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红故事

亡国昏君蒙特苏马

时间:2015-09-25 20:02:01编辑:中国红故事

  在墨西哥国立博物馆的阿兹特克纪念碑上,刻着这样一段醒目的铭文:“只要这个世界延续下去,阿兹特克人所建立的特诺奇蒂特兰这一名城的声威与光荣,就永远不会消失。”特诺奇蒂特兰就是现今墨西哥城的旧址。在13世纪和14世纪时,这里是阿兹特克人的国都。作为美洲古代三大文化之一的阿兹特克文化,正是在这座四面环水的湖泊城创建起来的。
  阿兹特克人是印第安人中文化比较发达的一个民族。他们原先是一支四处流浪的部落。后来据说他们所崇拜的战神告诉他们:“你们应该去找一块立身之地。记住,不管走多么远,只要见到一只苍鹰,站立在一棵仙人掌上,口中衔着一条长蛇,你们就应该停下来,建立自己的家园。”于是,阿兹特克人便遵照部落神的意志,披星戴月,昼夜跋涉,去寻找这块可以安家建国的地方。
  1325年,阿兹特克人来到墨西哥谷的特斯科科湖畔,发现一棵巨大的仙人掌上站着一只矫健的雄鹰,正在叼食一条大蛇,于是他们就在这里定居,开始建造自己的家园——特诺奇蒂特兰,意为“仙人掌旁”。阿兹特克人凭借特斯科科湖的丰富水产,很快便强大起来,迅速征服了其他部落,建立了强大的阿兹特克王国。王国幅员辽阔,总人口达200多万。国都特诺奇蒂特兰十分繁荣,人口达30万以上,有房屋6万多座,市场上货物应有尽有,是当时世界上人口最多、最热闹的城市之一。
  14世纪末,蒙特苏马二世登上了阿兹特克王国的王位。祖辈已创下偌大的家业,他只需守住就行了。但蒙特苏马二世生性懦弱,优柔寡断,又笃信宗教迷信,因而葬送了阿兹特克的一切。
  1519年4月,蒙特苏马国王的特使们从海岸边越过森林和山谷,飞快地来到坐落在高原上的首都。他们慌慌张张地向蒙特苏马二世禀报:“白神回来了。他们乘着大白帆船越过海洋来到这里。他们的面孔雪白,长着白胡须,铠甲和剑也是银色的。他们还骑着跑起来像一阵风似的庞然怪物,简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挡得住。”

