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王芳回忆录:毛泽东在杭州的“失踪”事件

时间:2014-04-08 12:23:49编辑:中国红故事

    毛泽东在杭州期间,兴致勃勃地爬了玉皇山、北高峰、莫干山、城隍山、北山、钱江果园、五云山、狮子峰、天竺山等,几乎把杭州市周围所有的山都爬遍了,有的地方还去过多次,差不多每个星期出去一次。他对杭州秀美壮丽的自然风光赞叹不已,还写了一首《七绝·五云山》:
 
  五云山上五云飞,
  远接群峰近拂堤。 
  若问杭州何处好?
  此中听得野莺啼。
 
  五云山在杭州西南方向,钱塘江北边,离市区有七八公里。如今属于城西风景保护区。这里群山连绵,峰峦叠翠,风光宜人。我陪毛泽东先后两次去过五云山:一次是从钱江果园,经狮子峰、五云山,到天竺山回来。一次是直接上五云山,从龙井茶主要产地梅家坞下来。这首诗是毛泽东第二次上五云山后的即兴之作,没有公开发表。毛泽东用诗歌赞美杭州自然风光,表达了他对第二故乡杭州的深情热爱。
 
  毛泽东每年都来杭州,差不多每次都要抽时间去爬山。可是有一次出了一个意外,搞得大家十分紧张。
 
  一天下午6点钟,该是吃饭的时候了,可是毛泽东还没有回来。工作人员打电话向毛泽东办公地的工作人员问情况,对方回答说毛泽东下午4点半已出去了。问罗瑞卿、杨尚昆,他们也不知道。7点钟了,毛泽东还没有回来。罗瑞卿和杨尚昆急忙赶到刘庄,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谁也说不清楚。他们担心毛泽东外出去偏僻的地方,遇上意外,无法与他们取得联系(那时没有随身带的通信工具)。罗瑞卿、杨尚昆估计了一下毛泽东会去的几个地方,赶紧派出几路人马去寻找,同时又打电话到几个公安执勤点查询。晚上8点多,大家还没有找到毛泽东,也没有任何有关毛泽东的消息。罗瑞卿、杨尚昆急得团团转,头上直冒汗。他们不知道毛泽东到底去哪里了,路上会不会发生什么问题,万一有个什么长短,这天大的责任谁能承担得了?这次罗瑞卿来杭州,直接负责毛泽东的安全保卫工作。罗瑞卿在公安机关向来以自身作风严谨、对下级要求严格闻名,对毛泽东的安全保卫工作更是一丝不苟,哪怕一点小小的差错,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如今遇上这种情况,怎么不叫他万分焦急和提心吊胆?
 
  那天的事情的确很意外,不仅搞得罗瑞卿、杨尚昆很紧张,而且搞得我也十分紧张和疲惫不堪。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这天下午,时间已到4点半,毛泽东从办公室出来,对我说:“老毛病又犯了,昨天晚上没有睡好觉。我们出去走一走。”
 
  天已晚了,到哪里去比较合适?毛泽东的习惯是说走就走,不容迟疑。我脑子里迅速思索着,决定到钱塘江边上的钱江果园去。那里的梨花已经开了,地势比较平缓,山坡不陡,路也不太远,转一下回来吃晚饭还来得及。
 
  我们一行数人立即陪毛泽东乘车来到钱江果园。毛泽东健步走上北边的山坡顶上,回身南望,眼前是一片雪白的梨花和长势良好的小麦、油菜。空气中散发着甜甜的清香。毛泽东显然很高兴。我在前面带路,毛泽东在后面走。我知道毛泽东走路有个从不改变的习惯,就是不走回头路。所以我从山坡的西侧带毛泽东上坡,准备从山坡东侧带毛泽东下坡。这样我们在果园转一圈出去,估计6点钟就可以回家了。
 
