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英王爱德华八世

时间:2015-09-25 20:02:02编辑:中国红故事

  1972年5月31日,一架英国皇家空军运输机,徐徐降落在伦敦机场,自我流亡长达36年之久的英王爱德华八世终于从法国重返故上,遗憾的是他的脉搏已停止了跳动,他再无法睁开双眼目睹这一切,这位以温莎公爵名义回归故里的英国国王的灵柩停放在白金汉宫,来自英国各地的人们排起几英里长的队伍,通宵等候向他的遗体告别。老年人怀念公爵在当王储和国王时对群众疾苦的同情,而青年们谈论最多的话题是,这个多情的国王,为了追求倾心爱慕的女人,竟然不惜放弃了王位。
  爱德华八世生于1894年6月,叙起辈分来,他是乔治五世的长子,当今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叔叔。小时候,生性腼腆,畏怯大人,常常默默地躲在一边。他在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宫中长大,除了兄弟姐妹以外,他没有什么朋友。
  后来,他到皇家海军学院就学。
  1910年,他被皇室封为“威尔士亲王”(英国皇太子的称号)。两年之后,又进入牛津大学莫德林学院。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中断了爱德华王子的学业。他毅然投笔从戎,作为参谋军官随部队开赴法国前线作战。之后,又随部队在苏丹、埃及和意大利服役,1918年退伍返回英国。回国不久,他就以王储身份出国访问,足迹几乎遍及世界各地。他以潇洒的风度、动人的微笑、非凡的记忆和倾心的谈吐,给他走过的所有国家和地区都留下美好的印象。
  在那动荡的30年代,爱德华王子目睹世界经济危机中无数的工人因失业成为流离失所的街头饥民,心里非常难过。他多次公开发表演说,认为国家和市政当局在解决劳工就业问题上犯有错误,有必要进行社会改革。
  除了各种国际事务和社会活动之外,爱德华王子还有着很多的爱好,他不仅喜爱音乐、狩猎、高空飞行,而且爱好高尔大球、钓鱼、园艺和绘画。
唯一与他人不同的是,他年过不惑还没有流露过要结婚的意愿。
  其实,早在他20岁那年,他的奶奶亚历山大德拉王后就准备为他娶妻。
要他与一位既妩媚可爱、又门当户对的公主结婚,但他甚至连见一下那位公主都不肯。亚历山大德拉王后为此很生气,问他到底要什么样的女子作妻子,他笑而不答。后来被奶奶追问急了,他红着那张英俊的脸说:“奶奶,请原谅我,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与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结婚的。”

  爱德华的生活并不寂寞,他有自己的情人。他尽管喜欢结交漂亮女朋友,但大多都是逢场作戏,他在等待梦中情人的出现。
  1930年春大的一个黄昏,爱德华王子来到他的女友弗勒斯夫人家作客,意外地见到了一位女宾。这位女宾的美貌和风度,使爱德华王子看呆了,以至于弗勒斯夫人连说几句话都没有听见。
  弗勒斯夫人心情复杂地拉过爱德华王子的手说:“请允许我介绍,这是我的美国朋友辛普森夫人。”