  蒙特苏马大惊失色,浑身颤抖着:“难道真的是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回来了?!”原来,在阿兹特克人中流传着这样的神话:战神德兹卡特里波卡用诡计赶走了善良的羽蛇神盖查尔柯亚脱尔。羽蛇神是白皮肤、白长须、穿白袍的,故称为“白神”。当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含恨远去时,他发誓要在雪阿卡特年回来,夺回他失去的王位和权力。阿兹特克人的纪年法是每52年为一轮,根据推算,公元1363、1415、1467、1519年都是一轮之始,即雪阿卡特年。今年正是雪阿卡特年,也许真是“白神”归来报仇复位了?一种不祥之兆涌上蒙特苏马二世的心头,他深感前途莫测,提心吊胆地派人继续探听,注意“白神”的一举一动。
  实际上,来的并不是什么“白神”,而是西班牙的殖民者科尔特斯,他是奉西班牙国王之命为扩大市场和掠夺黄金而来的。
  科尔特斯生于西班牙一个小贵族家庭,自小因家道中落而退学。
  1504年,他加入了西班牙殖民军,到达海地,接着又随军征伐古巴。
  1519年初,他听说不远的内陆有个黄金遍地的富庶王国,不禁垂涎三尺,立即拉起一支远征队,800多人分乘11艘船,带有16匹战马和10门大炮,扬帆驶入墨西哥湾,在玛雅人居住的塔巴斯科登陆。
  3月25日,玛雅人奋起反抗。当地酋长率几千人与科尔特斯的远征军展开激战,头一个回合西班牙人就被杀伤70多人。但殖民者有钢刀、铠甲和火器,特别是马,这是印第安人从未见过的动物,他们把西班牙的骑兵看成是人与马在一起的“半人半兽”的天神。科尔特斯率领骑兵冲过来时,印第安人都吓坏了,最终被西班牙骑兵连杀带踩所打败。第二天,玛雅人被迫向殖民者献上黄金和20名女奴隶。
  4月20日,科尔特斯的远征队到达今天的委拉克路斯时,蒙特苏马国王派来的特使早就在那里恭候了。原来蒙特苏马听说玛雅人被打败了,吓得要命,赶紧派使者给他们送来礼物,借此希望他们离开。科尔特斯假惺惺地回赠了一些玻璃装饰品,还招待来使观看他的部下表演骑马冲锋、大炮轰鸣,以威吓阿兹特克人。使者看到一个西班牙军官头戴装饰着金箔的头盔,不禁惊呆了:这不就是“白神”戴过的头盔吗?他诚惶诚恐地向科尔特斯提出请求,将这顶头盔借回去给蒙特苏马国王看一看。科尔特斯表示同意,并趁机提出头盔归还时须盛满金粒,谎称金粒是治疗他们心病的灵丹妙药。此外,他还坚持要求亲自觐见蒙特苏马二世。
  蒙特苏马国王听了使者的汇报,见了头盔,更加确信这些白面孔的大胡子就是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的特使。他们有“神物”一一马,有雷鸣电闪般的会杀人的金属管子一——火枪火炮。蒙特苏马吓得六神无主,忧心忡忡,更怕见到这些海外来客。他决定献出更多的礼物来取得对方的谅解,幻想他们得到满足后会自动离去。于是,蒙特苏马再派人给他们送上更贵重的礼品:一对车轮般大小的巨形圆盘,一只是金的,另一只是银的,上面刻有精美浮雕,象征日月。此外,还有20只金制的鸭子,一头盔金粒。大量的珍珠宝石以及用羽毛和棉线精织而成的漂亮长袍。西班牙人见到这些稀世珍宝,都瞪大眼睛惊呆了。蒙特苏马的使者再三强调,国王欢迎他们,愿意送给他们需要的任何宝藏。至于面觐之事,由于国王病了,不能来见他们,而且到阿兹特克王国需要翻越几座大山,穿过干燥的沙漠,因而也希望他们不必去见国王了。但是,与蒙特苏马的愿望刚好相反,这些珍贵的礼物,不仅没能阻止西班牙殖民者的前进,反而刺激了这伙强盗的贪欲,更坚定了他们的侵略野心。科尔特斯当即表示,不见到蒙特苏马本人,他们决不离开。
  1519年8月9日,科尔特斯留下150人驻守委拉克路斯,自己带领15名骑兵,400名步兵,16门火炮及一些土著搬运工,向阿兹特克王国的首都特诺奇蒂特兰进军了。一路上,经过3个星期的战斗,西班牙人用大炮和步枪征服了强悍的特拉斯卡拉人。
  这时,蒙特苏马国王又派人送信来了,说他欢迎西班牙人到特诺奇蒂特兰去,并邀请他们中途去乔卢拉看看。因为乔卢拉城有400多座雄伟的神殿,其中包括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的庙宇。科尔特斯的手下劝阻他不要去乔卢拉,认为那里很可能是蒙特苏马设下的陷阱。但科尔特斯贪心大发,坚持要去乔卢拉。刚到乔卢拉城的几天,乔卢拉人既送食品又送水,可是3天以后,却突然断绝了供给。这时,科尔特斯的印第安人妻子又打听到一个消息,说乔卢拉人图谋杀死全部西班牙人。科尔特斯得知后凶相毕露,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在神殿埋伏下重兵,然后邀请所有的乔卢拉酋长到神殿集合。待他们到齐后,科尔特斯一声令下叫士兵把酋长们全部杀死,而后纵兵大肆屠杀和放火焚烧。经过两天两夜的烧杀,这座有“阿兹特克圣地”之称的城市,横尸遍地,成了一片废墟。蒙特苏马试图阻止西班牙人前进的计划再次落空。
  11月8日凌晨,西班牙殖民者终于到达阿兹特克人的国都特诺奇蒂特兰的近郊。晨雾渐渐散去,他们顿时被眼前的奇景惊呆了:在碧波粼粼的特斯科科湖的中央,矗立着一座幻境般的城市。宏伟的钟楼,白色的神殿,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城市的四面有堤道与外界相通。
  科尔特斯率领的人马来到湖边,数以千计的阿兹特克人驾着独木舟驶过来,好奇地打量着这些不速之客。人们窃窃私语:该不是白神盖查尔柯亚脱尔回来了?当科尔特斯的队伍通过堤道走近城门时,蒙特苏马二世亲自出来迎接,阿兹特克的贵族大臣们也在城口并立两排恭候。看来,乔卢拉城被血洗后,蒙特苏马已彻底放弃了抵抗,对侵略者一味妥协退让了。
  蒙特苏马国王乘着镶有宝石的黄金轿子,4个侍臣举着美丽的羽毛华盖为轿子遮阴。到了城门口,蒙特苏马庄重地走下轿来,踏上为他铺好的大红地毡。
  蒙特苏马身材高大,看上去大约40岁,头戴金冠,身穿皇袍,脚蹬金鞋,好一副帝王派头。他庄严地走到科尔特斯面前,吻地为礼。科尔特斯为了表示亲热,紧走几走,张开双臂准备拥抱蒙特苏马。两个侍臣连忙过来阻止了他,因为阿兹特克人的宗教规定,神和王是不能互相接触的。
  科尔待斯向蒙特苏马二世献上一串玻璃珠子项圈,然后颇有点疑惑地问:“您真的是蒙特苏马二世吗?”

