夫,朱德参加了在柏林的一家咖啡的秘密集会。到会的有三四十人,有    很多不同国家的人。会开了不久,德国警察就闯了进来,把参会人员都逮捕了。二十八小时后,经过中国留德学生会的多方营救后由中国驻德公使馆保释出狱。
    五月三十日,上海发生英帝国主义屠杀中国群众的震惊中外的“五卅惨案”。当消息传到柏林时,中国留学生群情激奋。中共旅欧支部立即发动留学生组织声援活动。朱德等连夜编排了一期《明星》,揭露英帝国主义和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他组织中国留学生上街游行,声援国内,发表演说,散发传单。学生会组织学生们包围并中国驻德公使馆,公使魏宸祖被迫在抗议书上签名。中国留学生的正义行动,还得到了德国共产党的全力支持,在他们的机关报《红旗报》上发表文章痛斥英帝国主义。  
    不久,北洋政府派特使徐树铮到德国进行卖国活动。朱德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带领留德学生包围了北洋政府驻柏林的公使馆,要求北洋政府驻德公使出来接见,答复大家的要求。北洋政府驻德公使魏宸祖避而不见。愤怒的留学生在朱德的带领下,冲过了警察的警戒线,涌进公使馆,从一楼搜到三楼,终于从衣柜里把大使“请”了出来。当面向他表达了中国留德学生的爱国心愿,要他立下字据,担保特使徐树铮不向德国借债,不买军火,不搞卖国勾当,徐树铮立即离德回国。终于,徐树铮在朱德等中国留学生驱赶下离开了德国。
    中国发生的“五卅运动”,也得到德国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德国共产党组织的支持中国的活动持续了一个多月。驻德公使魏宸祖对留学生的游行活动和冲击使馆的正义行动恨之入骨,他要求德国政府把参与活动的留学生驱逐出境。朱德的名字赫然列在第一名。  
    六月十八日晚,德共在柏林市立广场上组织演讲会,声援中国、南非和保加利亚人民的革命斗争。朱德带领着在柏林的一部分留学生应邀参加集会。数千名各国留学生和德国各界群众,集结在广场上,有不少人走上讲台发表演说,控诉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暴行。当时,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与会者的高昂情绪,整个会场的气氛十分热烈。
    当集会即将结束时,突然间,大批德国警察冲入会场,逮捕了三十五名外国与会者。朱德也是被捕者之一。在大雨中,他们被押上了敞篷汽车,关进了亚历山大广场旁的监狱。
    和朱德同时被捕的中国留学生还有孙炳文、房师亮、章伯钧、廖焕星、刘鼎等。他们被带进牢房,一人一间,单独监禁起来。坐在班房里,同外界隔绝了,大家都焦急不安。
 
    这时,突然从关押朱德的牢房里传出了大家熟悉的声音,朱德用德语怒吼:“我抗议!你们逮捕中国留学生是非法的!”“我要见你们警官!”“我要见中国公使!”这一招还真灵,立即打破牢房里的沉静,其他牢房立即响应,纷纷提出同样的抗议。抗议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一阵抗议声过后。突然间,又传来了朱德的歌声,他唱起了《国际歌》,大家也跟着唱起了《国际歌》,那慷慨激昂的歌声,那无限的愤怒在牢房里回荡。虽然分别关在牢房里,但抗议声和歌声,把大家紧紧地凝聚在一起,鼓舞着大家团结战斗。这歌声也搅得那些警察日夜不得安宁,他们知道带头的正是那位中国的“朱将军”。
    第二天,德共中央机关报《红旗报》发表消息,揭露德国当局对中国留学生的迫害。责问执政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中国留学生抗议英帝国主义,何罪之有?
    迫于舆论的压力和人民的反对,三天后,柏林当局不作任何解释,就悄悄地把中国留学生放了。但是,朱德等人的护照被无理吊销,德国政府要把他们驱逐出境。这当然又是北洋政府驻德公使馆同德国当局做成的一桩肮脏交易。
    赴苏继图救国策 将军扬名柏林城  
 
    正在这时,中共旅莫斯科支部执行委员会批准他赴苏联学习。
    七月四日,朱德等在国际红色救济会的帮助下,办了去苏联的护照,登上了开往列宁格勒的轮船,去实现他 “终身为党服务,作军事运动”的宏图大志。
    朱德离开了柏林,踏上了新的征途,但“朱将军”却扬名柏林城。
 
    后记:
 
    在离盖奥乐格•奥古斯特大学不远的幽静处,有一条以诺贝尔物理奖普朗克命名的小街。街口3号的一座老式住宅,就是中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朱德元帅曾居住过的地方。
    这是一幢红色的砖石结构建筑,两层之上有阁楼,房子已有100多年的历史了。最引人注目的是,在房子正面墙上,有一块洁白的大理石。上面用德文镌刻着:“朱德,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923—1924”。1986年12月,柏林市政府特意选“朱德诞辰100周年”的日子挂上了这块纪念牌。满头银发的前哥廷根市市长亲自登上梯子,为纪念牌揭幕。
    如今,朱德故居住着来自各国的5户人家。他们当中有学者,有出版家,还有科学家。其中一位直言不讳地对我说,他们住在这里,就是冲着这座房子悠久的历史而来,朱德的名气更是吸引他们。这是因为,除了他们全都对中国历史感兴趣外,还因为在德国人眼里,“元帅”这个称号和公爵一样显赫。
    当然,想住进这座房子可不容易。房东透露说,房客一要有“政治正确”,对朱德元帅了解深刻;二要学有所精。目前,想搬进朱德故居居住的房客不计其数,已经排到2016年,其中包括一些中国人。在探访朱德故居的人群中,不仅有远道而来的中国人,更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各国共产主义追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