  辛普森夫人含笑在王子面前敬了一个屈膝礼,爱德华王子立刻上前搀起了她,两眼盯着她。
  辛普森夫人的嘴唇颤抖了,10年前,她在大西洋彼岸的美闰圣地业哥一次盛宴上,有幸见过爱德华王子一面,那次见面为她留下一个难眠的夜晚,爱德华从此成为她的梦中的白马王子,她并未料到此生此世竟然还能与他相遇。
  辛普森夫人的本名叫沃利斯·沃菲尔德。她的第一个大夫是美国海军军官,1927年,他俩因感情不合离了婚。次年,沃菲尔德东渡大西洋,来到伦敦,嫁给了巨商辛普森先生。辛普森夫人比爱德华王子小两岁,她那温文尔雅的举止和幽默风趣的谈吐立即使王子着了迷。
  从这天起,爱德华王子就跟辛普森夫人形影不离了。在别墅,在高尔夫球场,在剧院,人们都可以看到辛普森夫妇与王子在一起。爱德华王子一天见不到辛普森夫人就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爱德华王子经常请他们夫妇到家中做客,后来竟然主动邀请他们一同到外国旅行。卡普森先生自然不好推辞,后来,王子养成了经常赴法国度假的习惯。辛普森先生从王子过分殷勤的举止中敏感到他的心事,但他也无可奈何。
  爱德华王子已深深爱上了辛普森夫人。为了讨得她的欢心,他从王室的宝库中悄悄拿出价值10万英镑的金银钻石珠宝献给她,他甚至把王室传世之宝一颗价值连城的祖母绿放到她的手心里。
  1936年初春,英王乔治五世病逝,爱德华王子在当了十多年的王储后,终于当上了国王,为爱德华八世。他做了国王之后,对繁琐的宫廷礼仪进行精简,重新清点王室的财产,和内阁成员讨论解决工人失业问题。他还亲赴威尔士南部的贫困地区进行访问,当他得知失业工人们依靠食不果腹的救济度日时,爱德华国王心情非常沉重。他走到工人中间激动地说:“相信我们大英帝国吧,我们能击退敌人的侵略,同样也能建设好自己的国土,对你们的生活现状,政府必将采取行动!”全国各大报刊对国王的这种举动给予高度赞场,并以此与政府对劳工夫业冷淡态度作鲜明的对比。但这却引起执政的保守党首相鲍德温和其他保守党人的不满。恰巧就在这时候,一场不可避免的危机开始向爱德华国王袭来。
  爱德华在当王子时同辛普森夫人的暧昧关系,只有首相、王室成员和极少数上层人物知道,从来没有引起外界的注意。但是,当辛普森夫妇出现在爱德华八世继位后首次举行的正式宴会上,外界就出现了流言蜚语。王室成员认为,虽然爱德华做了国王,但也不能带着情人到处招摇,尤其是在宫廷场合。不过,谁也没有去跟国王说,他们估计爱德华跟辛普森夫人热恋很快就会冷却,所以谁也不想去费自己的口舌。可惜他们估计错了,国王非但没有厌弃辛普森夫人,反而对她的爱愈来愈深。他这回是认真的。
  这年夏天,爱德华带着辛普森夫人悄悄前往希腊和南斯拉夫等地度假。
  在海滨一起游泳,一起进行日光浴,海滩上常常引来成千上万个围观者。于是,大量的评论和照片出现在外国报纸上。
  这些消息传到英国,立刻引起王室的震惊,他们气愤地说: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爱德华国王疯了!首相鲍德温和坎特伯雷大主教以及爱德华的母亲玛丽王太后,对这一局势忧心忡仲。鲍德温紧锁着眉头说:“我们再也不能坐视不管了!”

  政府和教会看法是,国王要娶辛普森夫人为妻绝对不行的,她出身平民,做王后门不当户不对,没有资格;再说她还离过婚,现在还是辛普森的夫人,重婚是有罪孽的,国法不容;还有爱德华八世作为英伦之主,却娶一位离过婚的女人,也违反了国教中反对离婚的教规,教会是绝对不允许的。鲍德温首相紧急求见爱德华国王,获准于10月20日在贝尔维德雷堡谒见国王。鲍德温首相觉得有责任提醒国王检点自己的行为,劝其早点悬崖勒马。
  首相随身携带着一大本美国、法国报刊的剪贴面见国王,列举种种事实,说明流言已使大英帝国的利益和形象受到损害。他劝告说,辛普森夫人应收回离婚申请,以正视听,希望陛下打消娶她为妻的念头。爱德华听了直摇头,他说:“你们为什么不能理解我?辛普森夫人是唯一值得我爱的女人。没有她,我就活不下去;没有她坐在我身边,我管理国事也会心不在焉。你们懂吗?”鲍德温当然不知国王的内心感受,他见劝谏毫无作用,垂头丧气地退出了贝尔维德雷堡。
  一周后,辛普森先生同意了妻子的离婚申请。
  这时热恋辛普森夫人的爱德华来说,无疑是一个喜讯,他立刻召见首相鲍德温说:我不管别人怎样看,我要与辛普森夫人结婚。首相的回答很干脆:“不,这绝不可能!”他向国王解释说,这桩婚姻是个错误,全国公众是不会赞同的。这并不是因为辛普森夫人是个美国人,而无法回避的是她嫁过两个男人离过两次婚。我国国教历来禁止离婚的人再次结婚,您作为英国国教名义领袖.岂能带头违背这项禁令呢?再说,宪法上也没有条文规定,王室可以与平民百姓结婚。
  爱德华八世气愤地说:“我是国王!我是国王!我为什么不能和自己所爱的女人结婚,为什么?”这又是一次不欢而散的召见。
  这时候,英国保守党内阁和多数公众舆论以及大主教坎特伯雷为首的宗教势力合为一流,一致反对爱德华八世与辛普森夫人的婚事。尽管支持国王的丘吉尔在下院向鲍德温施加压力,要求他别采取“无可挽回的行动”,少部分报刊也表示支持国王的婚姻,但国王毕竟势单力孤。
  11月11日,在内阁颇具威望的国王私人秘书哈丁给爱德华八世递上一封措词强硬的信,他用威胁的口吻称:“王位危机迫在眉睫,政府即将解体,财政部长提出辞呈。眼下解决危机的唯一办法,那就是让辛普森夫人离开英国,马上……”