  蒙特苏马郑重其事地答道:“我正是蒙特苏马二世。不过,这座城市却是您的,我和我的臣民早就盼望着您的归来。我们历代的国王都一直在替您守护着国土。今天,您终于归来了,一切又将归您所有……”说着,他谦恭地低下了头。很显然,愚昧而又迷信的蒙特苏马国王,在闻知科尔特斯一路上收服玛雅人、特拉斯卡拉人,又火烧了圣城乔卢拉,便真以为他就是所向无敌的“白神”,而神是不能得罪的,因此他必恭必敬地邀请科尔特斯进城。
  在双方侍卫的保护下,蒙特苏马竟然与侵略者并肩进入城内。西班牙殖民军及其同盟者特拉斯卡拉的军队都被送到神庙西边的宫殿里驻扎。蒙特苏马甚至按照阿兹特克人欢迎贵宾的习俗,把科尔特斯安排到他父亲老国王住过的宫殿,并说:“这座宫殿现在就归您所有了。”蒙特苏马哪里知道,他并不是迎“神”回归,而是在引狼入室!不久,阿兹特克人和这座神话般的大都市将因此而蒙受灭顶之灾。
  科尔特斯住在豪华的宫殿中,吃的是山珍海味,但他毕竟作贼心虚,整天惴惴不安,尤其是看到周围有数以万计的阿兹特克人,生怕有一天蒙特苏马会对他下手。于是他决定抢先一步,将蒙特苏马二世抓在自己的手掌之中。
  而昏庸的蒙特苏马完全丧失了警惕,正在做着与“神”和平共处的美梦。也就在这时,从委拉克路斯传来了消息:蒙特苏马手下的一个酋长与驻守在那里的西班牙人发生冲突,结果7名殖民者丧生。科尔特斯便以此为借口,趁阿兹特克人不备,突然带领30名西班牙土兵冲入王宫,逼迫蒙特苏马处死肇事的酋长,并趁机劫持蒙特苏马到西班牙兵营。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变,使阿兹特克人群龙无首,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蒙特苏马被扣押在西班牙殖民军驻守的宫殿后,有几个阿兹特克王国的大臣暗中商议反抗侵略者。但不幸的是被西班牙人发觉,他们诱使这几个大臣来到西班牙兵营,也被拘押起来。在科尔特斯的威逼下,蒙特苏马召集他所有的大臣、酋长,当众宣誓效忠西班牙国王,并要求手下承认西班牙人是他们的新主人。为了赎回自由,懦弱的蒙特苏马还不断地命令阿兹特克人给科尔特斯送来财宝和奴仆。他依然心存幻想,以为西班牙人总有满足的一天,到时会渡海返回他们自己的家乡的。西班牙殖民者乘乱到处搜寻黄金宝石。
  一天,他们在蒙特苏马王宫的花岗岩筑成的地下室中发现了阿兹特克人的宝藏:在一大排贵重的木箱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宝石,还有盛满金粒的大口袋,闪闪发光的金项链以及珍贵的羽毛披肩、棉制的盔甲等,这就是著名的“蒙特苏马宝藏”。面对这么多的珍宝,这伙贪婪的强盗不由得眼花缭乱,如痴如狂。他们立即将这批阿兹特克人世代积攒的财富一抢而光。
  蒙特苏马还被迫下令在特诺奇蒂特兰建立基督教堂,试图使阿兹特克人皈依基督教。在特诺奇蒂特兰保护神的神庙里,阿兹待克人的神像被全部搬走,而代之以圣母像,在神庙上也竖起了十字架。
  西班牙殖民者在特诺奇蒂特兰所犯下的一系列暴行,极大地激怒了阿兹特克人,他们不再按昏君蒙特苏马的指令行事,暗中酝酿着起义。不久,因西班牙殖民军内部发生争斗,科尔特斯率领200名士兵前往委拉克路斯,而把驻守特诺奇蒂特兰城和看押蒙特苏马的任务交给部将阿尔瓦拉多。不愿当亡国奴的阿兹特克人决定乘机起义。
  转眼到了青玉米祭日,这是印第安人最神圣的宗教节日之一。这一天,成千上万的阿兹特克人,不分男女老幼,都身着节日盛装,佩戴着花环、金圈和金手镯。他们聚集在威齐洛波特利神庙内,载歌载舞,献牲祭神。生性残暴的阿尔瓦拉多唯恐阿兹特克人举行暴动,准备先下手为强。他派士兵10人一组把守各个出口,佯装观看跳舞,在约定的时间一起向阿兹特克人发起进攻。
  正当阿兹特克人沉浸在节日气氛中欢歌畅舞时,阿尔瓦拉多一声令下:“上帝保佑,冲啊!”西班牙士兵立即挥舞刀枪,肆意砍杀。