  毛泽东知道了我的意思,停住了脚步,朝我笑笑说:“要回家?还早呵!你们不累吧?继续往前走。”说着,他迈开大步朝狮子峰方向走去。我们不知道他还要走多远。他在前面快步走着,我们只好在他后面紧紧跟着。到了狮子峰山顶,毛泽东才歇下脚来。这里是狮峰龙井茶的产地,在坡地上,一层层,一片片,远近几千亩茶山,在早春夕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清新。毛泽东活动着胳膊,深深地呼吸着。
 
  过了好长时间,毛泽东又向五云山方向走去。这时太阳快落山了。我想劝毛泽东回家,但毛泽东不走回头路。继续往前走,路还长着呢!怎么办?我心里暗暗着急。
 
  五云山是这里最高的一个山峰,海拔近400米。上了山,毛泽东伫立山顶,举目远望,一览众山小。这时太阳已落山了,西边的天上映出大片彩霞,南望钱塘水,滔滔东去,东眺西子湖,平静似镜。五云山顶有一座庙,毛泽东和我们在庙前拍了一张照。相一照完,天似乎立刻暗下来了,大家还想再拍几张,但考虑到光线太暗,怕拍出来效果不好,就作罢了。我催毛泽东抓紧赶路。因为下午毛泽东出来时,其他陪同和负责警卫毛泽东的领导不知道。现在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还不见毛泽东回家,他们肯定很着急。可是毛泽东说:“不忙。”他点上一支烟,悠悠地吸着,看着五云山下暮色苍茫,峰峦起伏,烟云缭绕,几处农户亮起了电灯。……毛泽东还不想走。不知是被眼前的景色吸引住了,还是在思考什么问题,或者是在酝酿一首诗词。
 
  这时大家感到有点累了、渴了,但毛泽东丝毫没有疲倦的表示,下了五云山,仍然大步往前走着。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跟着毛泽东往前走,过了五云山又继续向前往天竺山方向走。北京来的几位警卫干部不知道我们走在什么地方,向什么地方走去,他们已辨不清现在的方位。我虽没有到过这里,但我知道大体方位。出于对警卫工作的敏感和警惕,我和他们一样,内心感到很是紧张和不安。四周是荒山野岭,走的是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有的地方被水冲了,根本无路可走,加上天已全黑了,我们几乎在摸黑行进。不一会,前面真的无路可走了。
 
  我说:“主席,不行,前面没有路了。”毛泽东说:“鲁迅说过,路是人走出来的,这里没有路,我们给杭州人民走出一条路来。”毛泽东从来不怕任何困难,越是困难越要挑战。他加快步伐往前走去。我赶紧上前去带路。越过几道被大水冲成的土坎和乱石,接着是陡坡。由于树长得茂密,连星光也被遮住了。毛泽东两手搭着我的肩膀,我凭脚底的感觉,一步一步探着往下走。因为是陡坡,泥土又潮湿,有点打滑。我挺直腰板,稳住全身,一步一步往下移动着。  过了五云山,又上了天竺山,这里地势比较平缓了。荒草中的小路依稀可以辨认。毛泽东在路旁一块大石头上坐下稍稍休息。有个警卫员立即取下随身带的一壶水,倒给毛泽东喝,毛泽东连喝了两口。这时我身上都被汗浸湿了。大家又饥又渴又疲劳,但看到毛泽东这么大年纪了,走了这么多路,却没有疲劳的表现,感到非常高兴,因此谁也没说一声累,个个显得精神振奋,毫无倦意。
 
  这里距浙江省公安干校不远,我立即叫人到干校去给毛泽东住地打电话,告诉毛泽东现在的方位。正在焦急万分的罗瑞卿、杨尚昆,接到电话后立即赶来把毛泽东和大家接回去。回到住地,已是夜里8点半。安顿好毛泽东后,罗瑞卿就对我和叶子龙发作起来,批评我们不打招呼,太大意,还个别对我说:“对主席的安全,不能有半点疏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