  首相在劝谏国王无效后,组织召开内阁最高决策人会议,研究事态发展的应急措施。会后,国王与首相再次会晤。鲍德温向国王明确说:“本届政府认为辛普森夫人不适合当王后。陛下若同她结婚则不能继续留任国王,若要当国王则不能同她结婚,您必须作出选择。”

  现在,摆在爱德华八世面前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必须在婚姻和王位之间迅速作出不可更改的决定。
  长期察颜观色、始终不置一词的英国报界,这时也打破了沉默,有关爱德华八世的文章连篇累牍地刊发出来,铺天盖地地分发出去,一时间国王的婚事成了英国大众议论的热门话题。有人说,这是一桩“与王位水火不相容的婚姻”,有人说,“这是伟大的罗曼蒂克,本世纪了不起的爱情”。有些人举起“上帝救救国王”、“要国王、不要首相”的旗帜在唐宁街首相府门前游行。而另一些人认为,首相说的对,这个女人不管从哪个方面说都不配做王后,还扬言,要是辛普森夫人还不滚出英国,就要把她住的房子炸掉。
  爱德华国王听见这事吓了一跳,赶紧搬到辛普森夫人那里去住,日夜守护着她。辛普森夫人眼中饱含着泪水对国王说:“这一切都怪我,是我给您带来烦恼和痛苦。尽管我爱您胜过我的生命,但无论如何不能让您因为我失去王位。”爱德华八世动情地说:“亲爱的,我宁可丢掉王冠,也不愿意离开您!”

  12月5日这天,爱德华八世通知首相鲍德温说:“我同意逊位。”首相听罢吃了一惊,立即召开内阁会议恳求爱德华八世重新考虑逊位决定。国王的回答是:我决心已定,断无更改之理。时隔几天,下院和王室在一片惋惜声中通过了前所未有的国王逊位法案。
  1936年12月10日,爱德华八世在“国王退位诏书”上签了字,结束了仅仅325天的统治,成了英国历史上第一个自愿逊位的国王。这天夜里,他和一向支持他的丘吉尔先生话别,随即离开英国,开始了自我流亡的生活。
  继任英王的是他的弟弟乔治六世。乔治六世上台处理的第一件事,就是封他哥哥为温莎公爵。爱德华听说后笑道:“我喜欢这个名字!”

  1937年初夏,辛普森夫人接到她和丈夫离婚的“最后判决”,她恢复了自己少女时的名字——沃利斯·沃菲尔德。6月3日,在法国图尔城的一个朋友家中,身为温莎公爵的爱德华和沃菲尔德女士终于如愿以偿地举行了婚礼。但前来道贺的客人寥寥无几,爱德华环视出席婚礼的48人中,正式客人仅有15人,其他的是记者和仆人。英国王室没有一人前来出席这个婚礼。那天晚上,有位仆人意外地发现,这位43岁新郎仁立窗前满面泪痕。
  在战火纷飞的二次世界大战中,温莎公爵夫妇辗转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国之间。他们的爱情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日日相敬如宾,天天形影不离。他在晚年时候多次对他人谈到当初毅然逊位的事,他说,我的决定是正确的,我从不后悔。
  战争结束后,公爵夫妇又重新来到法国,法国政府赠送他们一幢别墅。
乔治六世按照与哥哥事先达成的协议,每年按600万英镑的年俸供其享用。
  日子一天天过去,温莎公爵夫妇渐渐老了。他们没有回国,尽管他俩经常谈论这事。因为他们明白,英国王室的大门从来就没有向他们敞开过。令他们意外的是,在1972年5月中旬,伊丽莎白女王亲自登门来看他们了。她此行是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爱丁堡公爵和查尔斯王子也一同前来。他们拜访了温莎公爵在巴黎的家。这是英国王室首次看望婚后公爵。遗憾的是他已身患癌症,奄奄一息了。在女王走后的第10天凌晨,温莎公爵结束了充满罗曼蒂克而又不幸的一生。他在遗嘱中要求个人财产由夫人来继承,并不举行国葬。
  6月2日,温莎公爵夫人搭乘伊丽莎白女王派出的专机到达伦敦,并应女王的邀请,在葬礼举行之前留住白金汉宫。这是她自从1936年以来首次踏进白金汉宫。
  温莎公爵没有葬在英国历代国王传统的安息地——圣乔治教堂,而是被安葬在温莎城堡的一个小墓地里。这是他和弟弟乔治六世生前就商量好的。
  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让他那始终不被英国王室承认的妻子,有朝一日能和他在地下长眠在一起。他曾在弥留之际拉着她的手说过:“亲爱的,来世我们还要做夫妻!”                                    

上一篇:女王伊丽莎白一世

下一篇:法兰西母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