  600多名手无寸铁、毫无戒备的阿兹特克人当场被杀,无一生还。瞬息之间,殷红的鲜血流满庙内院落,就像倾盆大雨时的流水一样。殖民强盗的大屠杀,更加激起了阿兹特克全国上下的愤慨和反抗。第二天清晨,成千上万的阿兹特克人全副武装宣布起义。他们包围了西班牙人的驻地,尽管敌人的武器优良,但他们仍死死地围困殖民者驻地达7天之久。直到科尔特斯闻讯率领2000名殖民军匆匆赶回,阿兹特克人才转移到附近的山中。科尔特斯让蒙特苏马的弟弟库依特拉华去劝说起义的阿兹特克人。库依特拉华是个正直的爱国者,早就对哥哥蒙特苏马的妥协退让政策不满,对西班牙殖民者的暴行更是恨之入骨,趁此机会,他出城后就主动团结各个酋长,很快被推举为新的国王。他率领阿兹特克人再次包围了特诺奇蒂特兰,与西班牙殖民者展开了一场血战。
  经过一连好几天的酣战,西班牙军被打得狼狈不堪,粮食供应被完全切断,科尔特斯的右手也被箭射伤了。走投无路的科尔特斯,只好又一次威逼软禁在驻地的蒙特苏马出来帮他说话。贪生怕死的蒙特苏马,虽然明知自己的威信在巨民中早就丧失殆尽,但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1520年6月27日,蒙特苏马穿上皇袍,走上宫殿城楼的平台。正在攻城的阿兹特克人看见国王出来了,马上安静了下来。于是,蒙特苏马扯起嗓子,大声劝说他们解除包围,以便让西班牙人和平撤离。听到这里,阿兹特克士兵们愤怒起来,他们不再听从他的命令。士兵们很清楚,正是因为蒙特苏马懦弱无能,认敌为友,才使阿兹特克人遭到如此浩劫。而现在,又是蒙特苏马竟要求他们放走不共戴天的仇敌。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们指着蒙特苏马骂了起来:”闭上你的狗嘴!你这个不中用的昏君,你甘愿充当敌人的走狗,真是个懦夫!……”他们边骂边向他扔石头。一阵雹子般的石雨砸了过来,击伤了蒙特苏马的脑袋,他踉踉跄跄地昏倒在地,血流如注。两天后,蒙特苏马二世伤重死去。这个开门揖盗、引狼入室的昏庸之君终于受到人民的正义审判,落得个死有余辜的可耻下场!  蒙特苏马死后,阿兹特克人更加紧了对西班牙军的进攻。科尔特斯黔驴技穷,只好铤而走险,准备趁夜突围。6月30日傍晚,科尔特斯指着蒙特苏马的宝藏对士兵们说:“你们尽管拿吧,想要什么就拿什么,不过,千万不要拿得过重,否则你们就别想逃出去。”但是,绝大多数士兵都贪婪地扑向宝藏,口袋里全塞满了宝石,脖子上挂满了金项链,甚至连皮靴里也塞满了金条。
  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科尔特斯率领几百名浑身塞满珠宝的殖民强盗,偷偷地打开宫殿之门,溜出城不远,就被警戒的阿兹特克人发现了。顿时,报警的蛇皮大鼓隆隆作响,千万个火把一齐举起,成百上千的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喊杀声响彻夜空。西班牙人乱作一团,自相践踏,纷纷从堤道上跌落水中。不少人随同沉重的黄金珠宝一起坠人特斯科科湖底。还有些人做了俘虏,成为阿兹特克人献给战神的祭品。战斗中,西班牙殖民军死亡870人,被俘数百人,只有科尔特斯带着少数士兵侥幸逃了出去。这是英勇的阿兹特克人在特诺奇蒂特兰城保卫战中所取得的一次辉煌胜利。
  特诺奇蒂特兰城重新回到阿兹特克人手中,但由于愚昧的昏君蒙特苏马实行了一连串的丧权辱国的卖国行径,阿兹特克王国的国力已大不如前。一年后,当科尔特斯率领西班牙殖民军卷土重来时,阿兹特克人英勇抗击了80多个日夜后,特诺奇蒂特兰沦陷了。古老的阿兹特克王国灭亡了。为保卫国都而英勇献身的战士们,被今天的墨西哥人民尊为伟大的民族英雄,并在墨西哥城的起义者大街上为他们竖立起一座铜像以资纪念。而那位亡国昏君蒙特苏马二世却永远遭到人们的唾弃。

上一篇:末代沙皇

下一篇:女王伊丽莎白一世